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洽川记忆

洽川记忆


  “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
  那是一个春意萌动的时节,河洲上的雎鸠正关关地鸣奏着,小船中的农人在愉悦地忙碌着,绿水荡漾、鲜花盛开,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如此地充满生机和希望。
  不远处,一对新人正携手缓步走向面前那辆饰满鲜花的迎亲车辇。新娘踏足的脚步是那么的轻盈,道旁吟唱的腔调是那么的悠长,身侧汩汩的河水也是那么的轻柔。云烟氤氲中,钟鼓琴瑟里,这一幕,竟显得如此的浪漫而甜蜜。
  几多寤寐思服。为了迎娶这位美丽的女子,他已早早在河畔舟舟相连,搭起了一座浮桥。
  数载辗转反侧。“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为了迎接这个庄重的时刻,她则三沐三熏,数扫峨眉。
  黄河岸边,芦苇道旁,一座舟舟相连的浮桥早已搭就,那是他为这位可人的女子而铺就。明明在下,赫赫在上。今天,他是她的依靠,明日,他则是天下人的依靠。
  诗之三百,皆如细流,汩汩喷涌,融为一脉。千余年前这个春日,留传于世人的咏诵中,记载于浩淼的典籍里,更藏匿于那别具意味的长短句中。
  千余年后的一个初春,我来到了这块充满爱情与诗意的地方,去寻找那份传唱之今的记忆,邂逅那份融于血脉的浪漫。
  洽川的春似乎来得早些。当南飞的燕儿还在返回的途中时,小道两旁的柳就早早嗅到了春的气息,迫不及待地在稍头冒出了一抹鹅黄。转眼间,就变成了茸茸的嫩绿,伴着似有似无的二月风儿,如母亲在柔声地唤着赖床的孩子一般,温柔地拂扫着地上的草儿。
  伴着脚下初显的绿意,缓步而前。不知名的鸟儿叫声在远处响起,但却丝毫寻不见踪影,只有满眼的芦苇在影影绰绰地摇晃着,似在热情地招唤着归鸟的到来。仔细看去,淡淡的印迹依然残存在株株芦苇的根部,那是千年前太姒曾轻咬过的齿痕。半亩见方的瀵泉,见证了她曾经的憧憬与甜美,如今依然粼粼波起,氤氤雾笼,分不清哪是湖水,哪是水雾。水傍着草丛浅斟酌唱,草依着泉水微微低语,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只幼鸭的扑翅声,平静的水面上时时泛起阵阵涟漪。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却那如眼前这花坞苹汀来的暖,更那比这十顷波平晓的早?
  和着水面泛起的那片青烟似的薄雾,远望微山,只隐约辨出灰色的山影。更近些,则是那鳞次栉比的莘国水城,只见暖暖的春日轻轻扣在古色古香的水城上方,葱茏的树和青翠的草点缀在城中的处处角落,更加显衬的这水城是如此地灵秀优雅。也闻人人尽说江南好,可有眼前洽川的这浪漫轻溢,那又何须再下江南呢?
  一叶轻桨在城中的水道中缓缓划过,舟上女子撑伞而立,静静地眺望着,任舟下的水流在诗意中渲染荡漾。草长莺飞、碧波荡漾,青砖黛瓦、曲院深墙,都融进一卷云舒的情愫里,笼入满城和煦的春日中,染尽了暗香,舒展了春意,指缝缠绕间,又惊艳了谁的时光?
  穿过那依依垂柳,融入这绰绰芦苇,我依稀看到了太姒正将心事温柔地诉说着。“于以采蘩,于沼与沚”中,我感受到了那份延绵至今的浪漫。
  这份浪漫,书写于厚重飞舞的汉隶碑刻上。“攻城野战,谋若涌泉”的东汉“郃阳”县令曹会,不会想到他的功绩会被人们镌刻在石碑上。而树碑的人们,更不会想到,为后人所称颂的不仅是曹全在合阳的功绩和造福人民的大爱,秀美典雅的碑文同样寄托于在当地百姓的记忆中延续千年。
  这份浪漫,融入于古朴豪迈的东雷上锣鼓里。衍变于远古祭祀驱邪的民间舞蹈而来的上锣鼓,以它的高亢激越、刚柔并济和高潮迭出将那份独特浪漫加以诠释演绎,大铙亢激越、铿锵有力,小鼓抑扬顿挫、轻重缓急,马步扎起、号子喊起、火铳响起,让那股阳刚和谐拙朴的浪漫之美在这片土地重新激活,再次唤醒。
  这份浪漫,绽放于勃发奋进的美丽画卷中。映日飘香的十里荷塘映照着劳作人们幸福的笑脸,凌空飞舞的百种珍禽在鸣唱着这宜居的生态,碧波荡漾的千眼瀵泉延续着千年来的活力,青纱摇曳的万顷芦苇正再次生机盎然。青山环抱,蜂舞蝶飞,千百年过去了,它记录下了这片土地岁月的流逝,呵护了这厚重历史的痕迹,更将这份浪漫嵌进了亘古不变的血脉基因之中。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景区广场前,数十名学生身着汉服,正用他们清脆而洪亮的声音咏诵《诗经》中的名篇《国风·周南·关雎》。伴着这一脉激荡的流水,这份悠久的浪漫,正同这文明的波音共同交响辉映,连绵地传递着。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八千里路风和雨
下一篇:番薯丝捞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