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二水”一朵情

许献琪卸任韩城工区区长,来到贺兰山脚下。他暗下决心,就是把太阳当鼓,要敲醒贺兰山的春天。
  时间跨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陶醉在“天下黄河富宁夏”的人们开始了新的思索。素有“凤凰”城之称的银川,由于电力短缺,工农业发展缓慢,与国内各大城市相比被拉开了差距,而大量的煤炭却被埋在地层……
  在腾格里沙漠的边缘,在蜿蜒的贺兰山下,一个以“电为龙头”的大决战正在酝酿,“让火凤凰在宁夏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落户,实现电力翻番”成为大武口电厂建设者们的共同誓言。
  西北电建三公司从千里之外的陕西“出兵”到宁夏,参加了这场贺兰山下的大决战。
  
  一、大武口,“西北人民需要电,我们怎么办?”
  这片位于贺兰山下内蒙古于宁夏交接的土地,气候恶劣,每年沙暴期长达20至26天。一旦沙暴袭来,牛羊会被吹走,汽车的外漆也会被咬得狼藉不堪。面对关中道上杀来的这批人马,这片土地依旧板起冷面孔,肆虐的沙暴发起进攻,刚圈起的围墙被风吹倒了,自重达400多吨的大塔吊被风吹移了136米,直到前轮从轨道尽头掉下才停下来,万一塔吊趴下,整个工期将受到难以想象的影响。
  凌晨5点钟,许献琪冲入沙暴中,他和工人顶着12级狂风暴沙,和狂风较量,一会儿把人拽个趔趄,一会儿把人推个跟头;一阵把人吹成鼓包子,一阵把人挤成扁纸片。挖呀,修呀,补呀,风累了,人胜利了。4天4夜之后,人们都累倒下了,可是百吨塔吊又重新矗立在晨曦中,西北电建三公司在这里站住了脚。
  工程不断进展,大武口1号机组终于在1985年发电,可是西北电网缺电的严峻局面依然存在,加上龙羊峡水电站下闸蓄水,黄河断流,水电大减,许多工厂“停三供四”,不少城市又点燃起蜡烛。那一点点烛火,灼烧着许献琪的心,西北电建三公司能不能在这种局势下创出一年投产两台10万千瓦机组的记录来?
  许献琪明白自己前面的路,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限电是电建工人的耻辱,一听限电胸中就烧起一团火。为在最大程度上缓解缺电矛盾,“双投”的“冒险计划”曾在他头脑中闪过,恰在这时候上级提出“双投”计划。领导的设想,要靠群众去实现,在工地展开“西北人民需要电,我们怎么办”的大讨论,使大家统一了“双投”的思想。公司领导决定“倒排施工计划”,关死后门,还确定了务期必保的“10大战役”,把任务分解落实。当时他向全体职工算了一笔账,一年投产20万千瓦,一个月用100万度电的大工厂就可以少停144家,一个月用50度电的家庭就可以有708户不黑灯,社会效益急切要求我们当年拿下“双投”。
  任务重,工期紧,他们就重点项目按天算,关键工序按时计。安装大兵团作战,多层交叉施工,谈何容易?许献琪与公司几位领导一起提出:“顾大局,议大事,讲团结,管本行,不扯皮免误大事”的号召,成为工地处理各种矛盾的准则。在整个工期内为确保“10大战役”,做到了“令行禁止,配合默契!”赢得了“双投”的实现。特别是在11月的上旬,3号机组所有设备都已安装就绪,12月5日点火在即,但除氧器还在千里铁路线上辗转未到。工地“等米下锅”,一只“羊”还没“牵”到现场。不能让除氧器卡住脖子,许献琪紧急组织抢运。当除氧器一到,他立刻组织就位,全过程只用了3小时45分钟,而正常吊装就位需要3天时间。接着开始抢安装工作。11月24日整个除氧器系统设备全部安装完,总计用了8天时间,创造了西北电建历史上的奇迹。
  点火日期越来越近,球磨机安装遇到了问题,许献琪一连26天和工人“焊”在一起,浑身油泥一脸汗水。当自治区领导来工地视察时,竟把他当成“老师傅”。
  1987年,优质高效的大武口电站全部建成发电,年平均发电量达23亿千瓦时,使1985年以前全区电网发电量翻了一番。西北电建三公司为振兴宁夏经济做出了贡献,也将陕西电建工人的友情留在了宁夏。
  
  二、连云港,“要对得起苏北农民用鸡蛋换来的钱。”
   他从宁夏大漠来到了海滨城市连云港,把海风当号,吹响苏北百姓的幸福生活。
   连云港位于黄海西部的海州湾,新海电厂是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一带一路”交汇城市。项目部旁边有条小河,名叫蔷薇河,水波荡漾,河水清亮。
  1987年大武口电厂建成移交,公司整体转移江苏连云港新海电厂扩建。他始终把保质、保量、保工期、保安全,完成国家计划作为自己的天职,并认真履行。
  1986年工程进入安装高峰,年内争取11号机组发电,但由于资金、设备、土建等因素影响,大部分主要工程项目工期后拖3个月。要把拖后的工期在安装阶段抢回来,他深感责任重大。汽轮机设备因交通受阻,不能按期到达,他就亲自安排人员,联系厂家用汽车连夜向现场运送。工程进度因资金、材料等因素受到影响,职工中畏难情绪也有所流露,他抓住职工思想的波动点,做进一步启发、动员。“这个电厂是苏北农民把用鸡蛋换来的钱都用在工程建设上,我们不能按期完成任务,对苏北人们不好交代啊!”于是,他在新海工程中适时组织“百日大干”,“三十天苦干夺发电”劳动竞赛。9月份工程进入最后决战阶段,为保证各项工作环节相扣,他除检查每天关键项目的完成情况外,还侧重蹲点汽机工地。厂外冲灰管安装因土建条件影响受阻,他徒步几十里,顺着管线一处处查看,提出解决办法;厂区循环水,电缆沟积水太多影响施工,他脚穿胶鞋,踩着泥水查看并摸清施工条件,提出措施,保证了工期。
  解决施工中重大技术问题,不仅是技术员的职责,更是领导干部的崇高使命。1986年10月,重达152吨的发电机静子运到了汽机房,在起吊该设备就位遇到了难题。用传统的液压顶升装置就位,现场条件不允许,用起吊设备就位,汽机房只有一台75吨行车吊,吨位明显不够。他首先组织技术人员进行现场勘查,和大家一样攀高爬低进行查看,和大家一样伏案计算,终于提出机房桥架加固,行车增加小车的改装方案,得到建设单位、设计院驻现场代表的认可。
  新海电厂20万千瓦机组比国内同类机组自动化水平高、调试项目多、难度也大,他更不敢有半点疏忽大意。凡是要参加试运的项目,他都要亲自过目,检查系统和设备的完整性,有的项目还要亲自过手。11号机给水泵试运前,为能放心起见,他手持管钳,一个阀门挨一个进行检查,和大家一起干,带动大家共同把关,近200台转动机械一次成功。
  苏北人民过上了不再愁电的幸福生活。
  
  三、渭水河畔,不能给陕西人民交一个“凑和”工程
  春暖河开,渭河岸柳成行,许献琪从连云港工程回到渭河工地。
  今天的渭河已成一条穿城而过的城中河。一汪咸阳湖,东西绵延十里长,碧波荡漾,鸟语花香。
  1990年4月,那时的渭河还是荒草土坡,岸边是一片树林。许献琪任渭河分公司经理,面对着准备期短的抢建工程,锅炉安装工期后拖2个月,上级提出当年要完成“四大形象”的艰巨任务。他下定决心,把渭水当琴,也要弹出让春风落脚丝路咸阳城。分公司确定了“保重点项目,拼质量攻关,夺求实创新”的指导思想,很快使工地安装工程形成良性循环。
  复水器安装是汽机的一个主要项目,由于安装和机头砼平台交叉施工,场内不具备组合条件,等下去就会打乱整体方案,他通过周密的调查了解,提出在厂外创造条件组合,然后拖到厂内安装就位的施工方案,制定网络计划,创造了散装复水器58天的先进工期。
  为了保证3号机组安装质量,他与公司几位经理、总工们共同协商,决定用“请进来,走出去”的方法,以求得技术上的进步,适应人才满足建设工程的需要。没有过硬的技术力量,没有整体较高的安装水平,创造“四大形象”都将成为一句空话。因此,分公司先后派出24批116人次,到达汉川、黄浦、邹县、上海、大坝等地搜资学习,了解国内同类型机组安装工艺。在设备重大质量问题上,吸取前车之鉴,以避免同类型质量问题在渭电工程上重演。
  汽机扣盖是年内完成的主要形象之一,他明确提出要做到“不留一个问号”扣盖。一方面积极消化,运用兄弟单位的先进经验45条,对提高工程质量、加快工程进度起到了明显的促进作用;另一方面不等不靠,开展设备消缺,消除质量隐患。截止高中低压缸扣盖前,完成分项工程23项,全部达到优良级验收标准。从低压缸就位到扣盖完,工期92天,创造出国内同类型第一台机组先进水平。在和工人一起扣盖的日日夜夜里,他始终在第一线,边干边指挥,工人熬后半夜,他也陪到天亮。扣盖本来工期就紧天公偏又不作美,风雪交加, 是干还是退?他反复思考,权衡利弊,最后还是决心干。他立刻组织人员,一边用帆布遮挡风雪,一遍“轮番”上阵抢扣盖,一个通宵受冻受累完成了扣盖。
  许献琪身上有着不一样的承受力,活出了电建人的尊严。
  抢水压是四大形象中最艰巨的任务。为争取主动,当吊到火室前部分时,先吊的炉后已经开焊,平行作业。11月27日锅炉吊完大件,剩下焊口还有6000多个,分公司调动全部优势力量,相互支持。那些日子里他和职工“愁”在一起,“拼”在一块,几十米的锅炉每天都要爬上爬下好几趟,他忘记了自己已是年过半百的人。11月26日气温骤变,风裹着雪,雪扯着风,职工没有一个被困难屈服,紧咬牙关从上锅炉,顶风雪,战严寒,11月30日创造了日完成焊口623个国内电建行业罕见的记录。年底最后几天中,他带领职工连续拼抢6天6夜,在抢水压的45天中,完成焊口8500个创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一流速度。
  负压除灰系统是机组投运项目,该系统部分设备是从美国引进,且在西北300兆瓦机组中首次使用。为了保证系统顺利投运,许献琪领导成立了专门安装调试班子,让专业科室发挥特长,该项目创造了调试过程不堵不掏灰的先例。
  1990年工程取得了“四大形象”的胜利,他对职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提高技术水平,讲究施工工艺,安装高质量让用户满意。正是在这种质量是企业生命线思想指导下,质量更上一层楼。
  他对待事业就两个字认真,执着、专一直到完成。一次,质量人员在检查汽机油箱及高联门控制油母管时发现有遗留的氧化铁。为确保油系统清洁,不给用户留下后患要对焊口进行返工处理。返工焊口影响班组收入,延误安装工期,班组抵触不愿返工割口。他耐心进行职业道德教育,安装是最后一道工序必须对质量负责。最后坚决推到重来,对调节油管路、润滑油管路、顶轴油管路的134个焊口全部进行返工,保证了程控点火一次成功。
  1992年初,在总结3号机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召开了130人参加的质量管理专题会议,针对质量通病和发生的具体问题,制定了54项攻关项目,其中6大通病设重奖攻关,因此4号机组安装质量有了很大提高,得到甲方和上级领导的普遍赞许。
  3号机组安装开始,历时18个月,实现了汽机扣盖、电气带电、锅炉水压、汽机3000转、主要转机分部试运,并网发电等“六个一次成功”。12月19日机组达到断油、烧煤,移交电厂运行管理。当年已开始为陕西电网负荷作出了重大贡献。截止1992年4月15日,机组运行2945小时,发电5.3亿千瓦时。各项指标在新投产30万机组中,名列前茅。
  
  四、心中一朵情,能装一座电站,装不下自己
  错过了“一山二水”就是电建人永远的遗憾。
  许献琪来到电力建设单位,已有30多个年头了,他心里能装一座电站。他有办公桌,人经常又不在办公室,现场跑习惯了,把现场情况摸排一遍能做到心中有数。他开玩笑说,“我的办公桌就在衣服口袋里,那个笔记本就是办公桌,现场就是办公室。”在火热的现场办公,掌握情况更准确,小事能就地解决。8小时工作对电建人说,没有一天够用的,白天晚上总有干不完的事情。3号机组冲转时,工人吃在现场,他也陪着职工7昼夜不下汽机平台,实在困了就睡纸片。这个昔日篮球场上的猛将,常年苦战,身体居然也顶不住了。命运之神和他来了一次恶作剧。1989年春节,连云港工程正值大件吊装,他突然感到双臂麻木不能抬起,经当地医院检查,大夫说,赶紧去北京肿瘤医院检查。
  会是癌吗?新海电厂还没有发电,渭电工程也等着他,许献琪心里这样想。大年初三,他风尘仆仆赶到北京,爱人赵翠梅知道情况后几乎瘫软了。他这个不要命的铁汉子,今天终于被病魔缠住了,可他还不到50岁呀!
  他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室外,人们在焦急地等待着。
  手术室大门打开,主刀大夫面带微笑说:“是淋巴结核,不是癌!”
  一定是命运之神被感动了,想让许献琪去完成他心中的电站吧!
  3号机组试运开始,400多台转机,以堆堆工作,连续13天许献琪没进宿舍,吃住在现场,最后嗓子竟发布出声来来。淋巴结核需要打针吃药,他把药装在口袋里,吃药打针也不离开现场。本来就有腰脊椎骨增生,偏偏有一次在现场又不慎扭了腰。回到基地,大夫非要他理疗几天,可他想,几天时间也陪不起,等发电后再回来理疗。3号机组试运后,热工技术力量薄弱,他就“焊”在热工班,每天晚上都是12点以后回到宿舍。
  渭电工程4号机组进入最后关键阶段,他以更大的干劲带领职工奋战在安装现场。回到宿舍,他开始装个人行李做转移准备,将要奔赴又一个火热的工地。
  
  (2021年8月9日修改,江山文学网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