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里飞出沉静的歌

(一)
  夏日炎炎,疫情复发,多想徜徉于山水之间。
  于是,砚台,墨汁,毛笔,水彩,水盘,皆备齐整,如将士点兵,只等登临帅台。
  墨,浓淡相宜,泼洒之间,随着气韵走动,生动地化作笔下的山梁和江流。
  点画,皴擦,拂笔,搜尽奇峰打草稿,胸中笔墨,化作飞云缥缈,山涧清幽,苍松翠柏,一行飞鹤,凌水而行。
  山,高低错落,水,中空留白,赭黄,石青,朱砂,颜色搭配,泛着古意。此时,我已回到李白时期,站在山崖,眺望远方,看一江春水顺流而下,叹河山大好之气象。
  那一世,静静的忘忧湖上,弥漫着轻纱一样的晨雾,一行白鹭上青天,碧色连绵,我于水中央,袅袅风裙,诗意盎然。
  置身画中,看天地之悠悠,我愿用一汪初心守着一江清风,阴也罢,晴也罢,只求无尘无埃,无愧无怨,平静,明澈,如无风静水,只为一片云淡风清,只为一份砥砺坦荡,只为一程人世因果。
  我愿做这画中的山松,即使凌霜傲雪,也以千年不变的情怀安居梦的山川;我愿成为这崖端之松,沐浴春雨,慢慢生长,吸取天地之精华,春去秋来,看山花烂漫,写山川俊美,品六合吉祥……
  (二)
  书法,浸润心香,安抚心灵。
  气韵的流动,整体一气呵成,就是一副完整的作品。这作品中,汇聚了书画家的个人修为、当时心境和艺术修养。
  好的作品,会说话。在字里行间,用文字做解,能够暗示心灵。如给结婚的年轻人写幅“花好月圆”,寓意自然不俗;如给同窗好友写一副行云流水般的行草诗篇,墙上一挂,真是凭添婉约灵动的书墨之气。
  得了一幅书法,从辛集市走到北京发展的著名书画家石砚洗先生写的“瑞府吉宅”。先生的书画作品曾走出国门,在联合国、加拿大、美国等地展出。我把这幅作品,挂在显眼的位置,一进家门,就能看到,那么遒劲有力的字体,好像接受到一种磁场感应,顿感增添了一种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坚定向上的力量,同时也更加热爱自己的家,没事的时候,清理清理,打扫打扫,窗明几净,心情舒畅,自信满怀。
  一个家庭,屋子里,不能没有书和书画作品。
  有了文墨,便显文化内涵,呈现了主人的文化品位和雅趣爱好。
  有档次的上乘之作,难以遇到。遇到,尚属机缘巧合。
  很欣慰一路有很多优秀的文人墨客挚友同道相伴,因志趣相投,在此一时空,相互鼓励,相互欣赏,共同进步。
  (三)
  喜欢和文人墨客交朋友。
  曾在工作过很久的地方,遇到书画家许志军老先生,去到他的画室看,她爱人喜画牡丹,他则诗书画皆攻,画室是一间独立的大屋子,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文房四宝。看后,很是羡慕。记忆最深刻的是阿姨画的牡丹,颜色艳丽,富丽堂皇,印象深刻。阿姨说,每天时间不够用。
  有雅事可做,光阴似箭,过得快啊!
  一直期待自己一出手就是一手好字的时刻来临。我的诗集《旗袍扣》和散文集《鋂铃清音》的书名,都是著名书法家张继良先生给题写的,他为人低调,埋头躬耕,鼓励我从王羲之的《圣教序》练起,我则将字帖买来,没事时就看两眼,琢磨琢磨。
  写文作画,都是孤独的。正是因为享受孤独,所以乐在其中。
  曾亲眼目睹中国著名书画家石砚洗先生现场挥毫泼墨,先生擅长山水大画,在书法上也很有造诣,先生一边写,一边画,还一边给我们讲解,其耐心文心,皆温润如玉,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对于如何练习书法,石砚洗先生也建议我练练比较规矩的《圣教序》,他说练就练名家书法,每天早起一会儿,坚持练,一年后自然会见成效。
  先生说的极是。我就见过一位书家,人家工作平时也挺忙的,但是下班后把自己办公室门一锁,也没见人家具体练,只见老往水池旁边垃圾桶里扔纸,一开始扔有毛笔字的报纸,后来扔有毛笔字的宣纸,一年后人家离开单位,送给我一幅书法作品,那字,龙飞凤舞,已脱胎换骨。
  鼓励和支持多的时候,我会生出点动力。大多数时间心动不行动。
  沉下心来,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写文章兴趣多一点。啥啥都没练起呢,先喊出来,这就是典型的嘴上功夫,懒人作风。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茶馆及茶
下一篇:乡下头的王阿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