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飘香的日子

第一次在儿子给我的笔记本电脑上尝试新建文档,这里没有microsoftofficeword文档,查了百度,才摸索着新建一个文档,并重命名。打开文档试着码字,很陌生,也许用惯了那台旧笔记本电脑(儿子淘汰给我的),现在码字速度很慢。我不断给自己打气,这是第一次摸索,慢慢来吧。
  作为电脑盲,我拿到这个笔记本,先学会建文档,再码字,慢慢打出一行字,觉得很开心。回来二十多天了,每天忙碌着家庭琐事,几乎没有码字,觉得欠了什么似的。从今天开始,试着写点随笔吧。脑子不用就会生锈,手不打字就会生疏。
  刚才外面的阳光很耀眼,我晒了棉被,就开始弄这笔记本了。每天为琐事忙忙碌碌,不是做家务,就是去菜市场,总该歇下来追求诗和远方了。
  一场疫情,让游子们不能回家过端午节。我是在疫情之前就打算回来了,因而匆匆忙忙买票乘车,没带充电宝,没带那台旧笔记本电脑。回到了这里,辗转数日,在阳光明媚中去儿子那儿,拿回这笔记本电脑,既开心又担忧,怕自己不会用。拿回几天了,今天终于有闲心开始码字。
  窗外蛙声阵阵,鸟儿欢唱。我坐在客厅,吹着风扇,开始捯饬这笔记本电脑了。也许好久没码字了,似乎没有头绪,我就任由自己天马行空了。或许过几天就开始布局谋篇,来篇小说了。
  不知这新文档能否在邮箱附件发送,我先码字再说吧,大不了有wifi了,就复制到日志里,不让自己浪费时间。
  一边码字,一边开小差,想着待会儿夕阳西下,去收棉被和呢子大衣。阳光热烈,我不敢在那儿久留。等待的过程中,就试着码字了。
  大自然弹奏着美妙的乐声,我却静不下心来,先练习打字吧。生疏的键盘,生疏的操作,我看着文字一行行多了起来。
  这时,除了蛙声和鸟鸣,午后的世界算是寂静的。上午去市里查了费用单,回来就先吃西瓜解渴。在午休中传来儿子他干妈的电话,我才惊醒,她们已经回家了。如果我不回到这里,就是我陪母亲去医院复查身体了。可谁会料到,因为担心下龙舟雨漏水,我提前回来了,这一回来,就不知道何时返回岭南了。那边传来好消息,昨天新增为零,但要像往常那样来去自如,估计有待一些时日,我还是安心在江南拍拍花草,做做家务,码码字吧。
  这段时间,虽然忙碌,心是乱的,不断有新闻在手机出现,我又不得不点开看。好消息慢慢多了,返回岭南的打算还是先搁浅。这边再热,我就开风扇,岭南没有空调无法入睡,我留恋这里自然的温度,留恋这里满塘的荷花。
  前天,带着自拍杆、油纸伞,买了一盒切了的西瓜,就乘公交去了桃子湖。看着满塘碧绿的荷叶,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心头多天的雾霾一消而散。水边的打碗花展开粉红的笑脸,杨柳在微风中轻摇,我看着这满塘荷叶,嘀咕着难道荷花还没开放?当我走近小亭,突然一枝荷花露出水面,另几个花骨朵也映入眼帘,我惊叫,荷花开了!
  小亭的一位老者坐着乘凉,我走到小亭另一个角落,匆匆伸出手机拍摄那映日荷花,观赏那接天莲叶。走过红褐色的木栈道,来到杨柳树下,我架起自拍杆,开始拍摄荷塘和人物照了。一个人美滋滋地拍摄,不停变换角度,希望找到最佳拍摄点。木栈道的一边是荷花尽情绽放,另一边是睡莲静悄悄地张开米黄的花瓣儿。据说过了中午,睡莲就慢慢合上了,我就趁阳光在头顶照射,拍摄被莲叶托起的睡莲。因是疫情期间,我不敢请游人帮忙拍人物照,出发前就自带了拍摄装备。去年回来,我还敢请游玩的美女给我拍个美景衬托的人物照,今年我离赏荷花的游人远远的,如果在栈道相遇,我早早戴上口罩,似乎这样就远离了病毒。今年胆子变小了,是因为看到新闻里花城各区都在做核酸检测,那里的亲朋好友都积极配合社区的工作。据说这次的病毒传播更快,潜伏期缩短。
  惦记着前面的荷塘柳荫,我背着双肩包,手拿着自拍杆,在烈日下前往柳树下。看到木凳边有一对夫妻拍摄荷塘美景,我减慢了速度,等他们走远了,才把自拍杆架好,坐在木凳上来个特写。
  爬上小坡,我走向另一木栈道旁的杨柳树林。夏风阵阵,蜻蜓不停飞舞,我眼中的荷花美景有了动态,我怎能错过这美景?记得前年的酷暑,两个美女在这片杨柳树下拍视频,她们舞姿翩翩,就为了拍摄一段优美的舞蹈,不停播放音乐。如今,在荷塘遇见的游客不出十人,我躲在杨柳树下,乐哉悠哉地拍摄风景照,想来段歌曲《采红菱》,却忘了歌词。
  十里荷花香,采莲女突现的倩影,是几年前的景,当时我就吟道“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现在荷塘游人稀少,能观赏荷花荷叶,已是很美的享受了。
  我从荷塘回来没有码字,每天看新闻,疫情消息成了我关注的重点。一直到今天下午,得知母亲他们已做了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我才放心。心里轻松点了,就开始码字,写点随笔。
  等到阳台的棉被晒得蓬松了,我得去收棉被。母亲说过,棉被不要暴晒太久。两年前晒过的棉被,今天重见阳光,应该有阳光的馨香。我要去收棉被了,在阳光中闻闻那香气吧。但愿疫情尽快结束,母亲也可去天台晒棉被了。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