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小街【散文】

小街【散文】

  在我住处的北边有一条小街,小街冬季有点单调,但到了夏季还是有一些风致的。
  小街东起开元路,西抵南长街,宽十二三米,长二三里。街两旁一色的低矮平房,零星的点缀着几座不成势的二层小楼。面街的房屋开了若干门市,但除了西边一家私人诊所,别的都不成气候。不过相对来说,西边尽头的门市稍微热闹些。街两旁向南向北伸出去一些闷头窄巷子。从小街经过,向巷子深处望去,巷子或曲或直,或深或浅,但大抵能看到巷子的尽头。巷子里很干净,偶尔有人进出,告诉人们巷子里的房屋还没有完全被荒弃掉。
小街【散文】
  按方位,小街距离邢台市清风楼不远,绝对是邢台市的中心地带,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房地产开发商还没有染指这里,小街两旁的树和房舍与和我十几年前初到邢台市时并没有什么两样。不过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小街的变化还是有的。从隆尧初到邢台时,小街街面坑洼不平,后来街面进行了油面硬化。今年春季,街面进行了二次修整,这次修整力度更大,听说是要把小街旁边巷子房舍作为古迹永久保留下去。
  小街东边尽头是一座小桥,桥位于邢台古城围寨河上面。围寨河我刚到邢台时,污水横流,臭气熏天,后来经过了修整,河底水泥磨就,河岸则用石头砌成。如今围寨河虽说是河,实际上一年中有水的日子也就夏天大雨后泄洪的一两天,其余的日子全都一览见底。小桥前几年很热闹,卖水果蔬菜馒头的有几家,但近年城管管得厉害,这些小商贩终被驱逐到了他处。这对小商贩有些残忍,但也确实为过往车辆带来了方便。
  人和树相伴而生,路以树添彩,街以树生辉,小街自然也不例外。从开元路西转过小桥,两棵槐树分立小街两旁,北面槐树主干上下通直,过了北面房顶,上分为三,一干向北,斜向上而去,一干向南倾斜,直插天空,另一干则横着向南生长;南面的槐树看北面的招呼自己,不辞承让,树身向北倾斜,枝叶和北面的槐树勾连在一起,仿佛给小街上空搭建了一座绿色小桥。
  从绿色小桥下过去,向西没几步,街北槐树三兄弟牵手而立。最东一棵不知什么时候受到无妄之灾,树头被切掉大半,仅剩脖子处西南方向一枝干,向小街上空延展开去。或许是夹在中间被拥挤的缘故,中间一棵个子高高,但树身孱细,面黄肌瘦,而西边那棵或许是家教不严,树身还没过北边屋顶,一子向东转而北扩展,占据了巷子上空,另一子则听从父命,一身正气,向街里的众多兄弟姐妹看齐,斜向上为小街成就一片绿阴。
  过了三兄弟,继而向西,南北对立又两棵槐树,但树身显然不在一个辈分上。北边一棵老槐树分三枝,一枝向西北,一枝向东,一枝向南,但都不急于立业,光秃秃延伸老远才生叶发家。南边一棵年轻些,扭扭曲曲,挨着二层小楼,直到越过楼顶才散叶成势。更妙的是,这棵树树身上端分而复合,形成了一个圆孔,令人不由惊叹天工之造化。或许是害羞,南边这棵向上生长始终拢着身子,而北边那棵向南的一枝,则非要和南边勾搭到一块,横着生长,直到和对方接上手为止。
  小街向西断断续续还有几十棵槐树,形态各异,但每棵树细观都是一处风景。你看那一棵斜着身子直扑小街,北边则一座二层小楼相伴而生,树房合一,成就了一处绝陪。再看那一棵兄弟两人好像闹别扭,一枝向南,一枝向北,似乎都恨不能离开对方远去。再往前两棵一槐一梧,一南一北,扑着身子扭到了一块,绿荫浓郁,分不清了你我。
  每棵树都是一棵生命,人为树让出空间,小街的市民成就了小街里的树,树为小街增辉,树成就了小街的风景。
  一度我感觉小街巷子里的人们生活起居一定很憋屈,今天我反而羡慕起小巷子生活的人们,试想听惯了人声噪杂,习惯了人流车流,突然置身一条人迹稀疏的小巷,会是一种什么心境。
  对了,小街里唯一的一棵杨树也是很特别的。杨树在街北侧,上分两支,一支横着向西北扩展,一支向上。向上这一支向东直着横出一枝叉,本想枝杈会向东有所作为,枝杈突然似陡壁转而向上,令人不知其所以然。
  挨着杨树临街是一座二层单间小楼,小楼二层掩映在杨树浓阴中,做了杨树的背景。杨树在春天初期,金黄一片,是小街的绝对主角,但到夏季,浓绿一团,和槐树已没有大的区别。
  我们这里的人们都叫小街为东大街。当然,这个名称是古时延续下来的称谓。和现在邢台市的主干街道相比,东大街实在是一条微不足道的小街,暂且就叫它小街吧。
  小街日常以骑自行车骑电动车步行的居多,偶而有汽车经过。如果你爱好旅游,等到了邢台别忘了去小街转一转哟,那一定会让你别有一番收获。
  
  原创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