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图们江印象

图们江印象


  图们江在脑海之中始终都画着一道优美的曲线,那是一道浅浅的蓝线,轻灵脉动,像是一条血管在那里通源着,图们江就如同血液,流入血管。
  十几年前的那次中朝边境之行,我伫立在山巅之上,极目苍茫山野,远方的图们江像一条蓝色的绸带,在天地间飘舞。那超凡脱俗的气韵,让人从心底产生一种敬仰。江水流去的方向,也是心之向往的方向,波澜起伏也引得心跳的频率同步,蓝色的波纹,荡漾着梦境般的涟漪,与天际的幽蓝贴合着,慰心安神。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河,在灵魂深处流淌着。因为有了她,灵魂与体魄便会随时得到滋润和漂洗,身心会得到应用的慰藉。江水流去的方向是哪里?为什么要去那里?那里又是哪里?这些问题在心中盘桓着,无法找到答案。这些问题也一直让我不能释怀,成为一个人生的目标,像一颗种子播种进心田。此时的我,更像一只小鸟,飞去那里,扎进江水里,得到舒心的沐浴,全身心因此得到了浸染,湛蓝的江水也因此成为灵魂的底色。
  走近她,靠近她,零距离亲近她,这个愿望像一团火一样炽热。我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把一条河称为母亲,那堪比乳汁一样的水,在滋育肉体的同时,还在滋育着灵魂。她的质朴与博大,在无时无刻地影响着她的儿女,像她一样坦荡无垠。
  
  二
  几年后的一个春天,我所在的扑火队,接到一个任务,要远赴长白山去执行灭火任务。上车时,匆匆忙忙,稀里糊涂地上了车,封闭的卡车里,篷布遮住了想看到的一切。
  我们是半夜时分达到目的地的,一下车就看到了远处山林中的火光,把夜色都照得通明。我们的前面有一道铁蒺藜拦网,这才知道,这道拦网是国境线,对面火光冲天的地方是朝鲜,而我们的背后是长白山原始森林。我们这道防线至关重要,因为这场大火,集结来上千人,可见国家的重视程度。我们这道肉体组成的防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大火通过的,责任重大,我们顿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设防的时候,有人在铁蒺藜边的小河里取水饮用。我很不解,车里有成箱的饮用水,为什么要取河水饮用呢?听到的解释,让我恍然大悟。这条河竟然是图们江的源头啊!天哪!朝思暮想的那条河,竟然鬼使神差地送我来到她的身边,我却浑然不觉。一刹那,激动的心情让人不能自制。这源头的水,是当然的天然矿泉水,不但纯度高,还富含多种微量元素,岂是普通饮用水所能相比的?
  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大家纷纷都去河边取水,都来尝一尝这天然饮用水的味道。清凉的水流入心怀的瞬间,我的精神得到了无限的慰藉,一个宏愿的达成,是多么的让人快慰啊,世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鼓舞人心呢?
  天亮了,让我看见了一条江水的源头,最真实的模样。这里是一片高山草甸,清澈的流水从地表深处涌出。我发觉这河水,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流出。水花翻涌,一股巨大的暗流,在地壳深处奔涌着,所蕴藏着的水量是无法估量的。河流之所以称为河流,是因为有上下的地势落差,才能形成河流。而这里地势的平缓,也让水流也平缓起来,让千里涛涛的气势,收敛于心。平行之处,见千里的气韵,胸怀天下,于此起步,方见大河之心。
  于小环境里见初心,被水漫漶的一个个小渚上,大多都有一两棵小小的白桦树,雪白的树干,浅黄的叶子,与环绕的碧水相映成趣,自成风景。这里是图们江的源头,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新淡雅,超凡脱俗,完完全全贴服了我的心。水以清冽柔和的姿态,让在水一方的人,性情也不免有了几分洒脱。平静的水流在于她有万般的内涵,心有千言万语藏于胸而不吐,蓦然回首,一片惊鸿起落天地间。
  一条河流的起始,如同一个人从呱呱坠地到身体强健,需要一个从小到大的过程。这人世间何尝又不是一条河呢?每个人就如同一滴水,一滴水的快乐与永恒,就是融入。图们江水系是延边地区的最大水系,一路向东,先后有十几条河流汇入,最后注入日本海。
  
  三
  多年以后,我在前往图们市的路上,在路边一侧,始终有一条清澈而宽阔的河流在伴随前行。公路曲曲弯弯,河水依傍着,不离左右。她不是图们江,而是图们江的一条支流,叫布尔哈通河。两条河在图们市交汇,成就了一段美好的佳话。
  我站在两条河的交汇处,不禁有些大失所望。这里没有想象中的浩浩荡荡,横无际涯。相反,这里河道淤塞,芦苇丛生,茅柳密集。河水失去了清澈,而是出奇的浊黄。
  离我不远便是边境口岸,几分钟就有一辆货车通过。“轰隆隆”的声响。伴随着扬起的灰尘,让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此时正是冰消雪融的季节,朝鲜方面的道路建设尚是空白,融化的雪水流入河道之中,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而我国在公路的建设上,是走在世界最前列的,道路宽敞而又四通八达,路面与水沟都是混凝土工程,雪水与泥土没有可以接触的机会。图们江与布尔哈通河交汇在一条河道之中,却貌合神离,泾渭分明。就好像两个性格不同的人,虽然走到了一起,却感情不和,彼此扬起脸,各走一边,互不相干。
  图们江仍处于原生状态,因为是界河,各种开发都不能进行,这条河流的美丽也就在于此,我相信,属于她的清澈,不久就会到来。而布尔哈通河的浑浊却即将到来,国内的大兴土木,需要大量的沙土,无休止的采沙挖掘,也让这条河流,负担沉重,苦不堪言。河面越来越宽,越来越深,所获取的利润,如同河水一样丰沛。
  这一时的清澈,让我在回去的路上,几度把布尔哈通河当成了图们江。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七月雨
下一篇:红尘遗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