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邂逅江山

邂逅江山

“许我江山,以你胜景。”这是两年前在四川乐山游玩时,一家民宿门楣左右两边刻的短句。对仗工整,却没有横批算不得对联。初读时就给人气势逼人,豪迈霸气的感觉,待登上民宿楼顶露台,见三江交汇之奇景,对岸睡佛卧眠,弥勒佛笑看苍生……江山多娇,引我等竞折腰。顿悟,如此胜景,不用许已入心。任性如我,霸气如我!爱了,就要。
  那时候江是江,山是山,江山合璧应该是皇帝的专用词,就像我和朋友拍的抖音,我搂着她的肩指点山川河流:“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嬉笑之中“江山”留痕。为两年后遇见“江山文学网”埋下伏笔。
  兜兜转转终有那么一片江山吸引我去攻打,占领,豪情万丈,一支笔闯江湖。拜名师,访高人,初出茅庐不畏虎。管他春秋几何,有天姐不在江湖,江湖还有姐的传说,于是“遇见”就来了。
  第一次听闻“江山”是在文联的会上。文联主席一再表扬一位杨同志,本职工作那么忙碌辛苦,还要每天抽出时间来写作,笔耕不辍,一年时间就在“江山文学网”发表了几十万字的文章,精神可嘉。我听后惭愧得无地自容,枉我混迹地方文学圈,当个南郭先生都不称职。南郭先生还拿了萧蒙了眼,我是一年难得写几篇小文,还是为完成任务而写的。沮丧之余偷偷地上“江山文学网”逛了逛,一个全国性的纯文学网站,里面的一篇篇文章读起来让人酣畅淋漓,一发不可收拾。喜爱之情油然而生,我知道冥冥之中我和“江山”将有一段情缘了。
  果真如此。一次开会遇见了杨同志,也就是“淡泊宁静”社的林间风吟。其实二十年前我们就有过一会之缘,只是情缘浅辄路过又错过。她说还记得我收录在《花间溪流》的小文,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有人“记得”是多么的不容易。我们握在一起的手自然而亲切,没有一丝的疏离。由衷地赞赏她“江山”的作品,她说:“你也可以。”说实话,我犹豫了,纠结了,多年不曾好好地作文,我——可以吗?
  隔天风吟打电话给我,问我在电脑旁没,准备教我注册登录“江山”网。当时正忙,回她说等晚上。晚上的时候我和她通了电话,她在电话那头,一步一步地指导我怎样登录怎样注册,我这只笨鸟忙活了半小时还没有成功,她一直耐心讲解。后来我有事离开电脑,她说晚些再打电话来教我。等到十一点过才忙完我的事,想着时间太晚就不打扰她了,没想到她电话来了,我们继续。问题主要出在网名注册环节,我用微信名“山间刺梨”注册,结果显示已有注册,又换“一杯浊酒笑红尘”不行,“佛不渡我我自渡”“自我自在”“一个人的江湖”“仗剑天涯”等等,十多个网名都没有通过,看来是我肤浅了,江山文学近十万的网友,我想到的名字早为文人所用,没有创新无计可施。风吟提议用我本名,我建议重复一下姓,她在那边一试瞬间得逞。我们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作,欢声笑语在电话里传来传去,抬头一看时钟已是午夜。
  她说:“班班林燕,一代女侠磨好利剑横空出世。”吓得我嘘了又嘘,我知她激励我,爱我惜我如小妹。
  我说:“班班林燕子,像日本穿木屐走路的小脚娘们,移动着小碎步怕跑不起来呢。”
  一个网名也能调侃半天,缘结江山。
  阵地有了,还差兵马粮草。当晚我绞尽脑汁不得要领,心想要让风吟失望了。只有胡乱地翻阅以前的手稿,竟然在我做生意记账的笔记本里看见一段没有标点符号,不文不诗的短文断句。不知是哪次醉后没有章法的胡言乱语,写的是家乡的传奇故事,还有些深意,就以此为底,拼命搜肠刮肚地找些词语来串联润色,一篇《源起半边山》炮制出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按了“投稿”“提交”,给自己一个交代才安然睡去。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起查看居然发表了,小欢喜自不用说,编辑老师的“编者按”才真正让我受益匪浅。他一眼洞穿布依这个“唱着来,唱着去的诗意民族。”他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他说文中描写的少数民族风情,让人想起了沈从文,老舍……我有些受宠若惊,多年来的懈怠情绪得到极大的鼓舞,像个瘪了的皮球重新充满气,又可以弹跳了。给编辑老师回复:“谢谢鼓励,给我机会让废柴发新枝。”
  我平时作文都是马马虎虎大而化之。这次在江山发文,子骞老师指出我文中一些标点符号的错误用法,提醒了段落的划分。学以致用,仔细审阅后再重投,嗨,居然成精(精品文章)了。兴致徒增,开始想着写下一篇。
  下一篇写都市丽人的情感小说《谁是谁的劫》,熬两个晚上才写出三四千字,感觉自己被掏空,好不容易生出这个娃,也管不了美丑,先拿到“江山”展示一下。没想到编辑语评:“一出极其煽情,极具诱惑力,极能抓住读者的现代版文学艺术悬疑剧创作横空出世……”说得我飘飘然,以为自己真能写剧本了呢。又写农村题材的小说《守》,写的是乡村的青壮年都涌向大城市工作或发展,家里留守老弱病残的一些生存状况。编辑却从中看到更多的守:“主人公守身如玉,守信守节的高尚品格。”其实我最初立意是在“留守”上,还没发现有这么多的“守”契合主题。这完全源于编辑阅读理解的深度和广度啊!
  有次写了篇散文《缱绻红尘》,得编辑好评本应幸事,可好端端的被称为作家,诚惶诚恐,激动上头,一上头就飘了,险些找不着北。后来静下心来想想:这编辑也是害我,飘得越高摔得越疼。到时候他们也不管接住也不管治疗的,我虽然是初涉江湖的无名之辈,但还是见识过江山如云高手,个个功力深厚,功夫了得,想忽悠我,没门!
  风吟说江山的编辑都是义务帮作者审稿,编辑发文。他们每天忙完自己的本职工作,闲暇的时间都用在江山文学网,真是一群有责任有担当又可爱又可敬的文学人。企鹅社长帮我纠正错别字,调整文章段落。子骞老师给弄了个图文并茂,专人诵读的推广。还有“小猪他爸”“温莎的梦想”“小子君”以及老朋友“红尘花瓣雨”等等,都会在文后写些感悟评鉴。读那些留言都是一种享受,像饮一杯午后的清茶。
  我怕是和江山恋爱了吧,每天想见又怕见。他是个睿智而又幽默,沉稳不失风趣的俊朗才子,了解越多越是迷恋。我一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乡村女子在他面前也是低到尘埃里去呢,不敢随便开言,怕被他笑话。只好偷偷地努力,恶补些诗词歌赋,写些小文章,提高自我的身心休养,好配得起这潜滋暗长的爱恋,以期有天能与他比翼双飞。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布依风情
下一篇:我是“傻大胆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