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难叩心扉

难叩心扉

小院中的雨下得淅淅沥沥,今年的天气变得诡异,特别是这雨季,也如同失控一般恣意。
  想来世事难测,何况天气呢?更是变化莫测了吧。
  院子中那棵白色的玉兰花在雨中顽强地舒展,似乎无惧风雨的摧残,肆意地生发着枝丫,欢快地生长着。挂在木制走廊上的那盏灯,散发出昏黄灯光,在风中左右摇晃。石壁上爬满了绿色的青苔,一道浅浅的痕迹刮伤了它。我注视着那道伤痕许久,在雨水的淋湿中,自己似乎变成了水底那片柔软的青苔,随着流水而生,轻轻触碰心底的旧痕。
  若无这雨,今夜或许依旧要投身在繁忙的琐事中。说是琐事,却也是无法一脚踢开的各种羁绊。每日每夜,就被这些琐事忙得团团转,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忘记内心深处的敏锐情绪,忘记关于你的种种。
  我知道,你已经是离我许久之人,充其量不过是滋味浅淡的一杯白开水。但即便如此淡得再淡,不着痕迹,依然时常在某个静谧的夜晚刀子般划过着我的心灵,令我辗转反侧,痛苦不已。
  我明白,我所不能忘记的并不是你这个人,而是这段感情,如同雨中那浅浅的绿色苔痕,撩拨人心,提不起,也放不下。
  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你就像是一本旧书,很好,且搁在一旁,不去碰触。它永远还在,但我却鲜少再去翻起,可每每翻起来看,终是忍不住热泪盈眶,似乎枯萎的心又一番复苏。何必如此折磨自己呢?所以,我学会了把自己置身在繁忙的事务中,消磨掉一切敏锐的情绪,消耗掉一切与你有关的相思。
  我知道,其实真正念念不舍的,并非是你,只不过是那个曾经年轻的自己,那段让年轻生命陡然开出花朵来的相遇。
  流年是什么呢?是坐在摇椅上看一场雨落,看一次花开,看风悄悄地来,看月静静地升。将所有难于自禁的情感融入夜色凄迷之中,化成雨,也淋湿你生活的城市。且以深情相拥,用浅浅的一场薄雨,向彼此的记忆问候。
  你可以不用再想着我,因为那已与我无关。我已经学会放下一段情感,想念的时候便重温片刻深埋心底的温存,然后再度投身到苍茫的人世之中。
  人生宛若潮水洪流,人来人往,走过的都是陌路之人。我之所以会记得你,在于毕竟我们曾在亿万人中选择了对方,也曾给过彼此快乐。虽然那些快乐,经岁月雨水浸泡,酿成了苦涩的滋味,但也并不妨碍怀恋。那值得用一生来回味的短促浪漫,似乎在回忆当中变得长久,深刻,在记忆之中摩挲你旧时的模样,揣测你当时的心迹,也纠正自己过往的过错。最终才发觉,情感剧情的发展,无关对错好坏,即便彼此再完美的演出,也不及一场猝不及防的怦然心动。那感觉,宛若麋鹿一般莽莽撞撞,一头撞进了对方的心中那片草地。不早不晚,只是刚刚好。即使重头来过,只怕未必能够更好。
  岁月,让我学会对曾经的自己宽容,也学会放过自己,最终,成全出一个现在的安好。最终,我还是学会向生活妥协,也向过往的情感妥协。
  曾经沧海难为水。情爱的话语,似乎已经不太适合谈起,有时甚至觉得它太煞风景。请原谅我的决绝,电话之中冰冷的言语,那看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不过是不想让你再打扰这旧梦的沉醉。这是你留给我的最后温存,我不想你亲手将它捣毁。哪怕是镜花水月,我也有权将曾经保存完好,拒绝接受你的反复碾压。
   对你,那扇痛苦的门不会再度开启,它已然锈蚀。
  你想试图修复什么?握手言和,慷慨得像是朋友?对我而言,与你做朋友,还不如陌路。起码不会让我疼着去笑,起码能用繁忙来让我暂缓内心那道疤痕时常带来的的隐痛。
  深沉难愈的一道伤痕,如同潜伏在生命之中,如影相随,但总有一天,会磨成手心中一条错乱的掌纹,纠结,刻骨,缠绵。最终变得模糊,变得麻木,渐行渐远。
  雨声渐小,思绪恍惚。喝下一杯香浓适中的花茶,用情爱的一丝幻影调剂一下此刻的心情,或明媚如光,或低沉如海,或百转千回,或潮来潮去,一切都控制得恰当好处,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
  在没有你的地方问安,也致敬那个曾经年少简单的自己。想来如今的我,是再无当初的勇气,去与你相爱。
  想你的时候,就翻翻旧书,看看曾经看过千百遍的文字。掩卷之后,长舒一口气,抹去眼角的泪痕。
  我们,不曾相逢,像相隔遥远的两朵云,两滴雨,只做陌路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鼓浪屿
下一篇:取景,杨家官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