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童年

童年


  《童年
  
  童年确实是无比快乐的,也可以说快乐到极点。
  我家就在河边住,而且门前还有一棵大榕树,天一亮我们就可以听见小鸟在歌唱。
  门前流过一条小河,这条小河是发源于大坪双尖山的,流到我们家门前形成了一个冲积的大湾溪潭,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鱼种,可以说数也数不清的,我们不仅在这里面垂钓钓鱼,而且也常常下河去摸、去捉鱼摸虾。
  早上我们一开房门,就可以清晰地看见双尖山,双尖山高耸入云,俊俏挺拔,巍峨连绵,好不壮哉。
  我们家的门面北,就是坐南朝北,冬天一开房门,轱辘辘的北风就扑面而来,但是双尖山的巍峨和挺拔,是挺进我心里的。
  隔着一条小桥,就是著名大画家周碧初大教授的家,他童年也在这里住,这里长大。
  我奶奶经常带我去周碧初的大夫人“爪婆仔”那里玩,她们两个人很要好,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发小”、“姐妹”、“闺蜜”,可是那个时候不这样提法,叫“金兰姐妹”。而且她们都是解放前出生的,都是裹小脚的,我奶奶量大福大,活到九十三岁才离开我们。
  童年的时候,每逢夏天,都会刮台风、下大雨的,我们的家也常常被洪水淹没。
  有时,我们只能躲到楼上,去避避洪水。
  小蛇有时也会乘着洪水的暴涨,去我家做旅游的,但它从不伤害我们,我们也从来不驱赶它们,好像蛇都能和我们和平、和睦相处似的,我们都能相安无事,各自生活。
  这故乡的小河里,冲积了一个约有两米多深的溪潭,夏天呀,农村的孩子,总是把大黑水牛(即耕牛)驱赶到这里,进行“问水”(闽南土话),就是蹲在水中乘凉,梳洗的意思。
  有时呀,牛还会打架的,进行斗角,童年的时候,我就无数次有幸目睹了牛的斗殴打架的壮举,是很过瘾的,战胜的一方,总是把被打败的一方进行穷追不舍,而失败的一方总是惊慌失措、抱头鼠窜的,好不壮观。
  看来牛也跟人一样,是富有灵性的,但也是很好斗、好胜的。
  我家的背后,是敦厚庞大的大岽山,这里一下雨,立马就会到霞寨圩。“大坪落雨到溪角,小坪落雨到塘北,大岽落雨嗑睡到!”就是还没打上瞌睡,就立马会到的意思,这是我们本地的一句民谚名言。
  我家门前有很多很多的石头,形态各异,圆的、方的、三角形的、椭圆形的,可以说应有尽有,我们常常坐在这树下乘凉、玩耍,“行三”、“行瓜”(本地的一种戏耍杂耍),霞寨圩的孩子,很多都会玩这个的。
  霞寨人其实是很聪明的,霞寨也谓“四乡”,“四乡”儿女自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考上清华、北大和其它重点大学的不乏其人,所以霞寨地灵人杰,人才辈出,是富有灵性的。
  每天的清晨,我都会早早地爬起来,攀登上门前的那棵大榕树,而且这棵大榕树,树干交错纵横竖别,我们就可以沿着树干,爬行到河边,然后抓住稍微小一点的树干末稍,进行荡秋千,然后就松开树干,把自己抛进深深的河潭里,品味“澎”的一声落进河潭中的一声脆响,真的是好不悠哉,好不快哉。
  我长到三、四虚岁的时候,就会钓鱼,当年就用一支小竹竿,绑上线,就开始作业了。
  稍大一点的时候,集市上有一个就“来雪仔”有买玻璃丝鱼线,鱼钩,我们就买上,开始正规的“钓鱼作业”了,这时候我就会制造专业的鱼竿,抛到溪潭深处,进行放长线,钓大鱼了。
  每逢发大水的时候,我总是叫上我二弟,提着手电筒,陪在我身边,帮我照明,一是为了壮胆,二是能钓上很多很多的“大水鱼”,每当混水的时候,我们使用的鱼饵都是自己用锄头挖的小蚯蚓或者大蚯蚓。
  最有趣的是,我就读小学的甲班班主任老师陈龙債老师也喜欢钓鱼,每逢星期六、星期日没有上课的时候,他总会跑来和我一起垂钓,也因为我的学习成绩不错,他是十分疼我的,一起钓鱼的时候,总还会亲昵地摸摸我虎头虎脑的头颅,说一声:“小虎崽仔,你长大一定会有出息的。”每当我语文考一百分时,他总会翘上大拇指,对我进行夸奖一番说:“有出息!”。
  所以小学我读甲班的时候,我被任命为班级的副班长,周少峰是班长,四年级下学期,我就被调到乙班去当正班长了。
  小学的时候,我就读于霞寨中心小学,当时叫霞寨小学。
  童年的时候,也就是还没入小学的时候,因为家乡的文革派系常常发生枪械武斗,所以我被母亲遣送回原籍福建省平和县霞寨镇钟腾村横路下组,进行长达两年的高山放牧的生活,这个时候放牧的好伙伴主要有黄汉明、黄美成等,他们陪我度过很多熟悉高山、熟悉深山的快乐的好时光。
  因为我的出生地是霞寨集市中心,也称“霞寨圩”,每逢五天便有一个赶集日,我又很顽皮的,家居闹市当中,我总跑到赶集的街上去玩,那时候武斗,“二一零”派系和“一二四”派系会隔着甘蔗林放枪对射。集市上赶集的人就会互相踩踏,我又经常在集市上钻,当年我又还小,怕被踩死,所以妈妈就毅然做出决定,把我遣回原籍,跟着叔叔们大哥们去放牧,我就是我的“牧童”的来龙和去脉,故乡横路下,山高林密,我在那里度过了两年的放牧生涯。
  童年总是充满欢声笑语的,有时甚至会有欢声雷动的壮举,在故乡横路下,我们都是山村顽童,也跟大黑水牛一样,总喜欢打架斗角斗殴,这好斗和好胜的秉性,也许是从我放牧的耕牛身上延续下来的。从牛的身上,我们不仅汲取了任劳任怨的精神,也汲取了好胜、好斗的精神。
  一九六九年,也就是文革大联合的那一年,我回到了霞寨集市中心,也就是霞寨圩,就读了霞寨中心小学,当时叫霞寨小学,就读小学一年级,这一年我刚好七虚岁。其实周岁才五周岁半。因为我是岁末年底出生的。
  童年有太多快乐的时光了,这发生的诸多故事、趣事,一桩桩、一件件,总像晨露、甘露,滋润进我的心田,是终生都忘不了的,今天呀,童年的故事,仍然像一杯醇厚香甜的老酒,萦绕和芳香在我的心田,如我们家乡那简朴但却很纯真的山歌,伴随放牧打猎的生活,一起镶嵌在我们的记忆中,或许高山的壮丽,大黑水牛的顽强,也雕刻在我的脑海中,所以今天,我笔下如涌泉,纵横童年事,小河水泱泱,大榕树雄伟,霞寨多锦绣,一起都把童年的欢乐,欢笑染进的画图中,也许这明媚的灵川、山川,是故然能诞生很多异人、奇人的,也能漫延出很多奇事、怪事,所以我的文学生涯、艺术生涯、钓鱼生涯、体育生涯也因此而产生了,但是,我最感恩的还是这一块明媚的土地,这故乡清澈明亮、澄透可见底的故乡的小河的涓涓细流,是它,捎带着我们,走进九龙江,浑然入海,挺进东海的。
  以其说家乡的山水如诗如画,但更契合人生的还是无畏艰辛、毅然奋勇的人生旅程,人生奋斗,真的勇士,呢喃旧事,放飞梦想和前程,总是充满自信的,踏平坎坷,终成大道,一路放歌,有坎坷、有曲折,跟我们党的一百周年的华诞一样,其实任何生灵,都是有顽强抗生的一面,狂风暴雨、适者生存,盖棺定论,才是最后的写照。
  英雄总是笑到人生最后壮烈的时刻,都还在笑的,那才叫得上、称得上真正的英雄,愿这篇短文,也能像我们家乡的四面石观音一样,能给天下苍生,带来吉祥!带来庇佑,活着须奋勇,来者犹可追,一份殊荣,一份光荣的梦想,永远都是来自于家乡这片沃土的,是它给予我们生命、给予我们理想、给予我们钟灵毓秀!……
  
  2021.7.2.
  
  写于漳州。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