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宵凉雨催落木,秋痕辞寒露

凉雨惊窗,清风惹眉。案前灯火挑动,笔尖顿触,是冉冉秋光留不住。川眉深锁,谂岁月弹指,思等闲琐事,更天阶红叶暮。在萤火独照的窗前,听一帘风雨的独白,看霓虹闪烁处城市的灯火阑珊,我守候着我的人间。

很多个这样的夜晚,在长江边上,看水湄浮萍之间的沉浮;在金陵小巷,听宇檐风铃的碰撞;在三坊七巷,数黛瓦青墙的斑驳。我时常在想,星河流转下的夜空,我追寻着谁的脚步,又为谁留下跨越时空的寻觅。

秋天的痕迹里总是有太多孤独的影子,深藏于唐诗宋词卷卷方册之间。是秋来纷纷叶落,行人过客匆匆;是斟字酌辞千万句,辗转踟蹰难为言;亦是尺笺泛黄无人应,砚池落灰墨痕干。

古往今来,那影子一直都在,只不过转换了时间,改变了地点。绿皮火车疾驰而去,带走了为生活而奔波的躯体,留下了那人群中无言回首地等待。当邮票成为了珍藏的纪念品,那封未完的书信总有人在一遍又一遍地续写。

背井离乡的人依旧会在圆月当怀的夜晚,默默地吟唱着李白的那首《静夜思》。老房子里的古朴旧物不经意又牵动着谁的思念。透过城市高楼大厦的背后,我们的目光里依旧能够映射出记忆里斑驳的土墙,零散的瓦片,鸣蛩织语的稻田。

记得小时候跟着外公外婆宜居乡下,风乱度的傍晚会和家人一起抢收晾晒在楼顶的麦子,风雨来势汹汹,小小的我拿着撮箕慌忙的将麦子装进尼龙袋子,不时慌乱间将麦子洒落楼下,挨了不少训斥。待麦子刚刚收好,大雨滴落,噼里啪啦打在窗前。自己则端着煤油灯抱着小猫咪趴在窗前,一页一页的翻着那本读了很多遍的《读者》杂志(其实那时不识行草,将“读者”识作了“清者”)。而今聆听着窗外的夜雨,依稀间能够从窗户玻璃的反光中看到那个抱着小猫的自己。

慢慢地长大,读书,去远方,走入人声鼎沸的人群之中,人却变得愈来愈沉默,习惯了离别,习惯了失去,习惯了一个人走得愈来愈远。可是当我们转身的那一刻,望着故人远去的背影,依旧会有一时间孤寂袭身,四处难逃的酸楚和难过。

三月的桃林带给你春日暖阳里的温暖,七月的鸣蛩带给你夏日晚风里柔情,十二月的风雪里也藏着家人闲坐灯火可亲的期待。这个秋天,有所怀念,有所追寻,亦有所期待。

若如可以,人间有秦火焚不尽的诗书,去选择一卷为自己伴读;如若可以,庙宇有如来诵不完的偈语,却选择一度为亲人祈愿;如若可以,亦走向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一睹人间烟火的气息,待夜深人静,灯火阑珊之时,再走向山海,走向内心的静谧。

在无人问津的心海里,为自己许下一个浩瀚而永久的承诺,披着流动的月光,停泊在自己的秋天里。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