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个碎影萦流光

我一直以为,读到一篇好文章是碰到一次运气,能让身心愉悦,也可以体验一次上天的眷顾,像是冥冥中的精心安排,让人愈加热爱人生。我还以为,好的文章不仅体现了作者聪慧、善思、个性的品格,同时也证明了其有把握文字的独特天赋。通过深读这样一些文字,就靠近了某个精致有趣的灵魂。
  小小莲儿的文章留给我印象便是如此。
  以《庵堂阿婆》为例。这些文字仿佛就是精灵组合,从中能感觉到作者如诗般的澄明,如诗般的剪裁,如诗般的顿挫,如诗般的折断,如诗般的对接……恰似曲水流觞、移宴向清秋般的柔美梦幻,又如华盏美酒、浸湿兰亭客的笔墨青衫。在小小莲儿字句蒙蒙的烟雨间,灵华了“碧池萍嫩柳垂波,绮席丝镛舞翠娥”的意境,使这般恍若仙境的诗酒唱酬,唯有莲儿故。
  浅读就有惊诧。小小莲儿的文字仿佛自然天成,没有草木无言,横加刀斧的蛮力;杜绝柔可绕指,强行弯曲的残缺。在她的下意识里无需搜肠刮肚,就会生长出那许多灵动的智慧芽儿,长了一节又一节,直至文章的末尾,依然是那般旷达萧散的生意盎然。她的体内蕴藏了太多跳跃如诗的情趣,或许就是江南水乡的钟灵毓秀,带给她笑洒山林的思情碎片——那“半院的花,开得雪一样白”。
  恰如其分的文字留白,测量时空的低头沉吟,在不期而遇的巧妙预置中从天而降,既陌生又突兀……骤间就机灵了读者的神经,生发了管弦之盛下的烟波震荡。于是,就有了惊奇、击节、释怀、赞叹……这就是小小莲儿临流而弹、策动文字的功力——且随心,不逾矩,她是多么聪慧狡诘啊!很难得。
  她能让——晨曦微露时,秋菊低放,人便泡在花香里。
  也能使——阳光投射在皲裂的墙上,裸露着褐色的光,像干涸的河床,粗糙、沉默、孤独。
  她的文字是虚实蟠委、人气颇高的。
  虚是连续的虚,实是断续的实;潇潇洒洒,稀稀疏疏,心情自如,依人寻味。那般凝视灯前雨的眼眉,如此品咂岁月雪的淡痕,能让——雨水过后的庵堂,花枝萎靡,透着一层凌乱。再把雨后江南的记忆肆意拽入,盈透幽深静远的铺张——我坐在小竹椅上,湿漉漉、黏糊糊的空气让我有些发闷。有如——错落的花影摇曳着……听懂了风的语言,让人世间——不惊不扰的时光穿过人间,像少年,又像花白老人。将尘世欲求短,縹渺漏刻长的一份光阴浸入自己寥廓的恬静。
  我不知道“文如其人”到底有没有道理?但我宁肯相信这句话用到此处是合情合理。从小小莲儿的许多文字中,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在盈盈笑语中长大,蜕变成为一个精心呵护自己小孩的年轻母亲,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未来。
  她还会于无声中寻惊雷,平荒尽处灿文字。
  许多时候,我只是隔着河浜,看大雁惊寒落叶,看竹雨秋风起,看暮色里苍老的庵堂点起青灯,直到那天,放学归来——
  她的文字画面感很美,而且是声画合一,声情并茂。
  ——小时候,我常常站在老屋后面,尖着喉咙冲着河对岸的庵堂大叫,阿——婆,尼姑阿——婆。
  这种场景就像在宁静的夜末,在河浜、在葳蕤的万物的安详静谧里,突然有一声锁定钟摆的童音划破晨光,有如天籁之风发出的清亮声音,向太阳道声早安……多么美!
  一些发出自然之趣的文字,似乎是她的私人定制。
  比如:一些隐约的痛楚,从肋骨升起。
  许多人此时的一些隐约的痛楚,或是从心头、或是心底升起,她居然是从“肋骨升起”,从胸腔不可以吗?从脚踝不可以吗?从头发梢不可以吗?从身体最柔软的那个地方不可以吗?从灵魂最僵硬的那个地方不可以吗?
  不可以!此处人力亦无,灵光乍现,就是要从肋骨升起。拥有这个肋骨的人是自得风流,有近体之妙的性巧神气。
  无论是何种艺术形式,都是在讲人间故事。然而,传递信息的媒介不一样,手法就不相同,理念就有差异。文学是用文字的排列来讲故事,讲好讲坏,差别很大。能不能用最少的字,最精当的组合,最巧妙的布局,来凸显最聪明的讲故事手法,就是一种能力。
  我们从《庵堂阿婆》里读到了许多江南水乡的韵味故事,看到了一幕幕吴侬软语般的怡情幻影。我那几根肋骨由此也蠢蠢欲动,滋滋生幽,痴迷在咫尺犹相望里寥寥寻思……
  ——那一年,春风撩绿了庭院。十七岁的爷爷跟着太爷爷北渡长江,赴苏北办事……十七岁的怡是一朵白菊,素素地开在世间。
  ——无非是爱恨,没有什么过不去……两个清水般的女子,在俗世烟火的情感里,低到尘埃。
  ……
  我与小小莲儿偶有接触,了解不多。从她发朋友圈的只言片语中,感觉她不缺钱花,模样好,端庄相;生活有艺术品味,言谈个性化,读文细心耐心,善于总结归纳……
  有次,问她某事,许久才见她回复:我在外面,回家又去菜市场,买菜。中午牛肉,特别高蛋白,晚上一般四菜一汤。今天晚上鲈鱼,肉糕,苋菜,凉拌黄瓜,蛋花汤。没办法啊,提高免疫力,女儿得营养。
  我回复:喜欢烹饪是一种美德。
  她说过:我行走于人间,身后是一张空白的纸,许多的故事藏在纸的背后……行走于世间,太多的悲欢。但从未放弃,爱,希望,理想,信任与美好……
  由此,很想给小小莲儿写一篇赏析,从中揣摩她的人文词蕴。
  但仔细想来,现在的赏析文都是千篇一律的模式,就是那些专用名词,文理定义,修辞效应,等等的涂抹翻新。假如作者的文章是一座房子的话,一些写赏析的人,就像是倾情做一次锦上添花的装修,想给人带来一份惊喜。结果,让外出度假的主人回来找不到自己的家宅。
  就写一篇杂想吧,尽量不打扰她文字中的那份清静。
  
  2021年8月10日星期二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夏风,村庄的眉梢
下一篇:游淀山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