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涎欲滴油蚂蚱

提起油蚂蚱,就不由流口水。立秋过后,地里的油蚂蚱在快速地增肥,又快到逮蚂蚱的幸福时刻了。
  我知道,最好吃的蚂蚱是灰色的、胖胖的那种,我们这儿称为油蚂蚱,里面满是黄色的富含营养的卵。在我们这儿,油蚂蚱是蝗虫中最常见的一种,让人又喜又恨。对于庄稼,它就是害虫,可是它们却有很高的利用价值,不仅可以食用,而且还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药用功效。蚂蚱大多数都能吃,但有的品种不能吃。
  记得小时,生活是清贫的。小姑还小,她只是比我大几岁,而我也不会分得爷爷奶奶“过多的爱”,爱是代表疼爱和好吃的东西。我长得又矮又瘦,所以母亲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加强我的营养。秋天到了,油蚂蚱大了,她会趁出工休息的时候逮住一些油蚂蚱,别在用竹子编制的草帽下。直到家人吃完晚饭,她拿出别在草帽下的油蚂蚱放到做饭的大火堆里,并不时拨弄着,再用小柴棍夹出一只来,用嘴吹净,递给我,我满心欢喜接住,塞进嘴里,一股肉的香味。看我吃得津津有味,母亲露出淡淡的笑容。
  “好吃吗?慢着吃。”母亲问我。
  “好吃,真好吃!娘,还有吗?”我边吃边问。
  “明天逮了,再烧了吃!”母亲摇摇头,安慰我。
  “要是每天都能吃上烧蚂蚱多好啊!”
  “哎!只有秋后才有好吃的蚂蚱啊!”母亲看看我,笑眯眯地说。
  后来才知道,蚂蚱同知了一样都是高蛋白昆虫,低脂肪、富含多种营养素,而吃蚂蚱的场景是那样的幸福、满足、自豪。那时,生活确实清苦。上了小学,同学们都比在家谁吃得油多,谁吃得酱油多,这个说泡煎饼用了一小勺子大油,那个说他用了一大勺子酱油泡的。我说我是用炒菜的勺子放的酱油,水都变成黑色的酱油了。
  时光荏苒,我们渐渐长大。我知道自己可以做主了,比如自己可以和小伙伴去村北的大沟里和高岗上逮蚂蚱。
   等到玉米快成熟了,蚂蚱就长大了。我约上几个同伴,沐浴着秋日的阳光,去村北的大沟里逮蚂蚱,一路上说说笑笑,心里默默数着经过的玉米棵数,感受着浓浓的秋的气息。我们就是大地的孩子,最单纯的心境,守着最初的萌动。一只受惊的野兔倏地快速穿过,消失在田野里,无影无踪。引得我们一阵喧嚣,能逮住多好啊!大沟里,满眼的夹杂着少许枯黄的绿色的草,空气新鲜。我就找灰色的蚂蚱和绿色的长蚂蚱,它们胖得跳不动了,比较容易逮住。
  捉蚂蚱也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战斗。先用一根带叶的杨树枝扫一下草丛,以打草惊蛇的方式把蚂蚱赶出来,或逼它们露个面,再捉它们。其实这也真是赶走蛇,看到蛇,总会让人全身发麻,恶心。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诉我,很久以前的村北的一条大沟里,有一条大蛇,有人的腰那么粗,曾吃过一个人,所以很少有人会去村北的大沟里玩。从那以后,我就对村北的每一条大沟很忌惮,特别是草丛茂盛的地方,那地方隐隐藏着一条大蛇。大沟都通到山里,很长,很神秘。夏天淙淙流水,秋天蚂蚱纷飞,充满诱惑。
  看准一只,要轻手轻脚,走到蚂蚱后面,把它像天线一样的触须看得一清二楚。因为要是蹲在它前面,它也在眨着眼睛看着你,觉得有些难为情。就像在农村,过年了,要杀一头得了病的、耕作了一辈子的老牛,要先把牛的眼用布蒙上,这样让人觉得好受一些,但老牛仍留下很多的眼泪,看得我们心酸。我猛地一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掌一扣,在它不知不觉中就被扣到手掌里。而那些伶俐的蚂蚱两腿一蹬,随着翅膀的震动,就会飞老远,落进草丛中,找寻不到,因为它两个后大腿肌肉强健有力,外骨骼坚硬,支撑着蚂蚱快速地逃离。有时,为找寻到一只胖蚂蚱,会走很远的路,使人筋疲力尽,但快乐就在其中。
  拔下一根狗尾巴草,把逮到的蚂蚱从脖子处穿过,后来才明白:“串在一根绳上的蚂蚱”的意思了。有一种绿色的小蚂蚱,掀开它的翅膀,露出粉红色的膜翅,母亲说这一种有毒,不能吃,就像蘑菇,不是所有的都能吃,那些越长得好看的越有毒。
  风很小,安静的野外听得见阳光落地的声音,天空飘过几朵悠悠的白云。趁着好天气,赶紧行动,否则秋后的蚂蚱就蹦跶不了几天了,再也寻找不到美味了。
  看着满满的收获,我们带着满足感。站定了,向南望,层层梯田,风里带着丰收的味道。吹吹脚下的灰尘,一屁股坐下。抬头北望,泰山西麓的群山莽莽苍苍,连绵起伏,直伸到天际边,像条条巨大的蟒。心绪完全被融化。我们想知道山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和我们一样?
  带着收获,自豪地走在斜阳里。一只大青蚂蚱扑腾着翅膀飞过,那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回到家,把串串蚂蚱展示给母亲看,并接着说着是怎样怎样逮住的,母亲微笑地看着,听着。然后,母亲说,用油煎吧!母亲生好火,烧热油,把蚂蚱倒锅里,并不时翻动着。香味飘满整个院子,馋得邻家的小狗也跑进来,萌萌地看着我。我的口水可都流出来了!
  一会儿,终于煎好了。母亲盛到碗里,放到大桌子上。我馋猫似的快乐地夹着吃,而父亲只是望望,端起他的碗,大口地吃着,甘之如饴。像我这种还没有吃过苦、下过大力的人当然是体会不出辛苦生活的馈赠,而接下来的日子,是令人又喜又忧的,喜的是丰收,忧的是忙秋忙断肠,可大人们脸上的笑容比往常绚烂一些。
  伴随时光的流逝,如今,我们年已半百,那古老的传说还在脑海,只是我们早已明白其中的道理。多想沿着时光的脚步,向前找回快乐的时光。于是,盼着天高秋凉的日子,找到昔日的伙伴,去到村北的大沟里逮油蚂蚱,去看夹杂着少许枯黄的绿色的草,去呼吸新鲜的空气,去看家乡的一草一木,去寻找曾经的身影和欢笑。只可惜,人不能再回到从前的场景里去感受,去经历,去遇见。
  随着市场的扩大,现在人工养殖的油蚂蚱物美价廉。人工养殖,大的养殖场用塑料大棚,个人就用笼子,割草喂大,也算是纯天然了,得到了人们的信任和喜爱。每每想起蚂蚱来,就垂涎欲滴。时下,人们往往把蚂蚱炸熟了吃,又酥又脆,泛着诱惑的味道。蚂蚱好吃但一次不能吃太多,否则会对身体不利。
  生活一天天变样,这得益于许许多多劳动着的艰辛、坚持和坚守。油蚂蚱由最初的烧着吃,到煎着吃,再到炸着吃,见证着物质的极大丰富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前只有在秋天才能尝到的美味,现在时时都能尝到,难怪人们对过节滋味的体会逐渐变淡。
  过年了,从网上购买了几袋五香油蚂蚱,极美味的下酒菜。夹起几只蚂蚱入嘴,酥脆中慢慢咀嚼,呡一小口啤酒,细细品味,满嘴当年母亲给我烧的蚂蚱的香味。这就是惬意的生活滋味。曾几何时,幻想着想吃么就买么,如今真的实现了。
  现在的生活更注重营养的合理搭配。蚂蚱成了养生的食物,现代营养学表明,蚂蚱还有增强记忆力、健脾消食、止咳平喘等作用。蚂蚱含有丰富的甲壳素,是人体第六大生命要素。甲壳素被营养专家推荐为21世纪人类的最后珍宝。
  油蚂蚱是挡不住诱惑的美食,看到美味的油炸蚂蚱,就不由得想起母亲给我烧蚂蚱吃的场景。母亲在期盼我们回家的岁月里,渐渐地佝偻了脊背,蹒跚了步履,一头华发。我害怕看见母亲一天天老去,自己又无能为力地心酸。每每打电话,母亲总笑着说,“没事的,不用牵挂我!”让我感动无限,母亲的爱与支持,永不熄灭,照亮我的人生,给在人生路上疲惫辗转的我以无穷的动力,促使我向前,不断向前……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母亲的菜地
下一篇:盘碗錾字嗒叮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