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田河,心中的母亲河

赣江,江西省的第一大河,长江的第二大支流,江西人民的母亲河。由章、贡两水汇合而成,左“章”右“贡”,组成“赣”字,赣江由此而得名。贡水为赣江主流,梅江是赣江正源。赣江源头保护区面积2297.12平方公里,宁都就占592.02平方公里。“河源唯远”“流量唯大”,千里赣江,源自宁都肖田王陂嶂。
  我的故乡就在赣江源头,我的故乡有条河,名叫肖田河,北东头连着茫茫群山,全都是瀑布,山泉,小溪混流而成;南边通过团结水库到达喧嚣的县城;九曲十八弯绵延百余公里,宛如一条镶嵌着翡翠的玉带缠绕在赣江源头群山之间。她虽比不上长江东逝水那样波澜壮阔、黄河入海流那样壮丽秀美,却与长江、黄河一样,承载着沿河两岸居民的希望,养育着几十万黎民百姓。肖田河系梅江与赣江源头,肖田河,有我儿时的梦想,是我童年的乐园,更是我经常思念的地方。肖田虽地处偏远,但这里好山、好水、好人家,风景这边独好。
  肖田河最美在夏季。夏天来临,天高云淡,河流两岸,绿树成荫,炊烟袅袅。河面上碧波荡漾,小鸟们掠过浮云低空鸣叫、飞翔,居民们撒下渔网收获喜悦,还有用鱼叉叉鱼的小伙及捉鱼的小孩;河床上的牛儿慢悠悠地甩着尾巴低头吃草,仿佛置身于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卷中。
  进入炎热的夏天,肖田河畔便是肖田小学与中学,下课和放假后,肖田河便成了学生们的乐园。河水暖暖的,沙滩软软的,是天然的浴场。男孩子们不害臊,一个个脱得精光,“扑通、扑通”跳到水里,三五成群地打水仗,撅着白白的小屁股赤条条地游来游去,像河里的一条条大鲤鱼。时而二人一伙用网捉鱼,在弯道冲击的地方还用农药毒鱼及电鱼;有时候一些顽皮的捣蛋鬼,会突然从水里钻出来吓唬站在岸边不敢下水的女孩子。小时候因为常常偷着下河游泳,没少挨父母亲的责骂。
  在肖田河边上住了十几年,对她有着深厚的感情和无限的眷恋。肖田河,不仅是我们的生命之河,而且还是条英雄之河,流淌着岁月中许许多多让人心动的往事。每当夜幕降临,我们这些孩子都要围着红军赖彩焕爷爷,听他讲述参加第二次“反围剿”的经历和发生在肖田河上故事。故事中,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的,是1931年4月1日,何应钦命令其“围剿”军按照预定的进攻路线,以宁都为目标,向我中央根据地发动大举进攻。按照“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红1方面军主力于4月20日前,先后秘密转移到退却终点龙冈、上固、东固地区,积极进行反攻的准备,并确定由西向东横扫,先打弱敌,各个击破敌人,集中优势力,首先打击弱敌王金钰的第5路军,尔后再打孙连仲的第26路军和朱绍良的第6路军。
  肖田河水朝来夕往,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用甘甜的乳汁滋润着每一寸土地、哺育着两岸一代又一代儿女,让百姓的生活变得富足充实。但在旧社会却没有今天这么惬意,因为旧政府只顾搜刮民财,对肖田河疏于治理而造成了“十年九涝”,常常泛滥成灾。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国家仍然投入了大量资金,加固了河堤,修桥使肖田河两岸的群众从此安居乐业,不再担惊受怕。共产党好!新中国好!解放军好!不是简单的口号,而是人民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秋天的肖田河,鱼鲜虾美,特别是这里的石草鱼在国内绝无仅有,堪称草鱼中的极品,远销海外。美丽的肖田河景致,丰富的水产资源,不仅给两岸百姓增添了精神上的享受,而且带来了物质上的富有。近年来,县政府根据当地特有的优势,引进了发电等大中型企业,为肖田河的经济发展注入了生机与活力。政府还计划投入数亿元,打造肖田河沿岸绿色观光带……好消息滔滔不绝,好日子连绵不断,这是肖田河人的骄傲,也是党的好政策带来的福音。
  每一次回归故里,我都要到肖田河岸上走走,看看这里日新月异的美景、听听河里四季如乐的流水声,让城市的浮华和世事的烦恼抛在脑后,使自己的心情变得宁静、坦然。美丽古老的肖田河,是我的家乡,是我心中的母亲河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