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淠水长情

淠水长情

大别山,有很多条蜿蜒于群山的河流,淠河就是其中的一条。
  自从1954年11月建成我国自行设计具有当时国际先进水平的佛子岭水库。淠河,也因此声名鹊起。尤其是近几年,各地来旅游的人络绎不绝。
  横排头位于六安市西南部,河床平,水流缓,也是东西淠河汇合处的两河口。东边的河叫东淠河,隶属霍山县;西边的河叫西淠河,隶属金寨县。佛子岭水库就座落于东淠河上。
  小时候,围着火炉听外婆讲的故事,都已遗忘,隐约记得些朱元璋在霍山境内逃难的故事。像落儿岭、黑石渡、迎驾厂、与儿街,这些地名都与故事有关,但无史书考证。
  从霍山县城向西行五公里,即到迎驾厂,与迎驾厂隔河相望的是黑石渡,在那儿横亘着一脉山岭,远远望去肖似一位巨大的美女,安详地睡躺在天地间,等待着爱的呼唤。这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便是霍山县著名的“睡美人”,也是一道绝无仅有、别具一格的靓丽风景。
  离开“睡美人”沿淠河约行三公里,便到了闻名遐迩的佛子岭水库,也是我的故乡。雄伟的大坝耸立于两山之间,坝下宽阔的水面上清风徐徐。若在雨后,烟波氤氲,如临仙境。
  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在脑海里都已经淡忘,或已模糊,却有些事使我经常想起。突兀的悬崖上,有个仿木结构的亭子,叫佛子岭水库纪念亭。深红色的柱子,蓝色的顶,一块纪念碑立于亭子中央。当年常和伙伴们在亭内躲雨,梦想未来,写生画画,阅读手抄书。现在亭子已经很旧,蓝色的琉璃瓦间也长出很多野草,甬道旁的柏树还在,早已破损的一对石狮子没有了。偶尔步入,倚栏凝望盘旋翱翔的老鹰和波光粼粼的水面,儿时的笑声仿佛仍在亭梁间回荡。
  过去,淠河没有现在这么宽,河边的空地很多,荆棘丛生的绿汀有个河套。夏天,顶着太阳跳到河套里游泳。家长不准我下河学游泳,就乘父亲睡午觉的时间去。伙伴们都学会了游泳,练就了一身好水性,甚至将双手同时举过头顶在河里踩水。而我,至今也只能在标准的游泳池里勉强游出二十米远。
  以前,淠河里的鱼不仅种类多,数量也多。像季花鱼、鲶鱼胡子、撅嘴腰子、大头鲢子、红尾巴梢子等。尤其是大头鲢子,一条就重达三十多斤,在佛子岭大桥上经常看到很多老鳖趴在河边的石头上晒壳。记得有一次,厂房发电机停机,河床上的水迅速退去,一片乱石滩裸露出来,乱石滩上大大小小的水潭里有很多的鱼。来抓鱼的人们,有拿兜网,也有拿抄网,我没有网就拿家里的一个竹篮子奔赴河滩。看别人脚下都能踩到鱼,心急如焚,生怕鱼被人抓光了。可我的逮鱼技术极差,看到鱼发疯一样到处乱窜,就用竹篮子乱舀,忙了半天一条也没舀到。有人告诉我,别东一头西一头的,只要耐心地在水坑里摸,总会能摸到鱼的。其间,我逮到过一只大老鳖,害怕咬人就随手扔了。
  看到别人钓鱼,也萌发了钓鱼的念头。找一根二米长的竹竿,挖些蚯蚓,没有玻璃丝鱼线就用尼龙丝鱼线,剪一点保险丝做鱼坠子,捆好鱼钩,折一节干草茎做鱼浮。和伙伴来到河边,钩子穿上鱼饵,线一放,就坐在石头上等着。许久不见鱼浮动,鱼钩上的鱼饵却没了。当我熬尽了钓鱼的兴趣,便起身拎着鱼竿,在河边走边喊着伙伴。突然,手中的鱼竿一沉,像是鱼钩挂到河里的树枝。我用力一扯,把鱼竿又使劲向上一甩,哇塞,居然钓上一条季花鱼。这种鱼,肉嫩味美鱼剌少。伙伴笑我是瞎猫碰个死耗子,哈哈,管他呢,反正我是钓到鱼了。
  淠河东岸有一山凹,叫佛子岭头。小时候体力充沛,经常去玩,究竟玩什么?我也说不清。山凹南边的悬崖上有二块白石嵌于石岩中,像是二扇大门,故名白石门。传说石门里面有一条路,只要能敲开石门,就可以通往某个地方,具体是什么地方,谁也说不清楚。曾偷偷地去敲过白石门,但没有敲开。现在,那儿建了个摄影平台,是拍摄佛子岭水库全景极佳地。我站在平台上忽然想起白石门,便去寻找。谁知已被杂木遮蔽,无法靠近,可能如陶翁所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佛子岭水库上游像高山平湖一样宽阔,又像是镜子一样平静。小时候山里的公里少,运输主要靠水路。过年了,去外婆家就要坐船去。震耳欲聋的柴油机驱动着笨重的水泥船,在水面上划出一道道波浪散向两边。溅起白沫状的水花,犹如一行行翩翩起舞的白蝴蝶,追着船飞,一直追到飞不动了,才消逝在水面上。两岸青山叠翠,灿烂的阳光映照着水面,一闪一闪的,有些刺眼。多年后,每当听见拖拉机响,都会想起水泥船乘风破浪的声音。
  大别山腹地还有一座水库,叫磨子潭水库,位于佛子岭水库上游相距25公里。很少有人来此游玩,似乎是被遗忘的角落。破旧的楼房,倒塌的礼堂,闲置的房屋,冷冷清清。可那儿有一条二百米长的林荫通道,美乐美奂,令人难忘。特别是在满山翠绿的夏天,苍老的梧桐树,枝叶相互交织如同牵手一般,又犹似爱的时光,坚守着岁月的宁静。
  磨子潭水库上游的西岸是一座特别高大的山,叫四望山,峰岭起伏,林木葱茏,为大别山的高峰之一。我曾驾车上去过二次,崎岖的公路长年失修,需要谨慎驾驶,有些路段得有人下车指挥才行。登上风景旖旎的山顶,就像是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方园数十里外尽收眼底。“登石峦以远望兮,”好想展开双臂附身拥抱那些仰望自己的群山。
  四望山脉下有一个村庄,叫龙井冲,位于佛子岭和磨子潭之间。原来只有几户人家,现在已是风光优美的小镇。群山环抱,绿水拍岸的环境,成了集畅游淠河,观花赏月,品尝土菜,野营露宿于一体的休闲圣地。
  在这儿,经常看到很多自驾游的人,或居家或朋友相邀。他们来自不同地方,讲着不同的方言,怀揣着对青山绿水的憧憬,体验山净之美,寻找属于自己的安宁。也经常遇到很多骑车运动的人,他们从一端骑行到另一端,在旅途中挥汗并追寻着自己的方向。
  当地的土菜馆生意兴隆,残羹剩饭及垃圾也堆满了桶。在一处提供露营服务的场地,有很多人专程开车赶来露营。搭帐篷,支烤炉,炊烟袅袅,围着篝火或唱或舞。就我个人而言,篝火并非是大别山区特有的习俗,生生搬来吸引旅游者的商业行为,兴许事与愿违。
  山,不是喧嚣的地方,更不宜熊熊明火。在山里,追求的是安宁,呼吸的是新鲜空气,更主要的是在山里能数到天上的星星。
  在龙井冲的河对岸,有一座山,其山顶形似屋脊,故名屋脊山。今年春天,我和朋友们再次登上了屋脊山。山不高,路也不陡,途中有好几处供人摄影的平台,还能看到滴滴山泉和绢绢细流。登上屋脊山四下眺望,峰峦峻秀,平湖荡漾,如画般的风景令人观止。
  从屋脊山下来,没有选择走高速,而是开车到朱家畈,再沿朱凌路回到佛子岭。因为,驱车走在曲折的山间公路,可以把天窗打开,让山上洁净的清风吹进车里来。同时,在途中不仅能呼吸到清新的空气,还能享受到连续回头弯的驾驶乐趣。一路爬坡数十里到达了三十岭,那儿有一座观海亭,登亭尽览竹海风语,凭栏处临风敞怀,心情格外舒畅。有位朋友说过,在平原开三年的车,方向盘也没有在这条路上转的多。
  淠河里的水,清澈可爱;淠河边的山,万古长青。虽然没有峰峦叠嶂的名山和悬崖峭壁的峡谷,虽然没有古刹钟声和古人留下的诗篇。但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民风淳朴,是很多人的故乡,有着难以磨灭的情怀。不论我离开故乡多久,只要想起过去,那怕是在梦里,故乡,即刻把我拉回到离开前的那个瞬间,儿时的伙伴,懵懂的青春,恍惚间只离开了一会儿似的,挂在墙上的书包,还左右摇晃着呢。
  我爱山更爱水,此爱无声,拾遗少年的无忧。夕阳下,静坐在淠河边听风呤鸟唱,观山间碧云,拂细草微风,抛开现实生活中的一切烦恼,释放纯真和自我。
  每当想起淠河,情意绵绵,内心安宁,岁月静好。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游韶山
下一篇:宁都肉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