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飘落的日子

双柏县法中心学校 钱启杰

走进了一个梦幻,走进了一个秋天,那是枫叶飘落的日子。老母亲对我说,老枫树在碧绿的日子里呆腻了,它想有个好归宿,叶便再现出了红色来。老父亲对我说,老枫树的日子,想绿都绿不起来,看,它的脸上饱经风霜雨雪,佝偻的腰再也直不起来了。

那一天,我走进枫树林,我理解父亲,我也懂得母亲,他们却不懂我,很多年了,我知道我在看什么?

在枫叶飘落的日子里,我和母亲站在枫树下,展望美好的未来,母亲说,走吧!去远方,是你的出路,枫叶再红的时候,我在这里等着你,谁叫你是山里的孩子哦。我看着蓝蓝的天空说:如果我在外面混得好,我来接你,混不好……母亲捂住我的嘴,瞅了我一眼,默默地望着我,好半天才说:不管咋样,我们都等你的。那一天,我坐在老枫树下,静静的,任悠悠的风吹落飒飒的叶,我眼前的世界凝固了起来。

我走了,在风和丽日的早晨,在母亲的杏眼朦胧的时刻,在母亲目送的瞬间;我走了,带着哗哗流淌的河水,带着山里娃娃的追梦,带着她的温馨嘱托,她的一览幽香的笑脸。匆匆忙忙中,我忽视了母亲站在老枫树下,目光里满是强装的欢喜期盼。茫茫苍苍的大山在滚动在消失,我不知道将会有什么结局……

走过了艰难的月落乌啼,趟过了深深的沟沟坎坎,划过了茫茫的春夏秋冬,熬过了风霜雨剑,人世间,我依然那般飘飘落落,面对母亲的音容笑貌,我目光渐渐暗淡,厚土无言。

那一天,我站在和母亲说定的老枫树下,满心欢喜,手捧一片片灿烂的枫叶,等待一个幸福美满,一个属于母子的惊喜。然而,弯弯的小路上,人来人往,欢笑的小河哗哗流淌,荞麦花里的叫天子吆喝着乡村的太阳,那个熟悉的身影呢?不再重现。

“你是谁?你在这儿坐了好长时间了。”一个熟悉声音在我的背后飘荡。我转过头,望着他喊道:“是阿龙哥……”“等母亲吧!她不会再来了,你走后那年的冬天,她就离开人间了,只是让我们不要告诉你,而今快五年了吧,唉!”

我的晴朗的天空瞬间暗淡,我的苍苍茫茫的山脉即刻模糊,我的一切的一切都苍白无力,我怕见所有的人,我不知道我是咋走回家的路。

父亲坐在小木屋的门口,大山里松树皮一般的脸上挂满了泪痕,慢悠悠地挤出了几个字:回——家——了!

那一天,读懂了母亲,也读懂了父亲,我是蒲公英飞扬的花絮, 招招摇摇,奔走他乡,落在寂静落满苔藓的高墙,我是爬山虎,蓊蓊郁郁,在蒲公英花开放的花丛,扑朔迷离 ,我是一只雏鸟,呐喊与回声震彻山谷 穿破山体,跌落在小木屋的窗外,大山里的孩子啊!只有在鹰的梦里才会显得无忧无虑 。

那一天,我走了,带着一群山里的孩子,每个人拿一片飘落的金黄的枫叶,把家园的深情揣进怀里,记载着枫叶飘落的日子。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