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那个午后

那个午后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也是寒露节气,阳光就像是一款薄薄的青纱,透明的,却也是暖暖的。想去哪里,或者去接触什么人,目的自己都不清楚,只是随意的走动着。

清爽的空气凉凉的,没有任何的怪异味道,​只有树漆的微微的瑟苦。胡同里的树说出来不信,大多数是自己长起来的。比方说一瓣榆钱上透出来一棵娇嫩的树芽,几个春秋过去了,就能长到一人多高了。

特别欣赏这种不经过雕琢也不需要斧子凿砍的样子,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那么的自然,透着一种原始的静美和恬淡愈合的心理。

寒风吹澈着焦蓝的空气,沉浸在这种享受里不可自拔。​或者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朋友,一方面不甘寂寞,一刻也不想独处,另一方面跟朋友在一起又没有兴趣去享受那种聊天的快乐,,就像是那把特别喜欢坐的太师椅一样,圆滑又有着硬朗的弧线,包容却又四处漏风。特别喜欢全身冰凉的感觉,这奇特的凉触不同于沙发的柔软燥热的包裹,有着独特的情操或者坐派,坐的愈发久了,脑袋里越发的清醒。那种超脱的凉爽就像是望着院子外面的夹竹桃,或者石榴树或者核桃树,总是有着一种超脱于生活之上的遐想。

心是活跃的,身体却是慵懒的,这矛盾的身心不曾争取过什么,或者强行对某些新兴的事物发生兴趣。没有任何的分辨之心,却可以触摸到自然的规律与道迹。

聊天的氛围很好,可是脑子里总觉得乌烟瘴气的,走进胡同里举目四望,茫茫没有人迹。特别喜欢往人堆里钻,快活的时光就在轻描淡写之间匆匆的划过,对于独处的寂静排斥又没有安全感,似乎有无尽的空气把人溺闭。

不再相信邂逅带来的奇妙,人到中年知道了即使亲情友情甚至爱情都是需要去争取的,去维持的。这一刻身体像棉花一样柔软的想要往下落,不停的,没有谁会提携或者搀扶。​

风躁动的时候,​那种旷朗无常的姿态美得叫人心醉。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却是最快乐的时候。被晒焦的碎枝刷啦啦的往下掉,这种集中落下的景象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世界是同一个世界,可是每一个人的世界都那么的不同,尽管存在着交集,却如这天蓝一样有着一抹灰影,别样的婆娑,又别样的静止,安静的让人心动。

世界很大格局却很小彼此熟悉的影子就像这庄稼收了一茬又一茬,也许本就平凡,却被这平凡压抑的窒息,或者本就高冷,却爱恋着这人间的烟火,享受着这相见的沉默,到达同一个归宿。

缓慢的雾霭 就像青蛇一般在林间若隐若现,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想要捉住。望着那颓花的衰色,总是觉得别样的从容优雅,没有春惹的 ​躁动与膨胀,一切都是疏静懒散的。

那个午后​,就是出门望见的时候树影与云霭,在心底缠绵着,日新月异的拼命折腾着,却觉得特别的乏味。一张白纸被矫揉造作的折成各种各样的面孔,然后心安理得的享受纵容,没有怡然自得,唯有患得患失,那悲伤的面孔不值得同情,那欢乐颂扬的姿态不值得怜悯。

漫长的岁月里,那个午后似乎常驻在心里,挥之不去,烂醉如泥的清醒着憧憬的时光,因为有了希望,所以才觉得这秋天似曾相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