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母亲的眼泪

母亲的眼泪

有关母亲在我以前的旧作中有一些表述,母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每天除了操持家务,就是干农活,算不上是“面朝黄土背朝天”,还是很勤恳、辛苦。母亲虽出生于农村,但也上过一段学,在那个年代,初中毕业也算是“高学历”了,算是有一些文化知识的人。母亲天性敦厚、善良、朴实,一直以来都是省吃俭用,即便现在生活条件改善很多,她依旧保持着自己艰苦朴素的习惯。母亲的伟大在于她的乐观、坚强,不管家庭遇到多大的困难,母亲总是坚强面对,将她乐观的心态展现于众人眼中。即便如此,作为儿子的我,还是记得母亲的眼泪。虽然次数不多,但记忆深刻,那是一种疼惜的泪,心酸的泪,幸福的泪。
  记忆深处第一次对母亲眼泪的印记定格在三十八年前。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当时的我刚满两周岁。我在出生不到满月之际,父母发现了我患有脚疾,于是四处求医,从本地的赤脚医生到乡村医院,再到县市级医院,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带我过去,在几经努力均告失败的情况下,接受了上海亲戚的建议,远赴上海市儿童医院求医。当时的中国刚刚改革开放,社会上到处还留有着计划经济的影子,父母带着靠做油漆工匠活赚的钱,带着母亲和我,踏上了远去上海的轮船。在上海看病一住就是三年,经历了三次大的手术,最终还是未能成功,从此以后拐杖成为了我人生中的另一条腿。记得第一次手术就进行了八个小时,手术从上午做到下午,待出手术室,全身麻醉药性退去,我就因疼痛而哇哇大哭。当时的医院有严格的探视制度,是不允许家属陪护的,统一管理,在父母规定的探视时间到了之后,只能眼含泪水离开,而看到父母离开,我更是嚎嚎大哭,可就在我扭头转向窗外父母离去方向的拐角处,发现有一双熟悉的眼睛在看着我,那是母亲,此时的她泪流满面,不时用手抹着,那双眼睛透露着心疼与不舍。那是我第一次对母亲眼泪的记忆,虽然过去将近四十年,但依旧清晰,这眼泪包含着对儿子的疼惜,是一种无奈的泪,更是为儿子身体残缺不幸的悲哀。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第二次对母亲眼泪的记忆是在十多年前。2009年,恰逢建国六十周年之际。那一年,家里新建了房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我从上海医治失败到那年,我们家又经历了太多的风雨。记得我们从上海回到农村,那时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因为给我看病,不但花光了父母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后来姐姐和我陆续上学,父亲因我脚疾,也不能远行去外地打工,只能在就近的乡镇上做一些工匠活,赚钱养家,而母亲依旧守着那几亩田地,春播秋收,任劳任怨的操持着这个家。但就算如此,也从未听到父母有任何的悲观与叹息,依旧乐呵呵,鼓励着姐姐和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在我读初二的时候,父亲和我又相继得了一场病,这样的打击对本已贫困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也是负债累累。庆幸的是父亲和我后来都康复出院,而姐姐和我依旧求学,读高中,读大学,也算努力,深知知识改变命运之道理。就这样一路走来,到了2001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父亲偶尔做起了小买卖,虽然盈利不高,但也算持续经营。再过了八年,不但还清了先前所有欠债,还稍有结余,于是在乡镇街上买了地,重新翻盖了房子。在房子落成后的一个晚上,全家围聚在一起吃饭,也许是忆苦思甜,也许是苦尽甘来,母亲不禁流下了眼泪,这是一种心酸的泪,是这些年家庭经历风雨过后见到彩虹的泪,是希望的眼泪。
  最近一次对母亲眼泪的记忆就是上个月。我自2001年高中毕业来江南读大学,此后就留在昆山就业、定居,虽然偶尔回老家一次,但大多数时间都在昆山。自去年将房子置换大一些之后,心里就有个期望,想有机会带父母来昆山歇息小住。最近十年,于我个人发展而言也是起起伏伏,工作还算顺利,生活稍有坎坷。但有了残疾带给我的乐观与坚强,有了贫困带给我的吃苦与耐劳,这些困难与坎坷都算不了什么,而我依旧自信、自强、自立!母亲自从带我上海看病回农村后,从未离开过家乡半步,一是怕晕车,母亲只要一坐车就晕,即便从镇上到县区,也会晕车。二是心疼钱,怕麻烦,过惯了农村生活,不习惯城市的节奏。但在得知我将房子置换大一些后,母亲开始有了一些期待,期待有机会来昆山看看,看看儿子的生活的城市,看看儿子的居住的环境,毕竟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的期待在姐姐“不遗余力”的反复劝说中有了跨出第一步的勇气。终于在上个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母亲在把家里安排妥当之后,和父亲一起坐车远离生活六十几年的家乡,来到了昆山,虽然短短两个半小时的路程,但母亲还是晕车呕吐,到达昆山之后即刻让她休息平复。在经过一夜休息之后,母亲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神情,我先带她在家里各个房间、厨房、客厅、阳台看看,再带她到楼下小区转转,而母亲依旧改变不了她那勤劳朴实的习惯,熟悉之后,挽起袖口,干起了家务,又是打扫,又是拖地,又是做饭,而我也再次品尝到了母亲的手艺,美美的饱餐一番。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在短短两天的日子里,大家其乐融融,幸福感爆棚。在周日等车返程的空隙,母亲坐在沙发上,突然泪流不止,而父亲看到母亲流泪,也抑制不住,我更是无法再忍,眼泪随之哗哗流了下来,母亲边擦眼泪边说,我不是难过,是开心。是想到儿子这些年在异乡奋斗艰辛的心疼,是看到儿子在异乡终能立足的满足,是看到儿子努力得到回报的认可,是幸福的眼泪。母亲临上车还说,接下来有时间我和你爸就会过来,会经常过来……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父母早已过了花甲之年,俗话说:父母在,不远行。现实社会中,因为生活,不得不背井离乡。就拿我来说,离开家乡将近二十年了,他乡成故乡,故乡成背影。每次回去也是来去匆匆,也就是在这匆忙的脚步中,忽视了父母日渐满头的白发,忽视了父母日益深厚的皱纹,忽视了父母无数殷切的期盼。他们不会在乎你财富的多寡,权位的高低,世俗的风光,他们只希望你多回家看看,那是一种承欢膝下的幸福,是一种大团圆的满足。
  感谢母亲给与我生命,让我有机会来到这个世上走一走;感谢母亲抚养我长大,让我虽然残疾而依旧活着;感谢母亲教会我做人做事的准则,她身上的乐观、坚强、善良、朴实,永远铭记于我心里,同时也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成为我们的生存法则。
  
  2021年05月12日于抱朴居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