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文学不是东西

文学不是东西

夏天时,对门郭嫂家常有串门的。也不进屋,背阴的小院里置个小凳子、小椅子,一坐就是小半天。我在电脑前耗久了,便出去院子里放风。透风不是单纯地走,葡萄架上没用的葡萄枝日日疯了似的长,不按住了,好好的葡萄非得给它带偏了。拎把剪子,仰脖抻腰,一会儿就唰下来一堆。一串串长势良好的葡萄在叶子下面示威,溜圆的眼睛瞪着你,仿佛勾着你,非要你吃个试试。
  不上当,光想一想鼻子眼睛都往一处挤,何况是吃。
  不光葡萄没约束,园子里的草也是,比菜长得积极,感觉昨天薅掉的草,转天又长出一茬,搞得人犹豫,要不要吃比菜还得鲜嫩的草。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让牛在黄瓜和草之间做个选择,牛一定会选择后者的。不只是牛,还有羊、鸡鸭鹅等,和家畜比,人真是不见得就比它们吃得有营养。我倒是羡慕动物们饮食的聪明,人类费太多的时间在吃上,常常还会吃出一身的毛病。而山里的牛羊,天天撑个大肚皮晒太阳,哪个都不得高血压、糖尿病。
  对吃不吃草的问题上,家人的意见无法统一,倒是有一种植物是不用商量的,就是婆婆丁。婆婆丁做为草类,苦了点,但是败火。孩子们不吃,牛羊不吃,鸡鸭鹅吃,有年岁的吃。
  鸡鸭鹅吃上没有主动权,但是,有年岁大的人吃,好像就是自讨的了。连牛羊都知道好歹,从甜蜜的时光走过来的人,反倒觉得苦也是一种不错的味道,可苦就是苦,吃饭本是幸福的事,倒成了苦差。苦中求乐,听起来,似乎又透着那么点矫情。
  婆婆丁做为草类的一种,已经可以和园子里的菜享受同等的待遇。不管它长在哪儿,拔草的时候一律放行,通绿的小身板自知身价,倒不招摇,犄角旮旯地长,有个缝就能落脚,有点阳光就灿烂。婆婆丁的花也漂亮,当然,菜园里的婆婆丁很少能长到开花的。开了花的婆婆丁太老了,老了婆婆丁就是上了年纪的人,苦味太多了,就招嫌弃了。
  做这些活时,若是郭嫂家有邻居聊天,多半也会捎上我。干着活,参与着大家的闲篇儿,也算是对自己足不出户的奖励,话音隔着板杖飞过来,啥调都不丢,内容也新奇,除了孩子,还是菜园子,黄瓜结的好不好,豆菜茄子的长势,再就是东家的长李家的短,听着热火朝天的。
  中间,那位自家开麻将桌的李嫂子总会问我一句,你这天天在家呆着,不腻味啊,出来玩啊。起初我还没留心,她怎么会知道我在家呆着。后来明白,那话里话外是为自己的生意揽客。附近哪家的媳妇去谁家消闲,李嫂子心里有个谱,非我就是个不靠谱的,让她纳闷。
  我说了,我也闲不住,但是,不说为什么闲不住。除了小园了,除了葡萄,除了台阶上那数十株开着的玫瑰、栀子,哪一样不占着手脚和心思,更别说进了屋还要做吃做喝做文章。做吃做喝是可以讲,文章不能讲。文章是关起门来偷偷做的事。
  我觉得,只能偷偷做的事大多拿不到台面上的,即便文章印到纸上,也是白纸黑字,不流光不溢彩的,甚至不及园子里的长出来的绿绿的草有看头。我不能,在人前搬个不咸不淡的话题出来,也有失礼貌。每次在街上,我都兴高采烈地和遇见的人讨论黄瓜的栽培、白菜如何播种,变成和大家一样的人,真是件有福的事。
  我一直觉得,文学不是东西,可以像熟透的西瓜,切成一块一块的,大家围在一起,边吃边讲,起沙了,真甜啊。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