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胭脂色

胭脂色

那是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高挂的月亮驼着背,似在低头沉思自己离圆满还有多远。而我在时光中静坐,也像月亮那样低着头,沉思着生活的诗意与烟火为何总是相冲突。
  其实,和桃桃一起坐在院子里,身处如此静谧的氛围,我还有什么可以沉思的呢?摇摇头,我站起身,而后举着酒杯,与天空对饮。
  杯是一只玉的杯,也可以说是盏。酒是葡萄酒,也可以说是醉人的葡萄酒。桃桃说,一白一红,仿佛白天与黑夜。我说,像不像一份念想的苍白包蕴了无数的落寞?
  月光落在杯中,杯子里的酒随风荡漾开来,一圈涟漪爬上杯口,棕红色的酒瞬间染红了玉色。
  我看风拂过杯口,连忙喝下一口酒,心间似有微风荡漾。这时候,面前的夜色毫无睡意,我和桃桃也毫无睡意。“葡萄酒,月色……”我喃喃自语,瞬间,一份幸福的感觉随着月光爬满身。
  夜色在薄薄的月光下透着一丝丝落寞的气息,那份色彩仿佛杯子里的酒一样涌动着一层红与黑的元素。风儿穿透披在我身上的月光,如同穿透一层网一般显得轻松自在,它没有停留,欢快地飘过我的肩膀,刹那间,我的思绪在夜色里随风放飞。
  我在杯子里又一次斟满夜色,不知不觉间,我和夜色和天地贴在一起。风儿躲在一角,“呜咽、呜咽”地诉说着被我冷落之后心中的一份委屈,我感受到风儿的孤单,张开双臂想去拥抱风儿,可风儿却和我玩起了捉迷藏游戏。
  随着月亮缓缓移动的夜幕,不声不响地收纳着月光。我突然问桃桃:“桃桃,你说,这夜幕会不会连月光下酝酿的一场场故事也一起收纳呢?”
  想起月光下的故事,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远方的桃桃,也想到了那一年桃桃给我酿的葡萄美酒。
  我把往事拉成一张弓,如同头顶的月亮一样,却不知道一份思念早已透支。我仿佛听到胸腔里有一个声音在喃喃自语:桃桃,我想喝你酿的葡萄酒了。
  这时候,风掠过一边的树梢,它想催促早已熟睡的知了为我唱一首歌。然而,白天不知疲倦地,歇斯底里地唱着歌的知了,此刻正躲在一根树枝上酣然入睡呢。
  月色下,摇碎一地木芙蓉花瓣,成为这个季节里岁月转换的残痕。我突然想,这些被风吹落的花瓣,有没有碰疼花椒树密密麻麻的刺尖?
  然而,令我奇怪的是,每一次想桃桃,怎么总会有残花入眼呢?我心想,哪怕是花落满天也好吧。那样,也能够显出一种凄美吧?我突然想看月色在木芙蓉的枝头飞舞,却瞬间感受到一丝冰凉沿着心神涌上脑际。随即,我的目光沿着月光下的小溪慢慢流淌,听溪底裸露的石块无声地诉说着岁月的醉美。
  风儿拂过池塘边那些山茱萸,摇曳出最美的一道风景,而后一直往后山岗卷去。这时候,我看到越过山顶的月亮正慢慢地走过那株歪脖子松树,月亮露出了笑脸,似在向我眨着眼。
  月华如练,我的眼前浮现出桃桃最美的容颜,一片柔软的月光从她的心上爬到脸上,再由脸颊中间氤氲开来,仿佛绽开的一朵妖媚的莲花。
  很多时候,我只要一想起桃桃,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一朵莲花。也不知道,当我想她的时候,她的心会不会生疼。
  我就这样呆呆地坐在石阶上,也是一只手擎着那个空空如也的白玉酒杯,与天空对饮。静默中,看风徐徐吹过老屋,看风吹过竹林,又呼啸而去。我不由得想,风儿兜兜转转之间,有没有吹瘦那株花椒树的枝干呢?
  记得,那一年,我和桃桃海誓山盟以后,也是这样一个泛着银白色情调的夜晚,我牵着桃桃的手一起走在莫愁湖边,呼吸着她醉人的清香。兜兜转转之间,我们都忘了紫陌红尘怎能没有一个愁字呢。
  那个夜晚,月华如练,桃桃看着我的眼睛柔声说道:“我都在你身边了,你怎么还像一个有梦的人想沉醉不醒呢?”
  我没有说话,而是用双手搂抱着桃桃的后脑,深情地吻上她柔软的双唇,好一会之后,我才缓缓说道:“就因为你在我身边,我才想在静美的月光下感受湖水的波澜不惊。”
  其实,那会儿,桃桃根本不知道,在她背后,我早已把一阵风放逐得远远的了。
  突然,一枚银杏叶追逐着风在我眼前飞舞。我望着翻飞的叶子,仿佛看到叶柄的尽头挂着离别的泪花。我站起身,飞速地伸手抓住叶子,放在手掌心,感应着它的温度。
  或许,这一刻,连月光都不知道,我在这一枚落叶上已然捡起了一个秋天的金黄色。
  一缕一缕的清香,自一草一木的枝叶间散发出来,随风飘荡在空气里,我使劲地呼吸着,想连月光也一起吸进胸腔。
  在山村,我最怕看到的就是银杏叶落,那时节,天地变得冷漠了许多。我都不知道那些光秃秃的银杏树,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迎接风霜雨雪。
  记得那一年,那个淫雨霏霏的冬日。暮色向晚,我和桃桃各奔东西,走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我突然渴望来一场大雪,然后,让一场雪去喊醒冬天里那些想开放的花朵,梅花或者茶花。
  从此,每到夜晚,有形的或者无形的思念就像一杯酒,被我一口一口喝下。而那些有月光的夜晚,我总想把月光揣在怀里,仿佛桃桃就站在一片月光里。
  尤其是月圆之夜,看圆月低垂,那么明亮浩大,又觉得离我那么近,似乎跳起来一伸手就可以触碰。那样的夜晚,我会张开双臂,拥抱一片月华,而后抬起头,让月色滑落眉心。那一刻,怀里的月色还原了记忆深处那个刻骨铭心的吻。一吻千年,桃桃如是说。
  记得那一年,桃桃和我说,桂花盛开的时候,我还在梦里。我说,春梦了无痕,那秋梦呢?莫非秋梦还有一份色彩斑斓的记忆?不曾想,多年以后,属于桃桃的梦都染上了斑斓的色彩。
  那一年的春日里,一个午后。我和桃桃一起携手走过西湖边的苏堤与白堤,两两相望之间,我左顾右盼着哪根柳枝上的柳眉儿绿了。而桃桃头顶着柳絮,如同顶着昨晚的白月光一般美轮美奂。
  落在桃桃头上的每一朵柳花都行色匆匆,风儿也行色匆匆,薄薄的阳光也行色匆匆。那时候,柳絮不会寂寞,它们至少被我记在了心里,或许还烙印在桃桃的心里。
  那个季节,沿着春风吹过的路走,我俨然是一个播种爱的人。桃桃和我说,我的爱,一旦落地,就变得赤裸裸。
  在西湖,站在断桥上,我和桃桃说,我得把诗和远方挂在风中。
  在莫愁湖,桃桃和我说,她感觉到晨曦里的光线都是温柔如丝呢。
  那一年,一份爱,在有水的地方诗意生长,而后伴随着阳光,伴随着鸟鸣,伴随着花开花落花满天。
  世间有爱,阳光都在草地上发芽了。桃桃说,我也如是说。
  后来,在靠近山村的地方,我看到火焰把一株株红椿树染红。从此,属于山村的岁月在我心里是最温柔的。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对于山村来说,每一天的炊烟都是敬畏岁月的一炷香火。
  山村的山路弯弯曲曲,在桃桃心里,它是一条蔓延在风尘中的根蔓。她说,我行走其上,仿佛一个穿越时空的寒士,在有形无形之间,看风云涌动,看落叶飞花。我说,只要在你身边,我就能够感知脚下传来的那份时间的心跳声。
  桃桃和我说,这一刻,时间是隐匿的,它就隐在我们十指紧扣的手掌心里。
  我和桃桃说,山路连通着时空呢,那个尽头或虚或幻,你知道吗?
  桃桃摇摇头,她说哪怕花儿开满白天和黑夜,她也看不到我头上的一根白发在阳光下飘起。
  那天傍晚,我看夕阳跌落酒杯,看桃桃被酒染红了的脸颊。
  而此刻,月光下,孤独把我的思念越来越长。
  风儿吹过月色,不知能否把我的思念带走?
  此刻,我想点燃思念,想让心中的爱熊熊燃烧。
  突然想,或许,在秋天,我的生活没有胭脂色,注定是孤独的。
  或许,下个季节,某个有月光的夜晚,我会和一株梅花对视。
  又或许,梅花的香气一不小心就会落满我的指尖。那时候,风中的每一个音符,似与片片落叶与关。
  但我不知道,那时候,如若桃桃不在,一朵雪花,会不会把一滴泪珠轻轻拂去。也不知道,那份留不住的思念,会不会一如既往地在风中不言不语。
  几缕风吹过,一些思绪被无端唤醒。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一个人的清欢
下一篇:车的记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