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牛背梁

牛背梁

立秋已过,七夕来临,我们却进了山。进山,不是为了避暑,是去兑现曾经给孩子的一个的承诺。这两日去了秦岭深处的牛背梁,这里已经是旅游地了,开发了,围着营盘镇,一处是“牛背梁森林公园”,一处是“终南山寨”。群山环绕,游人不少,各处停车场里小车挤得满满的,镇子公路的两边“农家乐”一家挨着一家,挂着红灯笼,亮着招牌……车来人往,山里人进城,城里人进山。
  外孙麦稻一个暑假里哪儿也没去成,他抱怨,怨谁呢?假期开始孩子要在“伊顿”补课,后来麦稻腿跌伤了,皮开肉绽缝了数针,再后来,又闹“新冠”了,从南京机场起,那里几乎封了城。不久,一个毛老太染了扬州半城人,很快,说有一对澳门小情侣来过西安旅游,回去就被确诊“新冠”了,一时间,西安做核检的市民排起了长队……人心惶惶:“核酸了吗?您呐?”“托您的福,阴着呢。”
  疫苗打了,核酸查了,就要开学了。外地是去不了了,赶在孩子开学前,就近,一家人带麦稻进了山……如今,私家车,高速路,秦岭隧道的开通,出了城,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是牛背梁。便捷的不仅是路程,也拉近了你和历史的距离。你根本就想像不到深山野岭,林森云高,在民国时是闹土匪的地方。孙见喜写小说《山匪》,写商洛(柞水属商洛)匪事,躁动而血腥。一个女人动情,十个女人骚痒;一个男人抽烟,全村男人发瘾;乱世的宁静中一声狗叫都隐藏着杀机……匪来一遭,兵过一遭,水一遭,火一遭,多股势力“迭乱仗”,百姓也只能是“砧板上的肉馅儿任人捏泥剁酱”,死了埋,活了忙,山里人依旧活着,依旧砍柴挖药、盖房造屋、娶妻生子、集资办学、过年过节、唱戏闹灯……花鼓依旧响亮,核桃、花椒、板栗、五味子、木耳依旧满山。
  如今,这里,成了西安人的游山玩水乘凉休闲的后花园。于是乎,当地人就以过往的传奇为模版,挖掘出山寨文化,重修了一个石头寨子,名叫“终南山寨”。石头垒出山门,石头铺成街路,用石头建起一栋栋房屋,酒旗迎风,美女当垆,“仙”、“神”、“道”、“匪”、“商”齐聚,各扮各的角色,十字街头,给你讲营盘镇的古老的过去。我们便住进了柞水营盘镇的“景丽木屋”,出门就是“山寨”。走在这古朴的山寨中,处处感受到一片安详宁静、恬淡自足的小康。镇上的宣传广告上说“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故事从张艺谋的爷爷说起,这是我以前并不知道的故事。他们说,张艺谋的爷爷民国时在柞水当了县长,来剿匪。张艺谋拍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演绎高宅大院里妻妾成群的故事。张艺谋的老爸在看过《大红灯笼高高挂》之后,点了一袋烟,颇有意味的和张艺谋说:“你爷爷在世时,咱们家的院子比这个只大不小!”他祖上是临潼县的大财主。
  张艺谋的爷爷做了柞水县令,第一件事就是剿匪。没有钱,没有兵怎么办?艺谋的爷爷就回到了老家临潼田市镇,从自家的地窖里拿出了一大批大洋,在柞水县招了兵买了枪,组建了一支剿匪队伍,准备大干一场。
  文人出身的张艺谋的爷爷将剿匪这事儿想的太简单了,结果,到了出发剿匪那天,竟然有一大半的兵马都被土匪收买了。就这样,壮志未酬身先死,剿匪的队伍未出发就被瓦解了。
  张艺谋曾用八个字总结他爷爷的这一壮举: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匪没有剿成,却让土匪盯上了,为了仇更是为财,不久,呼啸而来的土匪们洗劫了田市镇张家大宅院,驼走了几担大洋,还一把火烧了这财主家,张家从此衰落,一蹶不振。张艺谋的爷爷心惊胆战,撂了柞水县县长的挑子,带着妻儿躲进西安城开了个小药铺……
  这个故事,让盘营镇有了传奇色彩,让今天的柞水人津津乐道,不知是怀念呢还是嘲讽呢,我听了,我感觉到了历史的厚重。民国时期,商洛出土匪,渭北出刀客,不过,我倒想,这匪还是那“匪”?是杀人越货,还是劫富济贫?毕竟是穷苦人被逼得上了山,成王败寇,乱世枭雄,刀刃上讨活路。不过,营盘镇的山民拿旧时的土匪说故事,加上张艺谋这个名人效应,文化搭台旅游唱戏,也是为招商揽客挣旅游的钱罢了,也实实在在脱了贫。
  说者呵呵,听者呵呵,也就一盏茶的功夫。还是进牛背梁吧,去走一溪的清凉。西安城南边是一脉连绵的青黛色的秦岭,秦岭顶上是拱起的牛背梁。牛背梁上山高水长。营盘镇就在牛背梁,架着山裹着水。有山有水就有灵气。
  一个坝子,一道山门,沿着溪水,石阶路,缓步而上,一路上,飞瀑流泉,隆隆作响,茂树密林,啭啭莺啼。峡谷两侧,危崖耸立,巨石峥嵘。人行其间,空谷传响,凉气袭人。过隐牛峡、神龙潭、鹈桥湾、一线天……据说,这里有三峡、六瀑、八园、十桥、三十六潭……外孙麦稻和他的小伙伴们跑得欢快,时不时,拿着网抄下到泉水边踩着细沙和苔石捕鱼。入山前给他买了网抄和装鱼的提盒,给他的盒子里装了些水,不多时,一条条透明的小鱼在网里跳跃,随后便游弋在了盒子中,一个提篮大的有机玻璃盒子,孩子们在盒里铺了沙石,活灵灵的,宛若一景。孩子们的嬉闹声伴着哗哗的流水声,一路走去。十三四岁的孩子,一只甲壳虫,一朵鲜艳的花,水中倏忽隐现的一条鱼,一枚油色斑斓的卵石,都会让他们惊呼,一根树枝都能让他们玩弄半天……孩子有孩子的乐趣,并不留心一路的景色,这,难道不是自然的天性吗?
  看老藤缠石,看小桥湍流,看蝴蝶恋花……走走停停,走了两个多小时,我汗津津的,脱了外套,前头依然是沿着溪水的起伏小道,在磐石密林间蜿蜒,没有尽头。我曾来过,知道这牛背梁顶上有杜鹃花和高原草甸,这时满山的红杜鹃开花了吧?我怯步,行程一半,我便原路折返了回来。回来,天色暗了,要下雨了,云低山更幽,寒意沁骨。“飞瀑漱苍崖,山空响逾远。惟有洗心人,行来不辞晚。”倒是有了唐寅的这首题画的诗为我这文字做跋。
  
  2021。08。15。于终南山柞水营盘镇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苏州西园
下一篇:七月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