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起归鸿不成字,辞柯落叶最知秋

季节交换,好多人忘记好多人,好多人又想起好多人。走过千山风月,皆重重似画,人海相识往来,俱曲曲如屏。当所有的欲言又止,释然成了一个微笑;当所有的陈年往事,都谈笑自如。那一刻,人海沉浮的我,眼中藏下西山未落的暖阳,再将秋心叠唱。
浮生百年,大多时候我们并没有经历惊涛骇浪的壮阔,那些寻常的日子就这样戛然而止,平平淡淡没有句号。
年幼的你坐在台阶上等太阳西沉,看着邻家小孩儿在马路边跳皮筋,放牛的老伯牵着岁月的影子缓缓走过,等候母亲从窗户探出头来喊着回家吃饭。中央一台的大风车动画片总是如约而至,那时你觉得岁月漫长,期待着无限的未来。
后来你读书去了远方,毕业后按照父母的意愿抱着“铁饭碗”。每日正常上班,看着应酬筵席上的推杯换盏,看着垃圾桶旁边的老人翻翻捡捡,看着KTV里的灯红酒绿,看着重症监护室旁边楼道里未灭的烟。明明自己过得不尽人意,却又偏偏看不得这人间疾苦。渐渐的你变得沉默,并非丧失了与人相处的能力,而是没有了逢场作戏的兴趣。小时候的词不达意,终是变成了现在的言不由衷。
未来的某一天,你又是否打算辞去现在的工作。选择一个遥远的城市,养一只猫,开一间花店。用余生去换取一段不悔的流年。
季节交换,好多人忘记好多人,微信对话框里我发了消息,你没有回,我没有继续追问,再见便是告别。许久未联系的好友,抖动了你的窗口,相隔很远,没有烟亦没有酒,聊了很久,直到手机烫得和心脏一样,说了再见,再见便是约定。
浅水的鱼,不明去处,辗转徘徊,止于江湖。这个秋天,依旧有人双眸暗藏着春日的暖阳,双耳幻听着冬日的风雪,指尖点检着夏天的故事。
记忆里的秋天,枯黄的落叶附满庭院,烛火摇曳下的飞蛾化成一缕飞烟,狸花猫徘徊在窗前,风铃敲打着星空下的宇檐。
这个秋天,依旧有人守着张可久:“黄花庭院,青灯夜雨,白发秋风”里的孤意。
这个秋天,依旧有人藏着白居易:“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里的思念。
这个秋天,依旧有人写着欧阳修:“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里的寄语。
我知道月光不会为我停留太久,我知道秋风永远短暂,我知道惊起的归鸿在人字中北来南返,我知道辞柯的落叶将会化作红泥与冬日的梅花相伴。所以我依旧为了生活中那些零星的光而不断奔跑寻觅。
博尔赫斯写道:“灰色的烟雾模糊了遥远的星座,眼前的一切失去了历史和名字。世界上只是一些影影绰绰的温柔,人还是原来的人,河还是原来的河。”
我们从远方走向远方,从山海走向人海,不过是去赴一场看清自我的盛宴。思绪流淌的河流,贯穿着一个又一个秋天。河里跳动的鱼儿,是思念,是流连,亦是悲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相爱一生(散文)
下一篇:蜗牛与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