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金牛渡

金牛渡


  一
  金牛渡位于吉安市赣江西岸,在宋朝是通往“白鹭洲书院”的唯一义渡口。它与白鹭洲书院的义贤渡隔江相望。一个“义”字,包含着济人渡波的美意。
  远离喧嚣,静静地站在渡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人横牛背”的铜雕。雕塑栩栩如生,像有磁场深深吸引着我。
  “牛儿”身躯高大,腿脚壮实,牛头虎身,两角粗壮锋利,牛眼圆瞪前方。虽是雕塑,却有一股驾云而去的磅礴气势。宽深的牛背上骑着一位目光炯炯,头戴金箍,身背葫芦,须发蓬松而飘逸的老人。我围着雕塑上下打量,嘴里喃喃,看来,这就是中国民间传说的“铁拐李骑牛云游图”吧。这太形象逼真了,不管是美学角度还是艺术造诣都达到了极致,给人以丰富的想象空间。
  铁拐李骑牛云游图的右后方是一座高高耸立的山壁,山壁青石暴露,壁立千仞,垂直如刀削,有古藤、花木葱笼其间,引来鸟儿高唱,蜂蝶翻飞。壁根处,有一泉眼,有清水溢出,垒砌半米之高的青石块以为井沿。水井上方,镶嵌着一方桌大小的石块。石块上雕刻着一条蛟龙。蛟龙体态矫健,鳞片闪闪,巨目圆瞪,口吐金光,张牙舞爪,眼看就要从石块中腾飞云天。在“蛟龙”的上方另有一块石碑,刻有“金牛泉香”的字样。这金牛泉香在我们当地还有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在一个深秋雨夜,江风呼啸,寒气袭人。劳累一天的艄公刚要入睡,突然从河对岸传来传渡声。老艄公毫不迟疑,披蓑戴笠,收锚挥蒿,来到江岸。眼前的渡船人是患有腿疾的白发庄稼汉,衣衫褴褛,手里牵着一头老黄牛。老艄公二话没说,帮庄稼汉牵牛上船。老艄公挥蒿踏浪,好不容易将船撑到江中,岂料,江风陡起,雨水倾盆,老艄公拼尽全力挥篙撑船,可渡船就是在江中打转不前。老艄公无奈,向船中的庄稼汉询问以求返回江岸可否。可庄稼汉摇头,表示有急事渡江。老艄公见此情景,不再言语,凝神定气,猛振双臂,凭着几十年练就的本领,战寒风,踏恶浪,最终平安地将船靠在了对岸。正要上岸之时,黄牛“啪啪”甩下一船头的牛粪。此时的老艄公浑身湿透,又冷又累,见罢,什么也没说,只是扶着老汉上岸。再回头看时,船头是一砣光彩夺目的金子。
  原来,老艄公终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风雨无阻为民义渡的事迹,感动了上天的铁拐李大仙,因而在深夜化汉牵牛,风雨唤渡,牛粪污船,以探老艄公的为人,仙人见老艄公憨实可靠,确实够“义”,便赠予黄金千两,以安度晚年。
  可老艄公得黄金,并末安享富贵,他在渡口处建金牛寺,祭祀仙人,挖井设坛,搭盖凉亭,以便过渡人员休憩之用,诠释着“大义”。
  
  二
  其实,谁都知道,世界上哪有什么神仙鬼怪之说,只不过是人们对当年摆渡老艄公,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寄托着同情罢了,或是人们对美好事情寄予一种美好的愿望。
  可在金牛渡的不远处,确实矗立着一座方圆百里闻名的“金牛寺”,与“青原山”遥相呼应,是庐陵的一大名胜。这座古寺雕梁画栋,檐角高翘,楼台处塑有“金牛”,寺内铸有一口大铜钟。金牛闪光为标灯,铜钟长鸣为航向,来往船只不管是雨天或黑夜,东有青原山为标,西有金牛寺为准,再也不为航船迷障而犯难了。
  在我国古代《水经注》里也有清晰的记载,赣水过石阳城(今吉安市西)有“金井”,水青黄各半,取做饭粥,呈金色,其味芳香;《庐陵县志》有记载,此渡由萧克家捐造,在酷暑烈日时,设有茶水供渡客饮用。我想,这位萧克家应该就是人们口中传说的那位老艄公吧?即使不是,至少在渡口肯定出现过如老艄公般的人物。南宋教育家,白鹭洲书院第一任山长,欧阳守道曾在此建亭,凿石作龙头,引泉从龙口出,以便周边人员解渴。在光绪版的《吉安府志》中,有“金牛泉香”列于“庐陵八景”之一的记载……
  这美丽的民间传说和金牛寺的矗立以及这林林总总的历史记载,都指向了金牛渡,如今看来,不管是传说还是记载,金牛渡都蕴藏着深厚的文化底蕴,都与一个“义”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这,无不是一笔丰厚的文化产物,丰富着人们的思想,陶冶着人们的情操,指引着人们在现实的生活中不丧失自己,“义”字当先,应为做人行事的原则。
  我久久立在井边,只见金牛泉清澈见底,映照着天光云影,似也幻化着当年挖井设坛的先人的影子。我忍不住弯下腰,掬一把“金泉”,一饮而尽,金泉清冽甘甜,沁人心脾,我连连赞叹,忍不住再掬一把,一饮而尽。什么也别说了,感恩大自然的恩惠吧,感恩先人的义举吧!
  离金牛泉的几步之遥,有一尊大帆船的雕塑。想必,这艘大帆船雕塑,是为纪念当年为白鹭洲书院义渡的老艄公吧。虽是雕像,但栩栩如生。高翘的船首高挂着云帆,正欲乘风破浪横江渡去,船头手持长篙的“老艄公”,虽面色黝黑,两鬓斑白,但眼神坚毅,焕发着奋不顾身迎战风雨的顽强精神。整个画面虽然是雕塑,但栩栩如生,让我们读出了丰富的内容,心中油然而生钦佩之情。
  一阵江风袭来,赣水汤汤,我的眼前幻化出当年老舶公那挥篙踏浪的身影,我紧紧倚靠着“船只”,仿佛听见了渔歌唱晚,摇橹欸乃,虽已过几百年,此时的我,依然拾起了片片的温情。
  
  三
  我轻移脚步,来到离江水最近的码头。
  据说这些青石码头是当年的遗迹。渡口是从河床深层取青石垒砌以至岸边,临水高约十多米,宽约两丈有余,中间有十多级台阶,呈“八”字形,依次向水中延伸。码头的青石相互叠加咬合着,虽历经数百年的雨水冲刷洗礼,表面略显斑驳,但依然透着稳健与厚实。几株不知名的草儿从码头的缝隙中探出头来,微风吹来,频频点头,仿佛在诉说着曾经感人的故事与沧桑的岁月。
  我踩着先人的足迹,用心丈量着每一步码头,深情地向赣江深处凝望。赣江江心的“白鹭洲书院”赫然撞入我的眼球。
  据今将近千年的白鹭洲书院,是南宋时期,我国民族英雄江万里创办的。
  江公无论是在位高权重得意之时,还是在贬谪期间,始终不忘爱国,正所谓“届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在出任吉州太守之时,他一边兴修农田水利,劝农桑,济时艰,一边创办学校,广泛收藏书籍,收授门徒。一手政务,一手教学,频繁在金牛渡与义贤渡之间穿梭来往,为教育后生而奔波。学子每年进京赴考,他都要亲自从书院的义贤渡把学子们送到对岸的金牛渡,再三叮嘱着学子们,并祝他们鹏程万里。
  他倡导儒家的“仁、义、礼、智、信”,培养了如文天祥、刘辰翁、邓光荐等一大批“忠义”之人士。江公自己本身也是以“忠义”规范自己的人生,在国家处于危难之际,以76岁高龄奉旨出任,并传弟子文天祥任提刑。在屡遭贬谪中依然力主派兵救援,抵抗元兵。在他77岁高龄之际,得知多位权高位重之人已降元兵,心知国运衰败,大势不可支,痛哭不已,选择元兵必争之要地——鄱阳定居下来,并凿池建亭,取名“止水”。当元军攻破鄱阳,江公“以身取义”,左右携孙,带180多口家人笑赴“止水”,壮烈殉国。他以自己与家人性命唤醒天下忠义节烈之士闻风而起,聚集万千众人之力,保江山社稷……此举气壮山河!
  时光已过几百年,当我静默地站在金牛渡口,依然可串成湿漉漉的回忆。我斟一壶时光的酒,与先贤对语。在渡口点墨,记下一行行思绪。风,轻轻地从我耳边滑过,仿佛从鄱阳传来了江公驾舟载色载笑,从容于山水之间的身影。
  我俯下身子,双手捧一把赣江水,抛向远方,唱一曲心酸的“送别”。
  “叮铃铃,叮铃铃……”,白鹭洲学校传来了上课的铃声,惊醒了我遥远的思绪,抬望眼,只见成千上万的学子,在金牛渡口的上游百米之处,涌入通往书院的廊桥,从容地走进课堂。
  如今,白鹭洲学校的老师依然继承着先贤光荣的传统,一直弘扬着爱国、爱岗、敬业的精神,做到立德树人,注重学子全面发展,令奥赛成绩全省前茅,每年都有近百余学子考入我国如清华、北大等最高学府,学有所成,为国尽职尽责。
  对了,今天是6月7日,是全国学子的高考日。哦,尊敬的老艄公,尊敬的江公,你们听见了吗?你们看见了吗?白鹭洲的学子再也不用坐船摆渡,进京赴考,他们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就可奋笔疾书,摘得桂冠。这,是你们,也是几百年来积攒的文明啊。
  金牛渡,渡人以义,渡己留名。历史总是选择一个标志物而不断附着沉淀着文明和史迹,这是留给今人和未来人的精神财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母亲
下一篇:小城印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