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樱花恋

樱花恋

“别样凄美樱花痴,明媚鲜妍能几时?”四月芳菲,单瓣早樱开始迎春。
  提起樱花,脑海里首先显现的就是日本樱花。殊不知,两千多年前中国秦汉时期,樱花已经在中国宫苑内栽培。是日本朝拜者将樱花带回了东瀛,差不多才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赏樱何须往东瀛,陌上花开丽人行”,足以说明这一点。至于把樱花当成了日本的国花,那是后来的事了。
  季节从不失约,樱花静静地盛开在百花齐放的四月初,不招不摇,惊艳了双眸。白色似雪,一串串,一簇簇绽放在枝头,嫩蕊娇舒,微风徐来,翩翩惊鸿,如雪娘子在风中起舞。
  粉色如少女的笑靥,娇羞淡艳,梦幻浪漫。惹人驻足流连花间,好一个不得不爱的花花世界,闪光灯频闪。
  瞧!手执“大炮筒”的摄影爱好者,踮起脚尖拍下风中摇曳的樱姿,捕捉稍纵即逝的妩媚。凝视摄影师上扬的嘴角,便知已拍下了最精彩的画面。
  四月过半,春雨连绵,温润着樱的粉腮,昂着头张开樱桃小口,享受着雨露轻柔的爱抚。雨霁风光,婀娜娇艳。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萦绕在心头。
  倏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狂风暴雨倾斜而下。豆大的雨点敲打着樱樱柔嫩的唇瓣,似曾相识的晶莹簌簌下落,片片魅影挣扎着飞离枝头,飘散在风雨中,在生命的最后尽情地飞舞,似乎在向谁诉说自己的哀伤。泪与芳流远,还暗滴。
  风雨摧花泪眼朦胧,当风清雨后,散落一地哀愁,再也拾不起,只能随着积流孤独地漂泊。最后被践踏、被遗忘在红尘的角落,尘归尘、土归土。
  而那些傲然挺立坚守的,迎着温暖和煦的春光,更加绚烂。
  “风暖熏开花万朵,醉人寰”。四月末,重瓣樱花迎风怒放。一树一树粉红,徜徉在粉红色的花海中,那叫一个壮观,找不到更好的词来表达。遇见花红,如若不驻足欣赏,简直对不起造物主。每一朵花都与相邻的四五朵抱成团、汇成簇,静静地绽放着自己的美丽。让人忍不住想一层一层地剥开,去探寻那深处的奥秘。
  当花开荼靡,一阵清风吹过,陌上田间飘起花瓣雨,片片散落在彼岸,捧起相思不需要理由。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像林黛玉那样怜花葬花,满腹哀伤。樱花一生,美在枝头,也美在雨中,即使陨落泥土,也是一种惊人的美。作为一种生命,美艳一生,可谓壮观,已然足矣。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