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一世为人

一世为人

在一个人的时候我有特别得害怕孤独,当一群人得时候我又特别讨厌噪杂,有时候我很享受这种孤独的落寞也享受噪杂得混乱。现在的我就像寻一处静谧之地,就坐在秋风徐徐得小院子里静静看着一天的时光交替,品味着一天的冷热变化。感受着风从耳边刮过,叶从眼角飘落,篱笆墙上的蔷薇花不知在何时早已经凋谢了花朵只剩下零星的绿叶在随风摆动着躯体。偶尔有几只麻雀不知从什么方向飞过来,落在院子中间的柿子树上,唧唧咋咋得叫个不停,而此时那颗柿子树上不知何时早已经没有了一片枝叶,只剩下枝头悬挂得红红绿绿得果实,远远望去像是一个个小灯笼就那样挂在枝头,随着风左右摇摆。

最近得我变得越来越爱回忆过去了,沉浸在过去得回忆中久久不能自拔,是因为过去太美还是现在的种种不如意呢?我也无从知晓,只知道内心的郁闷越来越深越来越浓烈,好想大醉一场,从此忘记这人世间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人情冷暖,守着一方小小的天地静静的度过这无趣悲凉的一生就好。小时候的我就是一个孤寂的人,也许从骨子里就自带这种清冷的性情吧,所以在以后的时光里无论怎样去装饰和讨好,都没能改变那个及冷漠的性格。以前爸爸经常会说我,要学会改变,至少要学会讨好自己,就算生活在无趣,也要给自己的生活找点乐子出来。那时候我总觉得爸爸太唠叨,总是碎碎念念个不停,我的性格到底哪里不好了呢,只不过我比别人更静了一些,比别人多少显得悲伤了一点。虽然我的生活并没有多少彩色,但前面的二十多年我也过的非常自我和开心。不知从何时起,我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小时候的那种单一起来。在没有任何工作或者休息的时候,我喜欢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任由外面热闹声充满了整个房间,外面的欢快笑声荡漾在我的耳边,我都不会踏出房门而去融入他们。我会静静的看书或者在用键盘敲打出一个个的字出来,来记录我这平静的生活,有时候我会把房间的所有的灯光关闭,拉下来所有的窗帘,只有房间的电脑屏幕在闪烁着幽灵一般的绿光出来,那时候我才觉得我的世界变得丰盈起来,有血有肉鲜活起来。我享受一个人的安静时光,就像我曾经会搬一把椅子出来,就那样静静的坐在房檐下,看着偌大的院子发呆,我的家住在最西面,没有阻挡得视线总会看出去很远很远,就连路上上的行人有时候通过篱笆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有时候父母忙起来很久都不会那个家,只有爷爷会在那个偌大的院子里行动,有时候他会在后面院子里种菜,有时候会给墙角的柿子树修剪,有时候又会给门前的枣树打药,有时候他身体不好就会 躺在东边的卧房里整天不出来,那时候那个大院子里就会疯狂的长出一些杂草出来,由于前院有人住经常有人行动,地面早已变得坚硬结实,后院常年处于荒废状态,一些日子不打理就会长出很多野草出来,给那个大院子增添了一丝荒凉的美,我很喜欢那种景象,就着那西沉的夕阳余晖静静看着那些野草在余晖种变化着颜色,随着夜风摇曳生姿,感觉美极了。爷爷身体好一点他就会闲不住,就要把那些长出的野草统统的铲除掉,刚开始我也不会阻止他去除草,毕竟有那些野草出现的地方,妈妈中的秋菊和海棠都变得憔悴不堪了起来。有时候我会跟着爷爷在院子里乱走,跟着爷爷忙碌的身躯走前走后,爷爷也会回过头来询问我几句,丫头,你想在这个院子种点什么呀,现在就可以种了,你想种什么,爷爷明天就去集市上去买种子去,咱爷俩就把它种起来。那时候的我虽然住在乡下,可是我连草和禾苗都分不清,白菜和青菜那更别提了,所以我从来不发表要种什么蔬菜的意见,因为我没有见过它们长什么样,谈不上有什么喜欢。如果要说喜欢我希望爷爷能不要把那些长出来的野草除掉就好。但是我不敢,我怕爷爷说我是个傻孩子!跟爷爷待在一起的时光就是他在忙碌,我在发呆,他也许早已经习惯了我的这种沉闷性格,很多时候他总是会带着我外出,那个村里有大会的、那个地方有赶大集的,爷爷总是会算的清清楚楚的,起个大早就把我从床上叫起来,带我去赶集。那时候只是简单的认为爷爷喜欢热闹,他认识很多人,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有很多人认识他,跟他打招呼,有时候我也会被顺带着问上几句,爷爷总是会非常自豪的说:我孙女,放暑假来陪我的。每次那些爷爷的朋友都会对我问候几句,有的夸我漂亮的、有的夸我懂事的。我总是淡淡的微笑着向那些陌生人简单的说声:爷爷奶奶好、叔叔阿姨好,再无其它。爷爷总是会在那些人走后对我说,那个年老的是什么人,跟我们家有什么亲戚关系,那个年轻的今年娶了个老婆,老婆是你外婆家那边的,爷爷总是知道很多很多的事情。每次他讲话我都感觉他的脸庞像是变得年轻了 起来,非常的生动活泼,哪像一个七十岁的老人那样子呀。有时候看到爷爷帽子下面掩盖不住的白发,那时候我又会生出满满的心疼感。他年轻时候一定吃过很多的苦,受过很多的伤。爸爸说爷爷小时候父母去世的早,他很小的时候是跟着姐姐讨饭来生活的,一直过着朝不保夕、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爷爷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年纪小小的就去当学徒工,后来搞建筑、木工、设计,他什么都做过。我记得我家有很多家具都是爷爷做的,还有我的书柜、碗橱、桌椅都是他做的。他还经常会用一种植物的皮给我编制成有个小葫芦出来,可以装蛐蛐的那种,有时候他又能用玉米秸秆给我扎出一个小人出来,总之他能变化出各种东西出来。小时候爸爸妈妈忙我就会闹着让他们送我来爷爷这边。奶奶过世的早,爷爷一个人守着一个大院子,十几间大房子。我不在的时候不知道爷爷是怎么度过那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的。我每次回来他都显得格外开心,会把早就准备好的零食、水果都一一展现在我面前。在城里什么样的水果没有见过,什么样的没吃过,可是他总是把他认为最好的都留给我。他会叫我做饭,会给我整很多好吃的面食出来,每次整的我都不愿意回去。

现在每次回到家,回到那个偌大的房子里,再也看不到爷爷那忙碌的身影在我身边走来走去了,也没有爸爸总是在我耳边不停的唠叨,要怎么样生活,要好好的对待自己。我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开了我,没有只字片语的交代就那样永远的离开了我。再回到那个爷爷生活的地方,坐在屋檐下,看着那长了一人多高的野草就那样疯狂的生长着,随着那初秋的风,夕阳的悲都像是一幅画,可是画中少了一个老人和一个中年人,少了两个我最爱的人和最爱我的人。风仍旧在刮着,那些野草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了又生,落了又出,就那样轮回着一年又一年,为什么我爱的那两个人不能像野草也一样再春天到来的时候,又从新活在这个世界上。

现在的我好像骑虎难下一般,想离开上海但又有太多的牵绊在这里,想放下一些离开这个繁华的大都市,可我又不知道哪里才能容得下我,在我这个年级里,谈论生死太早,看淡人生太轻,退休养老更没指望,就这样虚耗着年岁,陪着那些对酒当歌的人一起举杯。有时候会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出来,更找不到能哄骗自己开心的理由出来。总觉得生活欠我一个交代,也许我欠生活一句的道歉吧。总之我们各自亏欠着彼此,谁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善待。如果能轮回,下一世我不想为人,只想当爷爷院子里的那些杂草一样,肆无忌惮的生长,再随着岁月的洗礼慢慢枯萎直到死亡。这一世做人太失败了,没有找到做人的乐趣出来,妄为一世为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