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好运拔仙台

好运拔仙台

六月二十七日深夜,如往年一样,三点刚过屋外就传来了阵阵脚步声,这是有人开始上拔仙台迎接日出了。
  一
  我和同伴也醒了,看时间还早,打算睡到四点起床。然而,话是这样说,却无一点睡意,脑袋清醒得很。听着外面动静越来越大,脚步声越来越多,我们实在躺不住了。这时候,对面双层通铺上的十四人,像是听到起床号一样集体坐起来了,原来他们都把时间定在了三点半。见此,我们也果断起床,决定四点就提前开拔。时间充裕,可以慢慢爬上去。结果洗漱以后,离开大爷海的时间还是四点半了。
  四点半的大爷海在夜色之中,高山海子湖面寂静,如同仙人们正夜宿于此,让想要和其告别的我,不忍打扰,只好挥了挥手,悄悄地说:明年再见啦。
  站在湖边抬头看到皓月当空,农历十八的圆月已移到头顶偏西,天空中的浮云,如面纱缭绕在月亮前,明月的边缘是金黄的,使又大又亮的月亮好看极了,洒下的月光也是清亮中透着暖黄,让三更半夜出发的我们看得心里亮堂极了,纷纷赞叹:“月亮好美哟!”这时候,那异常明亮的圆月时时冲破云层,像是在呼唤我们:“孩子们,抓紧点,过会儿会有日出的。”
  是呀,我们要出发了。
  夜色中,从大爷海两边通向拔仙台的山路上,头灯如游龙扶摇向上。还清晰地看到拔仙台大梁上有成串的光束,正向拔仙台道观方向快速移动,那是最早出发的游客登顶了。那灯光如星星之火,也如火炬,让还在山脚下的我们动力和信心倍增。就这样,我又一次在黎明前冲顶拔仙台,虔诚地去迎接日出。
  从东面上路短坡陡不好走,我每次来都是从西坡上,这也是更多人选择的线路。这会儿我们的前方与身后,还有大爷海对面的山坡上,走马灯一样的头灯,已从驿站连上两百米之高的拔仙台山梁上,流动的灯光一路上攀。由于头灯如手电一样是强光光柱,在黎明前最黑的夜色中,爬陡坡时头灯的光束是直向天空,从一旁看,如同高举着光柱一样排队上行,颇为壮观。加上那急匆匆和喘着粗气的情景,每一次都会让我想笑,觉得像极了重大的搜救一样,更像是赶赴心中的圣地一样。其实,登山人就是大自然的朝圣者,手脚并用到秦岭山脉最高的拔仙台(海拔3771.2米)上迎接日出,就是最神圣的朝圣。
  另外,我们从西边上去的人,也都是直接从大爷海上方切上去。走近路登顶,基本就到了拔仙台大梁的中部了,能节约近二十多分钟,再加上大家都是跟随“带头大哥”前行。这时候大爷海上面的山坡上到处是人,到处是灯。灯光下看到通往山顶的石海中,到处都有人踩过的痕迹,全是由夜爬人乱踩出来的。天亮后再看夜里爬上来的路,根本辨不清是从那条路上去的,还有那近乎垂直的山坡让人忘而却步,担心一个直仰,就滚进大爷海与神仙们共眠了。因此,白天上拔仙台都是从两端正路上去。
  我们四人夹在多路纵队中尽可能地快速上爬,因为看到东方已经隐约露出“鱼肚白”了。很快,东方天空中暗色退去,已成嫩色的蓝。见此,三个没有来过的同伴焦急地问我会不会晚了,我也实在担心日出提前了。当我们爬上太白山绝顶的拔仙台大梁后,看到东方已是云层发亮,清楚地看到人们向东方快步走去。
  
  二
  在我们快走到拔仙台道观前时,东方已露出一道柠檬色的霞光,看到好多人已经在废墙外的北面对着东方拍摄。同伴问我也在这里看吗?我看了一下道观后说:“我们加快步伐,到里面去看。”之所以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前几次来,到山顶大梁后看到道观里面,东方的天空全是紫色的霞光,也就是紫气东升,赶过去后还能看到日出。现在,道观上空还是灰蓝色。
  走近道观大门,看到南面墙外的石海中也有好多人面向东方,像是选好位置在迎接日出。起初我还忙里偷闲地想,他们为什么不在里面等呢?等我们拐出道观后墙后,马上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位置相对差的墙外等日出了,里面的人太多了!挤得密密实实,墙头上也是站满了人。我和队友“削尖”脑袋往里钻,见缝插针,恨不得把自己缩成纸片,只为能往前靠。否则,夹在人缝中是看不到日出的。终于挤到了第二排,再也挤不进去了,也不好意思再往前挤,因为第一排的小伙子说他们三点半就上来了。
  有了能站立的位置后,身体和心情一下子就与早已在此等待的人们一样高兴和激动,大家齐刷刷地面向东方。这时候,东方开始如金色池塘一样的鲜红耀眼,把布满上方的云朵也由瓦蓝色照射得泛起焰红,那蓝中带红的云彩很壮观,南边还有洁白的云海从山间正往这里赶。眼看着东方都要红透了,把大家的心情都要燃爆了,可太阳像是还在路上,正往这里赶一样,不见露头。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个激昂的男声:“来,我们用歌声来迎接日出!”
   “好!”接着更多的男女高喊:“那我们就唱国歌吧。”真是一呼百应,齐声赞同,瞬间歌声响起: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前进,前进进
  ……
  这是一群集聚在陕西省最高地迎接日出的人们,发自内心地放声高歌,唱响我们的《国歌》!那歌声在清晨是那么的高亢,又是那样的激昂,与映红中国的朝霞完美的和谐一致,让我们的内心与精神澎湃到了极致。伴着歌声,我回头看向高歌的中华儿女,个个庄严而神圣,身姿挺拔刚毅,顿时让我热泪盈眶。
  这一幕,我四次在此迎接日出时都上演过,只是歌曲不同,相同的却都是歌唱我们的祖国,尤其以《国歌》最多。这就是爬山人的情怀,更是中华儿女的情怀。
  大家就这样面向东方,一遍遍地唱,只唱得太阳“倏”地一下跃上金色池塘,麻溜利索得真是眨眼的功夫就日出红方,一轮崭新的红日光芒万丈,照亮山河,地平线上的天空红透了,满天都是砖红色的云彩,漂亮极了!初升的红日也把我们的脸上涂染了一层金光,模样俊俏极了!
  这壮丽的日出,使昨日一天都在阴雨天中跋涉而来的我们,感到幸福和感恩,很多人激动地高喊:祝福我们的祖国!这日出太像我们的国家了,我们太幸运啦!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的国家虽经千难万险,总会屹立东方!
  
  三
  今天真的是个好日子。当然,我登上拔仙台的日子都是美好的。只是今天格外不同,我们还看到“佛光”了。
  当时看完日出,兴奋的人群也散得差不多了,我也终于等到了与拔仙台的标致碑合影留念,照片中的我又是身披五彩霞光。这时候已经走出道观的队友返回来叫我,说外面有五彩的云,让我快点去看。我并没有着急,又来到道观院子内的那座上面刻有“拔仙台”的巨石前,排队拍照后向道观外走。走到最后那堵残墙前的院门口,看到对面的云海中有一小团亮黄色的云,见此,我脱口而出:佛光,佛光,那是佛光!
  我兴奋的样子和喊声,让正散场的人们都看向那边。一位景区的工作小伙正和游客热情地打招呼,听我喊声后转身一看,兴奋得连声高喊:“是佛光,是佛光,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与他聊天的几位游客同时看向佛光说:“佛光不是圆的吗?这怎么看上去不圆呢?”我说这就是佛光,是我们的位置原因。正在这时,那位工作人员已经爬上三米多高的墙头,站在上头后,边拍边兴奋地说:“我在这里看到的是完整的佛光。”我看了看他,觉得自己爬上去,再站在上面是不可能的,便又专注地拍摄这罕见的“佛光”。
  这是我七次来太白山,第二次听到“佛光”,只有这一次是亲眼看到了,并且还是在拔仙台上。前年我来,看完日出从大爷海返回下山时,刚拐到大梁上,看到东方的天空云海壮观极了,便面向东方欣赏。我的前面,听口音是唐山人。就在我看完后从他们身边经过时,见三人挤在一起看手机说:“这个佛光拍的真好。”我觉得好奇,问他们在哪里拍到的。女的说:“刚才呀,在大爷海驿站方向。我转身回看大爷海驿站时突然看到,赶紧喊同伴也快看。我们用手机拍到了,就两分钟的样子。”这可真是阴差阳错呀。我当时听到那女的声音了,却当成是在叫人名字呢。就这样,佛光在西面,我却被东面的云海吸引,错过了转身即见的“佛光”。那一次,让我遗憾了好久,到家后还托人找到了唐山的他们,要了佛光的照片。
  谁能想到两年后,我竟然在拔仙台上幸运地遇见了!这一次,我还是第一眼望见就知道那是“佛光”,没有再错过这难得的遇见。
  
  四
  走出道观来到拔仙台大梁上,这时候六点多了,天已大亮,可看不到太阳。在道观东墙外看到的太阳,还在拔仙台的下方,光芒也被道观全挡住了,道观上空蓝透的天空,证明此刻是个大晴天。
  清晨的拔仙台大梁是清新和神秘的。这座与道观同名的秦岭之尊,有着动人的神话传说:拔仙台是姜子牙封神点仙的地方。我一直都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拔仙台山顶是一条宽阔平坦的大梁,且是孤立于山脉之上,故为绝顶。因其平坦开阔,自古都建有道观。道观雄居大梁最高点,规模之大,占满东端山顶。这座建筑,无论在拔仙台大梁上看,或在梁下看,都如天空之城一样雄壮。
  拔仙台道观据说兴建于唐代,因其位居山巅,数遭雷击,又不断修建。据文字记载,现在看到的道观院落规模,为清代保留下来的。可惜在2011年7月17日晚上十点多,遭雷击中灶房,燃起大火。当晚亲历的游客说(摘自华商报)两位道长带着当时借宿的游客救火,却因水源太远,力不能及,火势殃及所有建筑,大火烧到凌晨四点多才熄灭,过火之后,道观就成了废墟。随后,可能是在此修行的道士们,将向南的那一座房顶又凑合地搭起来了,里面长住一位道长。2013年开春后有户外登顶,发现这位道长已不知何时升仙了……
  之前,大爷海还没有驿站,登拔仙台迎日出的人都是挤在道观内。因此,早期登上太白山的人对道观印象很深。我有一位朋友就曾留此过夜,说是给道长们五元的打扰费。2013年暑假,我在青海旅行时遇到一对安徽父子,还问起我道长的情况,说他2011年6月在拔仙台见过道长,还留下吃的给道长了。当得知道观火劫和道长升仙后,他还很惋惜地说:“虽然从道观经过时,道长喊着要留点吃的,让我们有点不舒服,因为重装穿越的人食物都是有限的。可在那么高的山顶上住着人,对在荒无人烟中跋涉多日的登山者来讲,感到很亲切,有到了神仙家中的感觉。现在那里成了废墟,就与原来的意境差远了。”他的话,应是2012年以前,到过此地人们的共同心声。
  我第一次“南北穿越太白山”是2014年6月,登上拔仙台道观时看到火烧过的古建筑其本全是石墙了,只有向南的一座,房顶基本全塌了,搭着几根烧焦的木梁,院中到处散落着蓝色衣服、铺盖和生活用品。尤其是大瓷碗扔得墙边到处都是。这一幕让我触目惊心,可见那位道长是升仙不久。
  自从那位道长升仙后,拔仙台道观再没有道士。我年年来,眼看着道观越来越破落成了废墟,心里还是很惋惜的。能在这么高的山上,修建如此大规模的建筑,本身就是了不起的功绩。道观的围墙和房子全是石头垒起的,远古时的铁瓦还随处可见,堆在墙角处。庆幸的是今天进院子后,看到正面那座倒塌的神殿房顶又好了,里面还供着神像。正是有了这座完好的神殿,使拔仙台有了仙气和人气。我想,每当我们在道观的东墙外迎接日出时,大家都有身处“大礼堂”的感觉,应是来自这座道观,让我们没有身居荒野之感,却有神仙之乐。
  这次在拔仙台,不但迎接了壮丽的日出,还幸遇云海中的“佛光”。眼下,山间洁白的云海正欢快地缭绕,还有清白的满月挂在西方碧蓝的天空上,像是月亮奶奶正在乐呵呵地看着我们说:呵呵,总算看清你们的模样了,都很可爱哟!好了,明年见吧。
  好的,明年,我们重聚拔仙台。
  2021-6-27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