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布依风情

布依风情

布依族是一个勤劳善良的民族。
  布依族青年男女交友,最普遍的就是对山歌。
  农闲时,三、四个年轻人邀约一起,到其中一人的亲戚家去做客。然后,亲戚家那个村子里的年轻人就会在晚饭后去陪客人唱山歌。有时候唱到半夜,有时候唱到天明,那家主人决计不会嫌吵,并且还会以家中来客多感到自豪。
  我出生在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的一个布依族村庄,这一方山清水秀的水土,养育了我们这个五百多户的布依村庄三百多年。
  我们村不仅依山傍水,而且交通便利。村子左边是宽阔的花溪河,河水碧波荡漾,两岸绿树成荫。从这里走着去区政府也就二十分钟,开车到贵阳,最多40多分钟。因为这里的空气、交通、景色都是一流的,再加上我们这里的气候好,一年四季都有人在河中游泳。特别是炎热的夏天,游泳的人们进水时的样子像饺子下锅,总是扑楞扑楞的。
  我最喜欢去河边玩,喜欢河上游的黄金大道。黄金大道又名“情人大道”,无论什么季节,这里的游客总是络绎不绝。
  大道两旁青山如黛,河水安静,如一片碧绿的翡翠。大道两旁有100多株法国梧桐。到了秋天,梧桐叶片片飘下,将大道铺成一道金黄。站在我们村坡头看下去,梧桐树顶怡然蜿蜒,像一条金龙的尾巴。再烦躁的人置身于这画般的宁静,心也会得到片刻的歇息。我喜欢这里春夏的绿意葱茏,喜欢这里秋天的金黄灿烂。
  布依人一如这里的风景般从容、开明。
  每当村子来了女客,我们寨中的男青年三五成群,轮番前去探视,都巴不得自己是首批唱歌的,把位置给占住。
  歌词两段为一首,一段四个小节,内容随意、自然、质朴。
  山歌由我们村男生先开口,表示对客人的尊重。
  吃完晚饭就摆城,
  寨中好多年轻人;
  听到狂风吹树丫,
  吹朵鲜花落主家。
  
  吃完晚饭就洗脚
  三朋四友就来邀;
  听到狂风吹树叶,
  主家来的是表姐。
  这个时候,女客人是不会立即回复的,必须表示矜持的态度,要让小伙子们唱上三五首才会回应。她们在暗中观察对面哪一位男生让自己感兴趣,可以发展成为对象。如果一个都看不上,即便你唱十首,她们都不会开腔。
  见对方没反应,男生们再接再厉:
  几个表姐坐一排,
  大方好看是人才;
  一样正派一样好,
  为啥坐起不开摆?
  
  几个表姐坐一凳,
  不得哪个不周正;
  一样人才一样好,
  为啥坐起不开声?
  女客人窃窃私语,如果中意对面的谁就会告诉其他女伴,免得搭错线路。选定意中人,她们开始商量怎样回复。
  男生们看到对方羞羞答答的表情,调皮起来:
  哥十八来妹十七,
  俩个下河去捉鱼;
  只要讲得心合意,
  两笼并做一笼提。
  
  哥十八来妹十八,
  俩个下河捉龙虾;
  只要讲得心合意,
  两笼并做一笼拿。
  女客们这时候会你掐我,我掐你,相互推让,不好意思带头回复。推搡嬉闹中,有人搭腔:
  哥十八来妹十七,
  和哥下河去捉鱼;
  只要得到哥真心,
  你家媒婆上门提。
  
  哥十八来妹十八,
  和哥下河捉龙虾;
  只要得到哥真心,
  你家媒婆到我家。
  男生很开心,因为对方终于开声了,表示希望大大的呢,立刻回:
  九天下雨九天干,
  九天不见妹出山;
  井边不见妹挑水,
  花园不见妹来玩。
  
  九天下雨九天晴,
  九天不见妹出行;
  井边不见妹洗菜,
  花园不见妹藏林。
  布依族的女孩子,这时候会变得爽朗,直白:
  九天下雨九天干,
  公园和哥去爬山;
  只要哥哥情义真,
  粗茶淡饭也心甘。
  
  九天下雨九天晴,
  井边和哥讲真心;
  只要讲得心合意,
  酸菜豆米也得行。
  听到这样的回复,男生越发胆大、热烈:
  喜鹊飞来叫喳喳,
  问妹在家不在家;
  若是在家出来耍,
  早晚和哥做一家。
  
  鸽子飞来叫咕咕,
  问妹在屋不在屋;
  若是在屋出来耍,
  早晚和哥做一屋。
  听到对方这样唱,女生不再羞怯,回复:
  喜鹊飞来叫喳喳,
  妹在土头栽葵花;
  等你哥哥上门来,
  妹妹跟你转回家。
  
  鸽子飞来叫咕咕,
  妹在土头栽包谷;
  等你哥哥上门来,
  妹妹跟你转回屋。
  分别时,大家约好这个星期天公园见。
  村子前面就是花溪公园。公园里流水潺潺,园中有洞,有百步墩桥,鸟鸣虫嘶,竹林苍翠。陈毅元帅曾游花溪,留下“真山真水到处是,十几步花圃几农田”的诗句。
  公园见面,刚开始是群约,慢慢的就变成单线联系,最后就交给说媒的了。
  村中女性地位较高。倘若村中来了男客,我们女生也是怀着一分憧憬去陪坐,看上哪位男生了,就主动往下发展,一个都看不上,干脆就找个借口离开。
  我当时看上丈夫高大英俊,笃定找了他能改变我矮和丑的基因。
  那时候丈夫家穷,一文聘礼都拿不出,我不介意。我俩谈好后,和母亲打了招呼,拿起户口本就去办了结婚证。
  天遂人愿,我的孩子真的脱离了我的矮和丑。
  布依女孩,婚后就可以在父辈面前抽烟喝酒,但不能翘二郎腿,不能在家中吹口哨,不能说脏话。和长辈们一起喝酒,敬酒时不能高过长辈的酒杯,声音也不能高过长辈,不能坐上席,要给长辈盛饭。吃好了,起身之前要一手抬碗一手拿筷,筷子搭在碗上,禀报长辈:“我吃好了,您慢用。”
  我们村历来条件好,四十年前村里就有了自来水和水泥路,我们做姑娘的都舍不得离开家,结了婚都会向村里讨要寨顶的一块地,修房子居住。
  我们村寨顶,原名为“囤上”,现在叫“姑妈坡”。“姑妈坡”的名字比“囤上”响亮得多,寨中还有一条“姑妈街”呢。因此,我们村越来越大,越来越热闹。
  村里的媳妇和女婿大都是汉族。这些人进入我们村子以后也会很快融入我们的风俗,姑嫂关系走得很近,郎舅间也相互帮助,小的一代也会护亲,姑妈家和舅爷家的孩子们常常在一起玩,有事立马上前。
  我们一家三口的户口也落在娘家这儿,享受这里所有的福利。
  现在九零后的女孩,出嫁后还可以分到家中的一套房子。我就没有听到寨中哪位姑娘的恋爱遭到过父母的干涉,也没有听说哪位媳妇因为生了女儿而受到公婆的排挤和欺辱。
  昨日去吃酒,刚好和村里大丽、二丽两姐妹坐一桌。她们和我一样,也是生在这个村子,长在这个村子,结了婚仍然住在这个村子里的姑妈们。
  她们姐俩还有个弟弟叫三弟,父母跟三弟一起住。两位老人为人客气善良,见谁都笑眯眯的,轻言细语。
  老父亲常常会拿钱给二丽用,二丽不要,他就硬塞。但是,他没钱的时候却总是跑去给大丽要。因此,我常常打击大丽:“大丽啊,谁叫你和弟弟不抽烟不喝酒,你爸爸需要伙伴嘛。”
  大丽笑:“是喽,我们家二丽一回家,我爸爸就赶紧给她发烟,叫她陪他喝酒,还给她洗车。”
  我问二丽:“你喝得赢你爸爸不?”
  二丽幸福地笑:“我会让着他的嘛,你们懂的。”
  听她说完,我笑而不语。
  我们布依族的男女老少,祖祖辈辈就这样幸福着,传承着民主和开朗。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好运拔仙台
下一篇:邂逅江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