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小径又开门

小径又开门

桃红梨白,菊黄枫红,春风花枝,秋水蒹葭。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小径,清幽通往山间,喧嚣步入乡间,无论是农家低郎的田园风光,还是路口小漩涡里碎小的石子,都终有路云和月,清浅陪伴,静夜美好。
   一个安宁的村庄,月落梧桐,花开小径,草丫儿一程青绿,铺满缱绻。月影下一间间屋舍,在清风徐来时,桃叶临渡,农家小院恬静如画。
   待到四月,诗意芬芳。只想寻一处小径,一路当个座上客,踏出日和月围起的栅栏,去一路欢歌,载一方儿时的梦想,与落幕下轻柔的霓虹挥面,让心宅从大自然,追一程陌上小径。
   能倾心一场美,又何止是心上的一片苛求呢?
   曾有诗句写道: “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就连南宋诗人杨万里也没能逃出那点世俗的告慰,他寻篱落一处,走向暮春一条幽静的小径,一路燕燕于飞,喓喓草虫,落落长松,蒙蒙卉木。“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忽见儿童嬉戏,打开柴门,门扉洞开,整座山,山上草木,泉溪,花枝,藤蔓,泥土、岩石,全都顷刻奔入,真是豪迈。
   或许在每个人的儿时都有一幅田园,一派乡间,虽不懂诗意,却爱蝴蝶飞入花间,蜜蜂嗡嗡,蜻蜓点水,翩翩起舞,留一生念想。长大后的时光很遥远,却不见当年那扇篱笆墙外粉粉的喇叭花,爬上栅栏。紫藤树下那个坐在青瓦台上的小女孩,望月水中,脸庞楚楚,再忆时,已成天边的佳人……
   独自一人时,能静下心来,静便是心中小径;每走回往事,能安下心来,安便是往事小径。
   袅袅城边柳,青青陌上桑。去深山走走小径,沿路开满小花,路途环望青山,绿水长流,四下一方蜿蜒小道,径通泉水,溪流弯弯,山上松柏苍苍,杨柳依依,路遇一户田园人家,炊烟袅袅升起,盘旋云边,那一缕缕白,只觉农家烧的是不一样的柴火,升起的也不是烟,而是白云,再闻得三二声鸡鸣,人便如高山流水,自得美意。
   那样的小径,是诗人留在深山的诗句,草木明亮,笔意清绝,徜徉其间,妙契无言。
   那样的小径,通到白云边,春深处,野塘秋,芦花白。经党生花芬芳 ,遇贝母花沁心。
   门前有一条小径,弯弯曲曲,风雨路过,云月路过,都曾是座上客。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从前的那个人,如今她在哪里?看尽桃花,依旧笑春风。崔护考进士末中,走到一处桃花盛开的地方,路遇一位秀美的姑娘,她粉粉的小脸儿,与桃花相映。让崔护难以忘怀,彼此留下了美好印象。一年后重游故地,姑娘去了远方,不见姑娘,只有门口的桃花,还像以前那样,在春风中灿烂地开放。 世人传颂桃花依旧笑春风,却不知崔护一生爱桃花,也因姑娘之爱。终有遗憾,后人去冥思遐想,那一程桃园,落不尽,赴三生三世。
   桃花朵朵开,小径遇蓬门,春深一寸,光阴相安便好,无事此静坐,小径可在心上,一朵花香凝一片月夜,坐在小院,聆听清风,细语声声。小径住眼眸,花语懂心,朝暮为露,最是一年春好处,待花开花落。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小径落花,幽幽花意浓,白居易一生深居简出,寻柳暗花明又一村,觅高山流水遇知音,山中一程,漫漫长夜,闻花香,随处可见萤火虫点点闪光,晨曦时,才见山上桃花刚刚盛开。
   也许此生能穷极一生的不仅仅只是山水之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场修行,禅意其间,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静心亦是如此,心上有一条小径,可邀明月入怀,轩窗值此良夜之美。
   小径清馨一念中。庭院深深,小径幽幽,树绕村庄,水载良田,倚东风,豪兴徜徉。小院正美,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梨花白,菜花黄。远远围墙,隐隐草堂。
   怀一颗素心,若去不了烟雨江南,若到不了醉花阴,就在心上画一条小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一处相思,两处闲愁。忘红尘脱俗,还内心一方净土,种几枚花籽开檐下,水自流,花自开。
   人与山水,不过一门的距离。人与人,也不过一条小径的距离。你来我往,待岁月静好,待时光白驹过隙,归来仍是少年。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黄巢遇良辰美景,感叹桃花这一尘纷扰,都落进溪水,舍南舍北何来暮暮朝朝,春去秋来?他视同天下黎民百姓之安乐,居安思危,立志精忠报国,终在多年后,实现了自己建功立业的伟大理想。
   是否每个人的心中都曾出现过一番良辰美景呢?我常想。或少年时,或青年时,不在海市蜃楼处,只愿在一隅他乡,忘记烦忧,心素如简。能静心,能心如止水。修禅如此,心上的小径方开门。
  刘辰翁的《临江仙》中有句,“暖风初转袖,小径忽开门”。昨天已念念不忘,今日必有暖风来,嘤嘤恰似语;走走小径,只需门一开,人面若桃花。
  岁月静好,我们不论居于何处,但因心中有一条小径,在一方自圆自足的世界里,亦能陶然乐道。那种陶醉该像古人品茶,得意尽欢。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沿途青柳,林荫小道,密密丛生,蜂蝶飞舞,阳光静谧,殊不知能做杜甫草堂的客人亦是满心欢喜。不忧今日,不问明日何其多,至少此生能有一处所爱,简之又简也罢,古老不堪也罢,至少此生爱过。它曾打开过心的柴门,每次回首总能念念不忘。
   岁月总叹相惜老,繁花似锦又一春。一些念,枝枝蔓蔓;每一动念,如水拨琴弦,铮铮琮琮。念一个人的时候,仿佛有人踩着心间小径走来,柴门轻叩,送来一枝春。
   恰好月夜潇潇,暮雨飒飒。窗台上,雨滴丝丝缕缕。坐望远方,放一波心轻如云游,宁静致远,泊一处悠闲,与心的小径相通。来来去去,走走停停。
   这一春儿,心一念,小径又开门……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梦里英雄
下一篇:问渠那得清如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