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沉醉烟霞山

沉醉烟霞山


  初夏时节,我随同达州市青年作家采风团来到万源市烟霞山。这里清幽的环境、古老的建筑和美丽的烟霞,无不使我眸光闪烁,叹为观止。
  真应了山间晚来春的俗语,虽是夏季,烟霞山却处处弥漫着春的气息。
  进入烟霞山腹地,一汪清泉从石间倾泻而下,水将头埋在地下,山却将水的碎片收集成小溪。小溪两岸,郁郁葱葱的古柏,直立着刚毅挺拔的身躯,用如盖的树冠遮挡住一方风雨。
  心思单纯的山雀,振动着双翅,在树与树之间来回穿梭,不时发出清脆的鸣叫声。一缕缕混合着草木清香的空气,环绕在鼻间,浸入心田。
  山下路边稻田里的禾苗,虽然刚移栽不久,却仍然精神抖擞,早把生命之源扎根泥土。抖动着清浅的叶片,散发出一丝芽色的绿意。
  枝叶舒展的玉米地里,倒垂着胡须的苞米,好像满头金发的芭比娃娃,眨巴着双眼,露出一幅娇羞可人的样子。
  山坡上,五颜六色的豌豆花,争相吐艳,吸引着我的双眼;绒花如雪的蒲公英,满腹经纶,却将心事都寄托在晨曦的风里。
  来到曾家乡名人故居,我的心海更是难以平静。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川大教授向以轩竟然出生在这里。
  向教授的故居跟其他村民的房屋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房屋旁边有棵参天古树,我伸出双手铆足干劲也未能圈住它粗壮的腰身。同伴开玩笑说,此屋出才子,全是应了这棵古树的灵气。大家虽然半信半疑,却仍是拿出手机将树与老屋收进相框留作纪念。
  老屋是烟霞山最有名气的乡村建筑,年岁最长的已有400多年的历史。一栋栋古老的木屋小院,零星分散地伫立在幽静的村庄,随处可见。
  每一个院子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每一片瓦下都掩盖着烟霞山老百姓勤劳而又不寻常的生活。
  潘家大院、巨家大院、申家大院这三个院子是老屋中的明星建筑。凡是游客来烟霞山,必然会前往参观。
  潘家大院是一个温馨古朴的乡村名宿酒店,由母女二人共同经营打理。
  巨加大院一看就是名门望族,里面住着一对精神矍铄的长寿老人。
  申家大院,满园烟火气息,院墙堆满材火,却房门紧闭,不见人影,兴许主人正在庄稼地里忙活。
  老屋虽老,却坚固实用。老屋虽旧,却干净整洁。走在历史悠长的木屋小院,踏在长有青苔的石地坝上,慢慢留意每一个角落,你会发现腰门、猫洞、龙门眼、堂屋、闺房、吊脚楼等都是古院的标签建筑,无不显示出先辈们独具匠心的设计和超常的智慧。
  夕暮烟霞,是不枉此行的另一道奇观。日落时分,我们一行人来到烟霞寺,穿过廊亭,沿着石梯往上攀登数百步,转身刚好正对着西边的天空。
  我注视着西边的天空,只见黄色和金色相互交织的云彩逐渐蔓延开来,浸润了周边一大片白色的云彩,西边的天空变成了金黄色。紧接着,金黄色的云彩出现了一个小红点,红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圆,像个染料包,一下子把天空染成了橙色和红色。最后,橙色、红色、金色、黄色交织在一起,与天空的蓝色相接,构成了一幅色彩斑斓的水粉画。
  此时,耀眼的霞光布满了整个西边的天空。天空之下,层峦叠嶂的山峰,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微风拂面,树影摇曳。烟霞寺的廊亭将长长的斜影与树影交叠,那翻翘的檐角直抵苍穹,镌刻在门牌上方的“烟霞寺”三个鎏金大字在霞光中显得特别遒劲有力,熠熠生辉。仿佛有梵音从庙宇传来,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惬意包裹着我。
  随后,橙色的云彩慢慢褪去,空中出现了一大片紫色的云锦,云锦浮动,好似仙女身着紫裙在舞池旋转飞舞的倩影。最后霞光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在我意犹未尽之时,晚霞的最后一丝光芒也已消失殆尽。
  夜色降临,倦归的夕阳,带着静怡,带着安详,甜甜的入梦酣睡。这一夜的沉寂,只为蓄积体能,等待次日黎明,再把令人沉醉的烟霞山照亮……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红尘遗事
下一篇:“口吞日月”手扶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