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我的厨房印象

我的厨房印象

我下厨房做饭的情景至今留在脑海里。

第一次下厨房纯属偶然。那还是我在技工学校学习时,有一天,父亲上班,母亲走亲戚,正在家放寒假的我迎来了几个“不速之客”----我的几个同学。同学初来乍到,当然不能空着嘴让他们走,于是,我鸭子上锅台,自己进了从未进过的厨房。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家5口人,做饭全靠一口带锅台的大锅,每到做饭时先用柴禾引燃湿煤泥,然后靠风匣鼓风把煤火燃旺,做一顿饭不但要忍受烟熏火燎,成手至少也要花费1-2个小时的时间,何况我这把新手。我抱来一大捆苞米桔,塞到炉膛里,然后用火柴点燃,之后在柴火上放上湿煤泥,再后紧拉风匣,等待火苗。可是,事与愿违,转眼一大捆柴禾用尽了,可就是不见起火,不但自己弄了一脸黑,而且还弄了一厨房浓烟,真是顾了锅里的水,顾不了灶膛的火,半天也没做成,最后,还是堂妹见状帮我做熟了这顿饭。自此,我开始讨厌起厨房,以致很长时间不会做饭。后来,我结婚成家了,住进了带火炕的楼房,因为妻子下班时间比我晚,没办法,我只好再次“被迫”下厨房了,庆幸的是,那时已不再用煤泥做饭了,早已有了电饭锅,并改烧块煤了。这样,我做饭时先用电饭锅焖点饭,再用炉子好歹烧些菜,虽然同样是烧煤,偶尔遇风天也会返烟,但块煤放到引柴上不用风匣吹很快就着,火势也比煤泥旺多了,一顿饭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拿下”了,与以前进厨房相比既省事多了,也干净了许多。转眼又过了几年,我所在的铁法煤业集团小青矿加大了对矿井瓦斯综合治理的力度,原来威胁矿工生命,危害环境的瓦斯开始变废为宝,我等矿工家全部烧上了瓦斯,我等各家的火炉、火炕也早已“寿终正寝”,新式高级洁净炉具走进了厨房。一次,我爱人回娘家,我不得又进了厨房。但是,现在进厨房则轻松多了,我打开煤气阀,轻轻用火一点,蓝瓦瓦的煤气火苗呼呼作响,我先蒸了一锅饭、炒道菜、烧壶水,全部搞定只用了30分钟左右,快速、洁净,如果不是我的厨艺欠佳,要不然烧出的饭菜绝对香甜无比。经过这次体验,我对厨房开始“另眼相看”了,每到家里有外地亲戚时,总装不住要“露一手”,当然,听得最多的夸奖总是我们家的煤气怎么好……。

现在,我们矿里又把那些不能民用的低浓度瓦斯回收起来,建成了低浓度瓦斯发电站,把废气变成了电能,为矿工的厨房又增添了新动力,家家的厨房又有了新变化……。

我的厨房印象虽然很平淡,但却很真实,而且它与煤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它正是煤矿日新月异发展的一个缩影。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