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黄土高原的歌

黄土高原的歌

一座座山来一道道沟
  我找不见那妹子我不想走
  远远的看见你不敢吼
  我扬了一把黄土风刮走
  山挡不住云彩树挡不住风
  连神仙也挡不住人想人
  长不过个五月短不过那冬
  说是难活不过人想人
  远远的看见你不敢吼
  扬了一把黄土
  让风刮走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这是黄土高原人常吼的歌。
   黄土高原的风,从大山里黄塬开刮;雨,从当地人叫的“马衔山”山顶的“天池”吹来;沙,从“河西走廊”的风口卷来。
   风、雨、沙,便成了仇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它们又形影不离,四季都横行在黄塬。
   贫困、落后,整天黄土里来、黄土里去,是从人人会唱的民歌里展现出来的。
   黄土高坡上的西北汉子,高兴了、揪心了,苦了、累了,就在黄土地里笑,黄土地里哭。当地的女孩子,都不愿意嫁给当地的汉子,弱不禁风的女人,怕被黄风吹走了。她们受不了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风里来、雨里去的那个罪,跟着外地人跑了!可怜了痴心的汉子,整天寻找他的妹(当地人方言叫:寻婆娘)。
  富贵是我堂爷家的孩子,说起来还是我的堂叔,虽然是叔辈,可也是同龄人,从小一起在黄土地上长大的。我从学校毕业后踏上社会,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一年四季为了生计,马不停蹄地奔波在他乡的街头,偶尔有些迷茫。富贵和我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因此很少知道他的一些状况。要不是去年回家乡办事,也许,富贵对我来说,永远都是个谜。
  那日,我去乡政府街道办点事,办事处的领导听说我来了,相当地热情,老远就伸出双手,一把将我搂住说:“老弟啊,有什么事,给老哥说,在这黄土高原上没有老哥办不了的事情。”
   我还在纳闷中,一位年纪轻轻的女子,给我倒了一杯水说:“早就听说咱黄土高原上出了一位大作家,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领导说:“小郭,赶紧给大作家老师泡杯好茶,就我平时舍不得喝的那种茶叶……”
   我赶紧起身阻止,领导一把将我按下说:“老弟,来我这就不要客气,有什么事,尽管说,我安排下面的人办。你的堂叔富贵,他现在是我的手下的村干部,不看僧面看佛面……”
   我忐忑中把事情办完,领导要留我吃饭,我婉言拒绝,他把我送在乡村街道的尽头。
  我只是一介草民,从来没有感受过乡干部热情待人的态度,真感觉好像做梦似的。回到家中,也见到了富贵堂叔,他似乎老了些,却精神矍铄。
   我给富贵堂叔敬了一支劣质香烟,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燃,然后讲述了在乡里受优待的经过。
   堂叔狠狠地吸了一口。“老侄儿,咱亲房户内、户外,我是村长,也算是人上人了,自然受人敬了……不过啊,也没什么,就是带大伙儿奔好日子的。”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得到了乡政府干部的热情款待。原来沾了堂叔的光了。
   那天,我和他闲聊,晚上在他家吃了饭,喝了酒。饭后,我刚要离开,他猛地站起来说:“老侄儿,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爬后面的阳山梁吗?”
   我微微一愣说:“知道,咋了?”
   富贵堂叔说:“我想带你去转一转,你去吗?”
   不等我回答,他转身走在前面,我只好跟在后面,一前一后出门,一起向后山阳山梁走去。到了山顶,我两躺倒在山头下的一棵白杨树下,他掏出烟,给我递了一支,自己点了一支。
   “老侄,你知道嘛,在这咱老家的阳山梁上,一直埋着个秘密。”
   我说:“叔,你不要骗我了,以前咋没听你说过。”
   他望着远方退耕还林的土地说:“老侄儿,你叔我早把魂丢了,丢这了……”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感觉并不是开玩笑。我一句话也没说,望着他那张原本青春,现在却布满沧桑的脸庞。
  富贵堂叔平静地给我讲述了一个故事:
   在八、九十年代,他因多开垦了一片撂荒的黄土地和多生了一个娃,被承包这个村的片长狠狠地罚了5000元,当地人都叫这个乡干部“付瓜子”。因还不起罚款债务,他婆娘狠心地丢下二个年幼无知的孩子,离家出走了。或许,也可以叫做私奔。
  我猜想,这也是他一生的心病吧。
   我默默地递了一支烟,他并没有接。月光下我看见,堂叔泪流满面。我无言地望着眼前这个黄土高原耿直的汉子,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他。同时也看到他夹在手指间的半根纸烟,轻轻滑落,泪水像似断了线的珠子,砸在脚下的黄土地上。
  这个泪流满面、不服输的黄土地上的汉子,就因为贫困,丢了妻子。又当爹又当妈,拉扯两个孩子。今天当上了村长,带领全村人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当地的女孩子,再没一个远嫁他乡的,倒是别村的女孩也争先恐后地嫁到村里来。他们早已经把脱贫攻坚的斗志,尽情地书写在贫瘠的土地上。就连我一介草民,也随着他当村长沾了光,被乡政府的干部当贵客看了一回。
   最后,堂叔笑了,含着眼泪笑的。
  近几年来,在“开发大西北”的号角声中,黄土高原人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励精图治,风沙来了退耕还林,防风固沙;雨来了筑水坝、挖水窖,引水节流。“退耕还林、还草”,种“高原蔬菜”,办起了养殖业。人人有饭吃,户户有余粮。过去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刮风的时候,黄沙漫天飞的黄土高原,今天已经变了模样。黄塬也不再是从前的黄塬,微风轻拂,绿树成荫。
   我返回的时候,越过那道山梁,白云朵朵,绿草茵茵。陡然听到那熟悉的曲调从山坳另一边传来:
  
   一座座山来一道道沟
  我找不见那妹子我不想走
  远远的看见你就想吼
  我摇了一摇柳枝把你留
  山挂住云彩树留住风
  连神仙也挡不住人想人
  长不过个五月短不过那冬
  来了幸福还是人想人
  远远地看见你就想吼
  铺了一地青草
  妹子留不留
  
  2021年8月10日夜落笔于蒙古国。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口吞日月”手扶碗
下一篇:故乡古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