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故乡古井

故乡古井

岁月如梭,年近花甲。故乡在梦里渐渐远行,许多记忆愈来愈模糊,唯有寨旁那口古井,还有古井边的故事,依然光鲜如初,常常浮现在眼前,勾起美好的记忆。
  
  一
  提起故乡这口古井,传说着一个玄浮神话。
  古井背后山上有一座寺庙,人们逢年过节都会去烧香化纸,叩拜庙神。一天深夜,月光明亮,寨中一位妇人梦见一个满头白发,长白色胡须的老人,拄着八仙棍子,站在床前对她说,在西边进寨口右面不远的一堆乱石下有水,只要把乱石搬开水就出来了。妇人问他是谁,他说他是山上寺庙里的神灵。妇人梦醒后,立马把刚才的梦告诉自己身边的男人。
   夫妻俩第二天天刚麻麻亮,就带着锄头、铁钎,来到乱石堆边,动手把乱石搬开,用铁钎撬开最底层较大的一块石板。果然,一股清亮亮的水从地底下直冒出来。两口子高兴得不得了,疯狂跑进寨中,大声呼喊:“大家快去看呀,有水井了,有水井了……”人们赶忙随两口子去看,当真,石缝里冒出的水哗哗地淌着。从此,有了水井,人们就不再到3公里远的门前小河里挑水吃了。
  听寨中一位90多岁的老爷爷讲,这口井之所以称之为古井,是他爷爷在世之前就有了,少说也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了。究竟有多久,至今,谁也说不清楚。
  那时,古井周边山上长满了密不透风、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井里碗口粗的水流从不间断,清澈透明,井水冬暖夏凉,甜润可口。水井里有着一串串的游鱼,那些鱼从崖缝的出水口处欢快地游来游去。
  古井左旁是一道鱼背式的山梁,山梁上连着息烽著名的西望山山峰中段,下延寨子门前的小河边,绵亘数十公里的山梁与位于背面高耸入云的西望山,构成“T”字状。右边百米远的平缓地上居住着80多户农家。
  古井呈圆形状,前人用石头粗糙砌成,进入古井口是一道石头砌的窄窄小门,把控牛、马等牲畜进入,只限挑水1人进出。靠门边有一个打水的小平台,小平台挨井边有一根水泥埂子,挡着水,也拦着担水人带进井中的泥土。埂子的右边留有一个缺口,井里溢出的水流入井外前的一口小水池,水池边有一块很大的天然石板,供人们洗衣服、洗菜等,小水池下方有一个小堰塘,是牛、马牲畜喝水的地方。小堰塘里满出的水浇灌着前面那一弯一块连着一块的稻田。
  
  二
  古井出口右拐,有一个约3米宽、5米长的缓坡,缓坡上完后,分成两条路进入上、中、下三寨,从水井出口到寨子的路全用青石板铺成,石板路被挑水的人们踩磨得油亮光滑。寨前两个长年淹着丈于深水的大水塘分布左右,形似一对“龙眼”,水塘周边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竹子,这大概就是家乡名叫小竹苗的来历吧。两塘的中间生长着又粗又高、枝叶茂盛的鸳鸯大杉树。
  每当天边露出鱼肚皮时,小鸟们开始在寨后林子里叽叽喳喳地欢唱,一个个男人们肩上横着扁担,挑着木桶,从家里晃晃悠悠地出发,到古井里挑水,神态悠哉,踏上了每天必经的、安心的征程。
  从晨光熹微到暮色降临,挑水的人总是络绎不绝,扁担吱悠吱悠,桶里的水轻轻跳着舞,谱成一支快乐的乡间小曲。担水途径的石板路面湿漉漉的,老是像刚下过一场春雨似的。
  到井里挑水的男人们,身强力壮,站在水井平台上弯着腰,右手将右边水桶放入水中,用力斜着打水,水满后左脚站立,右脚后退半步,将装满水的水桶用力提出,平稳放于水井平台上,接着左手重复刚才打水的动作,满满的一桶水又从井里被提起放稳,很快跳水的人将肩上的扁担平衡好,用力弯腰站立,挑着满满的一担水,转身走出井口。
  他们弯腰打水的样子,与在寺庙烧纸点香的姿势同然。难怪人们都说,每天到井边挑水时,就是在给水井背后的庙神作揖、叩拜,向神灵赐给他们的生命之源鞠躬谢意,还要祈祷神灵,保佑寨里的人们世世代代平平安安。
  
  三
  自古以来,古井像一位温情的母亲,用她甜美的乳汁哺育着她的儿女,她又好似上帝派来的幸福使者,与这里的一代又一代的人生生不息,人水情深。
  记得小时候,每遇晴热天气,看见爸妈上坡干活时,都会打上一温水瓶井水,放在背篼里,到土里后,找一个平整的地方把温水瓶放好。渴了,就喝上一口。妈妈常说:“这井里的水喝一口下去,又凉又甜,人干起活来,就有使不完的劲。”
  时光回到从前,家乡曾经是一个很热闹的集市,周边金沙、流长、久庄、黑神庙街上的商贩们每到赶场日,就会云集这里。很远就能听到集市上买卖东西的吆喝声连成一片,好生热闹,赶场的人们热了,就在集市前两棵大杉树下乘凉,渴了,就会到井边去捧起一把清凉可口的井水送进嘴里,咕噜咕噜喝下去,冰凉心底,好生惬意。
  好酒必有佳泉。故乡的人们在水井旁建起了酒坊,他们采用蒸煮、发酵、蒸馏等传统步骤,用清纯甘甜的井水酿造出来的包谷酒和米酒香甜清冽,独具特色。烤出的酒不仅供应集市,还远销周边上百里的村寨、集镇。
  好景不长,不知何时,寨中一小孩不慎失火烧着了自家位于集镇的木房,木房惹燃了街上一排排的房子,一把大火把热闹的集市烧成灰烬,寨前的一对杉树也烧死了,不久那对“龙眼”里的水也干枯了。
  又遇五十年代末,轰轰烈烈大炼钢铁运动在全国展开,古井山上的原始森林被一扫而光,剃成了“光头”。接着,人们又毁林开荒,把古井周边的林地变成了耕地,种上农作物。每遇春水发后,山上的泥土被雨水往下冲刷,直接冲到井里,乱石泥土填满了古井,多灾多难的古井水逐渐变小了。
  
  四
  几经折腾,古井里冒出的水流由原来的碗大变成了小酒杯那么大了,要是天早,仅有麻线般大,水井里游弋的鱼儿早已没有踪影。每天早上,人们挑水后,井底里的石头就会凸显出来。每遇天旱时,寨里的人们就会从早到晚排着长队,在水井的出口用一根竹子割破做成水槽,接在出水口处接水。他们进入井底,脚上带去许多泥土,天下雨后,水井里的水变得混浊。即使泥巴水也要起得特别早,要是晚了,泥巴水也挑不上,只好像从前一样,到很远的河沟里去挑水。
  寨子里的人们有时为争水不免发生矛盾。有一次,寨里的一位老奶奶去水井里接水,看见一个小后生在接水,就认为自己年龄大,应该先接,边说边把小后生的水桶移开。但他可不买账,认为凡事要讲先来后到,就把老人的桶挪到一边,将自己的桶重新放回去。一来二往,老奶奶就开始骂娘了。小后生的爸爸闻讯后,赶来和老奶奶论理,老奶奶倚老卖老,后来竟还出手打人,那老奶奶哪是小后生爸爸的对手,仅几下就把老奶奶打伤住进了医院。小后生爸爸因行凶打伤人,被拘留了,还赔付了老奶奶住院的医药费。
  吃尽苦头的人们终于幡然醒悟了,是他们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亲手毁了赖以生存的古井。于是,痛定思痛,人们积极行动起来,响应政府退耕还林政策号召,在水井周边山上栽上树,全面实施封山育林,期盼找回从前的古井。
  
  五
  党的脱贫攻坚战役在故乡打响之后,为解决家乡吃水难的问题,上级政府利用寨门前的小河,建起了抽水站,让人们用上了自来水。古井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渐渐被冷落了,像一个孤独无助的老人一样,留守在那里。
  一个酷暑炎热的盛夏时节,我回到家乡,不经意间问起爸妈,人们还会去水井里挑水吗?爸妈告诉我:“现今家家户户都吃上自来水了,只要把水龙头打开,水就哗哗流进水缸里,谁吃多了撑着,才去挑水。”听了这话,我情不自禁地向古井走去。
  来到古井边,井水如清泉汩汩流出,转了几圈,渐渐地仿佛回到了纯真的童年时代。那时寨上没有娱乐场所,没有电视,乡村生活十分枯燥,大人们喜欢围在古井旁乘凉,女人们在古井边洗衣洗菜,小孩们像“撵脚狗”、“跟屁虫”一样,跟着大人身后来了,在古井旁追逐、嬉戏、打闹的画面,依稀听到乡亲们挑水时欢乐的笑声。
  走进古井,我弯腰捧上一口井水送进嘴里,仍然冰凉透心,像在血管里奔涌。古井周边杂草丛生,侧面的沟里全是被太阳晒得白白的石头,一滴水也没有,古井外的石板路满是杂草、泥土。还好,水井周边山上重新种上了树木,像一块巨大的绿布密密实实盖住山头,生机盎然,充满活力。
  返回单位,我脑子里总是忘不掉古井的影子,一门心思想为保护古井尽一份绵薄之力。于是,筹措了一些资金,着手治理水井。
  找人把水井掏洗干净后,用石头、水泥把水井边进行修补改造,在井上盖上了水泥板,建起了“古井亭”,把水井上方的一块坡地平整出来,兴建了“古井园”,安装起了各类健身器材,建起了健身娱乐场,安装起了路灯,场边建起了花池,种上了花草树木。
  水井周边变美了。人们饭后茶余,来到井边乘凉谈天,带着小孩到健身场游玩,时不时回味过去的古井,摆着古井古老的故事。古井边热闹起来了,古井又成了故乡一道靓丽的风景。
  我永远忘记不了故乡的那口古井,她像我的母亲一般慈祥、善良、美丽。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黄土高原的歌
下一篇:武夷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