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头的王阿姨

妻早上开门,见门口地上一个塑料袋里装着半个冬瓜,欣喜道:“哟,王阿姨又送菜来了!”
   前些天她刚送来过茄子和玉米。台风一来狂风裹夹暴雨,小区几棵不小的树被刮倒,居委通知业主尽量不要外出,两天没上菜场,不想王阿姨又送菜来了。妻自然喜不自禁,拎进冬瓜就手机电话王阿姨笑嗔:“王阿姨,风雨这么大,又是上了年纪的人了,也不敲声门进来歇歇脚,菜钱也没收呢。” 对方传来蛮响声音:“呒没关系咯,外面雨水大风又大,出来不大安全,一早怕你们还睡着,就不进来了。”
   年近70的王阿姨原是小区保洁员,专管垃圾分类,因年岁过大,物业不再聘用。其家住城乡结合部农村,离小区好几公里路,家有五六分自留地;去年初新冠病毒来袭时, 常收割自家田里和相邻亲眷种的蔬菜供应多户业主。她总说:“阿拉乡下头菜好吃。” 春节她照常上班,离家时开电瓶车带上几大袋菜来,到小区放在工作小憩室,业主倒了垃圾后,在小桌上放几元硬币,拎走新新鲜鲜蔬菜,像矮脚青菜、芹菜、黄芽菜、野荠菜等,品种还不少,都是刚出土鲜绿,颇受居民青睐,价钱还不到平时市场价的一半。业主感言,收取那几只角子钿连收割跑腿的劳务费都不够,况且遭遇疫灾,又临近春节,菜价已有所涨。王阿姨心很平,客客气气,即便收取那点小钱还不大好意思,一只大口罩遮住黝黑腼腆的脸。有的业主忘了带钱,她手一挥,“好唻好唻,呒啥关系咯”,一句话把人打发走,第二天付钱给她还推三推四羞于收下,业主开她玩笑:“王阿姨,菜是地里随便拾拾的吧?” 她笑笑:“是咯!” 而对于垃圾分类事却一点不含糊,一一指督,不许乱丢,再三提醒大家非常时期更要做好垃圾分类,倒好垃圾一定要到边上水斗洗个手,洗手液备着。有的业主没安分类要求,她便动手重新分放,毫不怕脏。她管的垃圾房是小区之最,10几桶垃圾清理得干净不紊。
  去年春节头两天我和妻子在亲眷家过,初三上午回到家,见门口一大袋荠菜,而且是野荠菜,那是田陌间挑的,顿时一丝暖意涌上心头;原来是大年三十上午离家时妻子和王阿姨说好的,初三一早她果然按约把菜送来了。
  台风“烟花”将来时,她的身影又频现小区,地上菜一摊,“大风大雨要来了,拿点菜回去,省得出来不方便” ,她快言快语。“王阿姨,钞票没带身边 ,手机扫吧。” “好唻,搞啥啦,钞票再讲了,菜拿去。” 她还是那般豁达大度。我妻说,王阿姨还常把菜送到几个高龄老人家中,并把它洗好再走。因为和我们关系好,也常常送菜来,门口一放就不声不响走人,过后给她钱又是件难事。
  王阿姨平时很省,几年前丈夫病故,一个读大学的孙子吃住在一起,自己身体瘦弱,不做保洁后又做起护理工,与另一个护理工合作,轮流隔日来小区服侍一个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太太,至于工钱她又随他人便,她的口头禅是:“钞票吃得光用得光,多点少点无所谓咯”。一个乐天派,见人总是露出镶金牙笑呵呵的,说话种气足喉咙响,一口浓重市郊乡下音。
  忽然德尔塔肆虐,小区三扇进出门关闭了两扇,生活上多少带来不便,去菜场超市的人少了,王阿姨又频现小区,开着电瓶车带几袋蔬菜来。她给我家送菜先电话我妻,一听手机里尖脆快语声音便知是她。我在小区散步几次见到劝她不要太累了,弄坏身体不好,她一挥手笑道:“呒没事体咯,我身体蛮好!” 说罢手招招,微驼的身背骑车而去,车速还不慢,到底是农村出身,不可貌相,精神体力都充沛。
  我不禁想起吕洞宾《劝世》里有两句话: “一毫一善,与人方便。” 是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乡村老妪,如此开朗豁达,善行与人,实属难能可贵,小区的和谐温馨也有她一份看似不起眼的贡献。
  
  2021年8月14日
  注:乡下头,即乡下。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