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景,杨家官庄


  女儿的取景剧组转了两个乡镇,孩子们的收获满满,我看出了她们的辛苦和不容易,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蓬勃的青春朝气和昂扬向上的活力,作为前辈和向导,我又打心底里佩服她们连续工作的敬业精神。
  从西南望到樱桃园结束取景,与村里的长伟书记和老张道别后,我们一行五人直奔角峪镇,乡镇之间虽说都是铺就的水泥路,因是山地丘陵地带,上崖下坡,弯弯曲曲,多处都是凹凸不平的路,几十里的行程还是跑了近一个半小时。
  崅峪镇位于泰山东麓,北临大汶河,南与风景秀丽的徂徕山国家森林公园接壤,系泰安、莱芜、新泰三市交界处,面积60平方公里,所辖29个行政村。角峪古迹有名,像古刹南泉寺,玉皇山石刻,无梁殿,康熙年间创建的观音阁,泉上村的古银杏树,始建于隋的阴佛寺等。我们要去的地方是辖区杨家官庄村。
  多年前,因工作关系经常来角屿镇,但杨家官庄还是头一次,与剧组来取景,我打内心多了一份期盼,这里是否有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孩子们从一早出发赶往两处取景地,马不停蹄的工作,早已忘记到了中午的饭时,现在已是下午的近两点钟,这时孩子们才感觉到肚子里饥肠如鼓,赶到镇驻地,随便找了个水饺馆,点了一些孩子们爱吃的菜和饮料,我来了两瓶冰镇啤酒,上了牛肉、西葫馅的两样水饺,水饺上来,孩子们一阵风卷残云,便结束了“战斗”。
  选择杨家官庄取景,也是委托对角峪比较熟的外甥凯按照导演的要求物色联系的,他对杨家官庄很熟悉,因为媳妇的娘家就是这村。去村子还有七八里路程,虽提前与村子里的杨书记联系,因书记在外地回不来,这段路还得自己去,打开导航,找不到这个村子的位置,这时,我想到了凯,他在附近的化马湾承包工地的活计,我趁此让孩子在饭店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拨通了凯的电话,凯说十几分钟就开车赶到。
  回头再看孩子们时,她们已经疲惫地坐在饭店的沙发上睡着了,女儿昨天带领剧组人员从北京千里驾车来到家乡,今天的西南望、樱桃园、角峪一行,又是数百里的路程,再加上上山爬坡的取景工作,看到女儿她们创业的艰辛,佩服的同时心里涌起一阵阵的酸楚。
  
  二
  说到就到,凯开车准时赶到,这时真不忍心叫醒孩子,但女儿还是听到我和凯说话的声音,立马起来,由于时间已是不早,说走就走,凯前面开车引路,我们一行走大路转小路,曲曲弯弯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村子,杨书记已经安排村里会计老马在村口等候。
  村里老马大体知道我们来的目的,我向老马与剧组人员作了简单介绍,导演小王在街头环顾了一下,感到有些意外,似乎与导演想象的地方有区别,我也看出了导演的顾虑:因为村子的十字街头,全是水泥铺就的路面,街面的村居房屋都是白墙黑瓦色崭新,哪像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模样?我向凯和老马说出了导演的顾虑,凯笑眯眯地像老马使了个眼色,老马紧接着向我们解释说,这是新村,我带你们去旧村,那里可能就是你们想看的地方。旧村与新村相连,老马便领着我们朝旧村走去。
  路上老马介绍说,旧村都是用石头泥巴建成的老房子,经过了几十年的风雨侵蚀,从外观看都已变得斑驳沧桑,但这样的房子依然结实能住,不过在旧村住的村民几乎很少了,大多都是不愿去新村与儿女同住的老年人。
  不觉间已来到旧村,村子的旧貌新颜看得一清二楚,层次是如此的分明,像是不在一个天底下一样的感觉。导演这时也来了精神,因为她们剧情的背景就是十几年前的落后农村的故事,这里狭窄的土路胡同,陈旧的房子,正合导演心意。导演小王说,到个住家去看看,凯说,正好前面就是岳母老家,可以去看看。
  
  三
  凯的岳母家,一进门似乎让我也感觉到,这次选的村子导演肯定会相中,太符合导演故事里的情景了。正好凯的岳父母和妻弟在家,妻弟从城里回家看父母,知道来意后,妻弟表现的很热情爽快,于是忙活张罗着沏茶,我跟随着导演的目光四处打量,破旧而整洁的院子,墙角摆放有序的农具家什,满院子放养的鸡狗鹅鸭,一股浓浓地烟火气在农家小院弥漫着。妻弟说,这房子已建有四五十年了,有段时期,没人住,房顶有些漏雨,不过早已修缮好了。
  从凯的岳母家出来,在老马向导的带领下我们围着旧村转悠,好多房子都是如此破旧,好多院落都大门紧锁,没有人居住了。院内任意疯长的树木遮天盖地,院落疯长的荒草漫过山墙,老马说,我们来的正是时候,明后年这些旧屋就要拆除,开始规划创建文明新村了。
  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导演说,旧村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导演顺便问老马这村里有学校么?一路一直严肃不多言语的导演小王以及女儿她们,看出来脸上少有的兴奋,我私下问导演,说是看过的几个村子中,这个村子是比较理想的,基本符合剧情里的某些背景条件,我似乎心里也像一块石头落了地,总算是对我前期工作的一个不小的认可。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导演说,旧村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导演顺便问老马这村里有学校么?
  老马说,以前是有一所初中学校,多年前几所农村学校合并,这里就闲起来了,后来就变成现在的村委会了,不过学校的整体面貌没有改变。因为剧组故事里有不少戏份是离不开学校的。导演小王一听,似乎略带兴奋地说,走,我们去看看去。已是六十多岁的老马是个热心肠,痛快地说,没问题,我们前后两车一行八人,在老马的引领下,朝村北的村委会驶去。
  到地方,如果不仔细看村委牌子,就是一所十几年前的学校,下车后,老马打开村委会大门,第一个进去的就是导演了。沿“学校”院子看来看去,几排原先的“教室”,导演扒着门窗往里看,甚至还挂在屋头的原先学校的“拉铃”也没放过。其他孩子也在按部就班的履行自己的工作,不时进行拍照,做资料。这所学校巧合的是与故事里的学校同一个年份,十分相似。
  只可惜的,院里没有了操场,这也是故事里不可缺少的元素。老马说,学校的操场,原先是在院外面,现在村民们都烖上了树,说着一块出了院门,果然看到了那片“操场”上,已是绿树成荫了。导演说,如果能找到一块平地,可以根据故事改造一个,开始老马说,可能有难处,因为有土的地方,村民都种了庄稼和树。不一会儿,老马灵机一动,忽然想起了村南一块旧时的场院,现在村民用来堆放柴禾,可以去看看。这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景”啊!
  
  四
  开车掉头十几分钟,穿过村子的中心大街,向着村南的那处场院奔去。
  行进的路上,副导演唐唐突然问老马说,伯伯,你们村子为什么叫杨家官庄,以前村子里出过大官么?车上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起来。也许是把老马的“话匣子”打开了,他说,村子里没听说出过大官,但出过大力士。根据村子里《杨氏家谱》记载,杨家老祖杨世爵之次子春元,明末从下庄迁居此村时,才起名叫杨家官庄,也许是缘于父亲名“世爵”的夙愿起的吧,老马说,现在村子里最的大官就是村书记了。老马幽默风趣的话音刚落,惹得大家一阵阵欢笑。
  老马接着说起大力士不是别人,就是起名叫杨家官庄的春元祖。春元祖,他的头本就有点偏,可又好偏的习惯,偏上加偏,故后人都称他“杨二偏头”;他身材魁伟,食量很大,力大无比。相传,一年深秋下午,春元祖走亲戚回来,路过皇姑港村(现名安乐庄)南岭上的石窝边,见四人抬着大石条从深石窝非常吃力的出来他走过来搭讪说,吆!很费劲吧,一人干得活,何必需要四人抬?其中一位年轻师傅说,莫非吹牛吧!春元祖说,打个赌试试,如果我一个人能运上来,石条归我,如果运不上来,我就帮你们把石窝的全部石头运出来。四人说,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咱就试试。结果,春元祖伸手掀起一块大石条,用腿依着,直起身子搓了搓手,深深吸了口气,半蹲身,一憋气,扛着石条一下子站了起来,稳稳地,走出石窝,在场人个个目瞪口呆。从此,春元祖大力士的美名在杨家官庄传颂至今。
  唐唐接话说,看来因为杨家出了大力士,威名远扬,都不愿做官了啊!车里又爆发一阵欢笑。
  车子很快来到山岗附近的目的地。大家都下了车,老马指着面前的一处堆满柴草的旧场院说,就是这个地方。导演和孩子们站在场院附近远眺近看,走走停停,老马说,不要紧,如果来拍戏,我们可以让村民把柴禾临时挪走,这时一直跟随着的凯发话了,他看到场地坑洼不平,说,没事,如果相中这地方,我这里有铲车,开来一会就能铲平。这让善于产生灵感的导演,立即拍板,这个废弃的场院,成了故事里“操场”的第一考虑对象。
  这样一来,村貌,学校,操场这些必不可少的故事元素,便迎刃而解了。导演说,就剩一条河流了,几乎是同时,老马和凯说,“下面不远就是水库”而且用手指了指方向。这时已是下午的六点,导演一个挥手姿势,去!
  这是化马湾的水库,除老马外,我们两车七人,沿杨家官庄,一溜下坡,弯弯曲曲的水泥路,两侧全是绿油油的庄稼地,几分钟的功夫就到了,把车停到坝堤路边,下车后的孩子们,拿出设备分头行动。凯讲,这是化马湾最大的水库,虽说水位不高,但水库的水还是很多的,坝体对岸视野辽阔,山清水秀,水库分流两岸垂柳依依,河床小草青青,隐约看到对岸的白色羊群,在牧羊人的呵护下食草饮水。
  我和凯在一旁闲谈,孩子们在坝体附近紧张的察验观看,一会儿凑头商量,一会儿分开拍照,一个多小时过去,始终没看出有结束的迹象。凯要尽地主之意,已在野外烧烤园安排好了丰盛的晚餐,除了请孩子们吃饭,还有杨书记和老马他们作陪。我试着来到导演跟前问:“看的差不多了吧?”只听导演说:“叔叔,很好!给我们四个剧组人员照个相作留念便结束”,我高兴地拿过导演事先调好的手机,面朝夕阳,背靠水库的坝体边,四个孩子胸有成竹的灿烂的笑脸瞬间定格。
  晚上,孩子们拿出了在北京定制并署有她们电影名字《天边骄阳似火》的精致美酒,在恰巧雅座是“成功厅”的房间里,杨书记、老马、凯和我们一行五人,吃着美味烧烤,品着醇香美酒,济济一堂,欢声笑语,于觥筹交错间享受着一天忙碌后的愉悦。
  美食进行差不多时,导演起来敬酒,看着雅座后面的书法字符“海纳百川”,对杨书记老马的鼎力支持表示感谢。同时,对我说,叔叔,明天第四站去哪里,我说,举世闻名的文化发祥地——大汶口。
  我觉得,孩子们从事影视传媒,既继承了我们国家的优良的传统文化,又弘扬了创新、责任和使命担当的新时代锐意进取的精神。
  我默默地为孩子们加油!
  
  原创2018年6月19日
  2021年8月13日首发江山文学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难叩心扉
下一篇:骑着骏马,写山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