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五月抒怀

五月抒怀

纤细的沙漏,满满的锥体,这一半是青葱的年华,空洞的另一半是无边的缄默与寂静。
  
  岁月划过指间的缝隙,填满不沾一物的另一边。青春不再是完全的,而是,慢慢成为过往的年华。
  
  寂静不再是孤单的,而是,充满了成熟的气息。
  
  一切,都在改变。青春的颜色慢慢褪却,时间却依旧是亘古不变。
  
  站在老屋的门前,一首叫不上名字的老歌阻隔了断续的思念。
  
  那个狂野的丫头、羞涩的少女、无知的女人倔强地藏起一段绝美的经历,任思绪无由奔跑在风里…
  
  二
  
  很久的一段时间,任无聊啃噬了青春的尾巴,不再用心去经营或期待预留的美好。在瞬间转换掉麻木的态势,一改勤劳、努力、上进的形象,在一片唏嘘的慨叹当中清晰着越加远离的自我刻画。浅淡的月色晕染了周身跳跃的细胞,紧绷的神经脱离萌动于初始的放松,却由不得内心的思维碰撞在无形里开始放纵。
  毫无由头地烦躁,一如盛夏聒噪的蝉鸣。鸡毛蒜皮都能激起发泄不完的暴力,看似柔弱的表面霜冻在扭曲面前狰狞不尽。无关痛痒的微辞充塞在毛发尽头枯白。理解只是看似的明白,难以理解才是生命尽头的悲哀。
  调整?说服?用放大的阿Q精神自嘲式地晒摆这一身的无奈!辜负了原本的清凉与寡欲的安排,着眼的位置欢跳在城墙之外徘徊。走进与远离亲若隔了肚皮的兄弟貌合神离。挣扎于内心的独白只有在长镜面前持刀剖析,那张似曾阳光与坦荡的容颜,模糊在狭路相逢的日子面前逐渐阴暗,和着脱节的思想无理地席卷一地的散漫。
  清晰、黯淡,使闲适与烦乱的情感纠结穿梭在时空的彼端,一并哂笑女人的无理攀缠。历史,在擦抹不掉的特定时间被刻意闪断,流于指间的珠饰灿然挑逗要死不活的生存片段。
  岁月的磨盘再次被轻转,悬在长廊顶端的紫藤试图努力地抽芽,碍着气候不正常地变换,不安地吐纳藏不起的经年痉挛。开始猛烈地咳嗽,企图掩藏一分暗驻心头无处寄放的等待,同时极力圈养刻着绝望色彩的睫毛在指尖眼上。
  一度顽皮的星星,被无尽的黑暗笼上一层铅色面纱,轻拽浅绿被角的温存,若远梦勒紧青春的水草幸福不尽……
  做过坏事的孩子私自篡改了人生,轻啄一抹微红,刻意着病痛,出离空洞,任思念一举成风。
  
  认真,再一次被触痛,珍惜,变得似乎不再会憧憬。学着漠视起初的曾经,由着自己独享一个人的爱情。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访谈利川的春天
下一篇:梦幻中的海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