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犊芳馨任春尽

春暖花开了,走吧,看樱花去,住进中犊山!
  辛丑牛年二月十六日傍晚,我随春光姐姐及几位流年作家抵达无锡。当靠近太湖鼋头渚,遇见几棵旖旎的“夜樱”,恰似美少女撩人心弦。蓦地,被装进提篮式的“二泉桥”,荡秋千般,飘过湖水,蹦上心中神往的中犊山,真是步步惊艳!中犊山,是太湖鼋头渚风景区上得天独厚的小岛,无锡太湖工人疗养院(简称太工)所在地,接待大厅映月楼,紧挨山门。
  那夜,西施不在明月在,二泉桥,酮体光亮,两根拱肋如双月争辉,天上一个月亮,地上二月映湖,湖里多少月亮,没来得及数数,经“二泉”“映月”,瞬间没了纷扰,没了喧嚣,恍如隔世。人在水的怀抱中,似在水上飞,身不由己进了山水画,有时作为画卷中的写意人物,有时又跳出画卷。
  我们入住小山顶的犊山楼,一进院即花园,前方站着两棵热情绽放的樱花树,月色灯光,花影妖娆,温柔把守又豪情万丈揽人入怀。我们顺了曲曲回廊,兜兜转转,花尽深处即是我们栖息之地。
  凌晨5点多,忍不住撩开窗帘,瞥一眼外面,哇塞!天边悬浮一轮皎月,饱满着闪烁,无声地呼吸,树梢上抹着柔和的乳白,大地满满温润的乳白。我愣了片刻,恍然大悟,自己置身于乳液般的太湖水呀!忍不住唤醒春光姐姐,我们在窗前发呆,啧啧赞叹这神奇的月光光。因不想惊动寂静的水天一色,让自己的心中升起另一个月亮,决定再小睡一会儿。
  鸟儿唱歌了,我独自慢悠徜徉,于走廊、檐廊、回廊、串堂中,迷失了方向,直到觅见那两棵樱花树,才明白自己在哪儿。我闯入一个凝碧幽庭,抬头见匾额“绿梦”二字,回头是我昨夜的心魔,活力四射的两树樱花,高雅挺拔,昂扬向上,高出屋宇,携手编织起繁花锦缎,又像谦恭的“举案齐眉”,更是“芳蹊密影成花洞”,把必经的走廊门遮掩,紧紧捂住匾额“怡然静乐”四个字,占尽庭院春色。两树樱花,朵朵盛放,重重叠叠,缤纷不乱,清香弥漫。已有新芽吐露,嫩红嫩绿隐于粉粉白花间,花衬托叶,小叶子耍心机,马上要偷袭无限春光了。忽然一阵微风,两树樱花,嫣然一笑,翩然起舞,花瓣缓缓地飘,柔柔地落在我的头发、脸颊、肩颈,我沐了一场花雨。啊!良辰美景,犊山楼的春晓,参透了“绿梦”、“怡然静乐”,二者相映成趣。
  上午,我们激情加入了太湖鼋头渚的赏樱狂欢。下午,回归中犊山,“找茶”,以茶会友。在半山腰,有一古香古色茶舍,百年桂花树簇拥,石壁挂满青藤,匾额上写着“醉乐堂”,字如三个醉汉。大家识字之后,坐下赏景品茗,聆听堂主蒋总絮絮叨叨中犊山(太工)的前世今生。
  中犊山,前身是1828年建的小蓬莱山庄,是“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荣氏家族私家别墅,1951年,改建成太工,为国家级工人疗养中心之一,曾名噪一时。今天的醉乐堂,是荣家原有建筑,五开间平房,200平方米左右,有正厅偏厅厢房雅室。雍容雅致,楹联匾额与茶舍巧妙结合,布置极其工细,摆件挂件,名家字画,彰显“贵气”,处处有百年风云人物、名门望族、文人雅士和国际友人的足迹……
  茶,是有灵性的水,茶烟升腾,中犊山精彩的过往,缓缓回放。茶入心,杯杯回味甘甜,悠远的岁月香溢,小岛深处荡起吴风越韵。中犊山,乃“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之地。
  喝茶游岛,端坐醉乐堂前,看太湖水,烟波浩渺,帆影贴天,灵秀神幻,一洗胸襟。登宏远楼,水抱青山山抱花,水护浮鼋鼋翘首。绕岛步道,鸟鸣悦耳,樱花兰花,灼灼其华,馥馥幽香,赏心乐事,耳根时而飘过吴侬软语的《花好月圆》“暖风儿向着好花吹,柔情蜜意满人间”。临水听涛,遐思飞扬,不得不感叹“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大气与魄力。
  惊艳中犊山之后,我们顺着心中被激起的层层涟漪,沿着无锡历史文化气脉,匆匆走读惠山古镇、寄畅园、天下第二泉、锡惠公园等;窥见还活着的东林书院、小娄巷;寻觅曾经的风流人物,探访了顾毓秀、薛福成、钱钟书、秦邦宪等名人故居;游览了“江南水弄堂,运河绝版地”的古运河南长街……
  当我们徘徊在历经沧桑的“露天博物馆”,洗尽铅华“精神家园”中,仿佛在翻看一本本梁溪春秋手稿,那些闪烁着智者的光芒,是远去的年代有温度的留痕。翻看《影响世界的无锡人》,心中不禁感慨,太湖之滨,梁溪河畔,钟灵毓秀,人文荟萃。这座城市,繁花似锦,却如老树盘根,越缠越有活力。
  无锡,是一颗耀眼的“太湖明珠”,在清朝末年就有“小上海”的美名,是近代中国民族工商业的摇篮。在激荡的20世纪80年代,在很少政策扶持的情况下,异军突起,成为苏南模式的发祥地,以民营经济突飞猛进发展扬名天下。近年人均GDP和人均消费稳居全国前三甲,“小上海”美名仍在。
  无锡,有多个“全省第一”、“全国率先”,是一个令人自豪、激情沸腾的城市,也是一座谦让内敛、韵味深长的城市,“柔安静乐,行德而不争”,丰盈润泽,安稳富足,闲适柔美如中犊山的樱花,有着中华民族的诗意与远方。
  中犊仙岛,“花开花谢皆是诗,风起雨落皆是画”。入住三夜,预报天天雨,第一夜月亮捉迷藏般陪伴,第二天凌晨偶遇溶溶皎月,之后白日阴天夜阵雨,心境时时入景成欢。我们每天踩着“怡然静乐”的落花出发,追寻满山满城的“绿梦”,又踏着“怡然静乐”的落花而归。第四天清晨,踩着“怡然静乐”的落花离去,一夜春风春雨,织起厚厚的粉色花毯,真不忍心迈步。樱花去留无意,却温暖了看花人的心。
  中犊仙岛,“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你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陶醉仙岛春色浩荡,更惊叹山温水软的无锡,总能站在时代潮头,发芽、开花、成长,活出生命的灿烂。
  中犊仙岛,“明月处处有,此处月偏好”。那夜“二泉映月”,还有那“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可见大国重器上模糊又清晰无锡印记,横空出世的“神威•太湖之光”,世界的“最强大脑”。
  “金匮”的传说传颂的那些事儿,“三天三夜说不完”……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中犊仙岛的“醉乐堂”,依然轻醉微熏,遒劲的桂花树,日日新又日新,绿意萌动,花儿欲放,正在酿一壶春色拌诗意的流年。而那一方优雅婉转的水土,浸润文化灵魂与荣光馨香,又何惧四季更迭时光流转?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母亲的眼泪
下一篇:樱花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