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生,与文字结缘

感谢父母,把我带到这个美好的人世间,让我享受着这个多彩世界给予我的惠赠。
  儿时的我总伴随几分天真,喜欢天马行空的幻想,想当解放军,想当科学家,想当一名医生,甚至还想当领导干部。然而,这一切幻想都随着那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被“革”掉了,最后竟鬼使神差地走进了一所师范院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一所省属子弟学校教书,做起了孩子王。
  当老师完全出乎我意料,也从未想过要与粉笔灰打交道。尽管如此,我还得感谢上苍的垂怜,让我拥有了一份稳定的职业,从而专心致志地扮演好老师这个角色。
  做老师除了与粉笔书本打交道外,还得有较深的文字功底。写教案,备课,写后记,分析教材,批改作业,写评语,等等,没有哪一样不与文字有关。我在大学读的是文艺专业,对文字的表述还算有一定基础。自打二十岁写的第一篇作品变成铅字见报之后,我就与文字结下了不解之缘。
  也许是从小经历过种种磨难之缘故,用文字记录生活成为我的一种习惯。我喜欢借助于手中之笔,寄托情怀,点燃灵感,书写自己心中所思所想,编成故事。我还喜欢在看书之后写读后感,留下一本本笔记;外出散步,随身携带一本自制的“生活手记”,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及时用笔记录下来,于是养成了用脑用心用手去勤于练笔。干完白天的教学工作,晚上就是我独自享受的个人世界,在别人结伴相邀外出溜达时,我却独伴孤灯看书学习,或者整理随身携带的“生活手记”。
  那时候教学负担不重,八小时外基本上是属于我个人的时间。由于爱好,由于一份坚守和执着,每当夜深人静,别人早已进入梦乡时,我还在文字的海洋中尽情遨游。我把一篇篇文章变成“豆腐块”,不时在报上发表。那时候稿费不高,一篇两千字的稿件,也就在十五元左右。文字见报多了,稿费也随之聚增。在学校这个小圈子内,我是第一个拥有“外快”的人。那时人情味浓厚,相处和睦,同事之间特别友好,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主动邀请几个好朋友撮上一顿,以解口馋之苦。因为作品见报多了,在当地也算有了一点小名气,九十年代初被地区作协接受为会员。
  在学校呆了刚刚十年,也许是因我文字带来的影响,就被上级调到机关任办公室主任。机关不像学校那样单纯,事务多,工作繁杂,时间紧凑,每天要写的材料不计其数,而且都是政论文似的报告、总结和汇报材料,最多时一天要写两万字,而且十分枯燥,完全不像我写文学作品随心所欲,任意想象。刚进去时还得向前辈学习,有时一篇报告或总结经领导看了之后,还得一次又一次修改,直到领导满意为止。慢慢地,轻车熟路,运用自如了,就连其他部门不属于我分内的事,也要我抽空帮他们写工作报告或总结材料。时间对我来讲,就像鲁迅先生所说,如同“海绵中的水,只要去挤总会有的。”就这样,我坚持利用从“海绵中挤水”的时间,借文字打发我枯燥而乏味的每一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坚持了八年,我的工作又发生了变化,借调到一家国家级报社,成为一名驻地记者。
  工作性质变了,但玩文字的性质没有变,只是改变了写作的方式。感谢过去的经历,为我曾为报社写过通讯稿提供了方便。关于怎样采访,怎样写新闻报道、写人物通讯,多少积累了一些经验。不过在这期间,还接受了报社三个月的培训,最后通过考试上岗。
  起初,站里只安排我编审稿件,对寄来的稿件有修改权,因为字数有限制,新闻稿还要加盖公章,以证实真伪。那时不像现在电脑发达,每编审完一篇稿件,得马上用传真发到报社,然后根据版面安排层层签字再发出来。
  两年后有机会下去采访,结识了各种不同层次的人,上至省委领导,下到普通百姓。有时是约定好采访时间,有些是直接上门拜访。采访需要技巧,要先设计好提纲,而且要掌握好度,这个度就是时间点。有些重要人物不可能给你很多时间采访,你只能根据这个重要人物的谈话再收集一些材料进行写稿,写好后还得打印成清样送对方审核,通过部门加盖公章才能采用。
  采访是一件苦差事。当时我负责法制稿件的采写,接触的大都是政法系统的人,与公安打交道比较多。记得有次采访一起毒品案,为了使采访材料更加充实,晚上与民警朋友一起蹲点,一直等到凌晨一点多才发现嫌疑对象。等我们尾随跟踪到他住的那间偏僻的房子正准备抓捕时,没想到他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说时迟那时快,一高个民警猛地一个饿虎扑食将其按倒,用膝盖顶着嫌犯腰部,一双手狠狠将其头部卡住,其他人一拥而上,铐住了这个穷凶极恶的嫌疑犯。这是我采访中遇到的最凶险的一幕,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白天采访晚上写稿已成常事,别人都称我们是“夜猫子”。有时版面催得急,还得边采访边写稿,辛苦自不必说。
  文字这玩意儿不是想写什么就能写好什么,有时遇到烦心事,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即使有了采访材料,心情不好时,也难以从容挥笔,甚至连导语部分都写不好。这样的事遇到好几次,不是圈内人还真难理解这种心情。
  说实在的,写新闻报道一般较容易,难就难在写纪实稿件,甚至连一个细节都不能出问题,要是出了问题,必须得自己担责。要是有人找上门来,还得陪笑脸,请他客。我的同事就出现过这么一次,把别人的年龄和名字搞错了,最后只得上门“赔罪”。
  到了2007年秋季,国家有政策,原来的单位要把学校分离出去,由地方统一接管,在外人员一律得返回原单位。就这样,我在外面的世界周游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原点——我的学校,成了当地一所重点学校的老师,直到我退休。
  这一生,因为与文字结缘,我并不感到生活枯燥乏味,相反地还感谢生活带给我这一段美好的经历。正是这段经历,让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精神财富,出了几本书,还在全国各级公开报刊上发表了近三百万字的作品,有三篇作品还被北京出版集团、华中师范大学、时代文艺等出版社选入集子,作品多次获奖。我始终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这句话,人生虽有很多的无奈,但只要相信自己,以充沛的精力投入工作,稳步地走好每一步路,执着追求,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感谢父母,把我带到了这个美好的世界;感谢亲友,为我打造了一个真情的世界;感谢生活,让我看到了一个缤纷的世界;感谢自己,使我拥有了一个精神富有的世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