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深秋遐思飞

秋是从昨天的一场夜雨开始拉开帷幕的。
  仿佛是很偶然的,浅梦里醒来,突然听到窗外簌簌作响,遂凝神细听,原来不经意间竟然与一场夜雨邂逅了。人间的夜,便悄然笼罩在了溟蒙的雨雾里。寒露过后的秋天,丝雨纷飞,一切都是薄的、凉的。都在雨水里濡着,甚至不是斑驳的黄绿间杂。落叶略显疲惫,含着层薄薄的灰意和凉意,氤氲飞翔。随着夜气的薄,我的多愁善感也在季节的转换中应运而生,可能是秋天很轻易撩动心情吧。一个“凉”字形容不得,定要加个“爽”字做后缀儿。倘若忍受不了这夜雨的感伤,你斜倚着窗子,安静地听雨,就会思绪悠远深沉,浮躁的心境渐趋空明。
  在西北是找不到芭蕉的影子,没有了雨打芭蕉点点滴滴的熬煎,只有“绣被微寒值秋雨”,同样的“一夜万般情绪,朦胧天欲曙”。如此,这浓秋的思绪,也就成为薄薄的闲愁了。我在一首诗里埋葬着旷野的风和山野的迤逦,在这诗意的夜晚,在夜的深处,将秋天里所有的况味,收藏进时光里,向悠悠的黄河诉说攒了一夏天的故事!
  别觉得秋天的雨让人安稳,飘飘洒洒的雨太过单薄,其实也可以拉来秋风的意象来与之相衬。这时候,风的出镜率不但很高,也很美!相传诗仙李白曾为秋风写过词:“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知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地难为情。”秋风吹起物候的异动,除了草木上坠落的露水,还有明月寒鸦落叶,似乎此时所有的意象都被西风囫囵着卷入人们的心中。人们看见秋风起,于是就思念起远方的亲人,这就叫人之常情。
  同样是秋风起兮的寒露时节,但不同人的感觉就不一样。有人觉得是寒,有人则觉得是凉;有人觉得“萧瑟”,有人则觉得“舒旷”。只有将内心的欲望在秋风中慢慢淡下来,冷静地褪去浮躁,才能认真思考潜藏在秋天的倾诉或沉吟……
  秋雨之后,秋风带着凉意层层袭来。这时候落叶在不经意间已悄然把路边沟壑躺遍。各种层次的黄和灰间杂着,厚厚地堆积着,试图遮蔽杂草。“陈绿向参差,初红已重叠”,大抵是这样的景致罢。秋阳明媚的时候,风进不来。午后你闲散地走着,会看到一枚钻天杨树叶从高高的枝头轻飘飘旋下来。时而簌簌一响,时而簌簌一响。你若深思,会有“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的凄惶溜进心神。这也是另外一种景致,滨河路上的柳树春来秋去是都是要婀娜的。草坪上、水面上尽是金黄的柳叶。真是柳叶黄,柳叶雨,柳叶黄黄,黄叶雨。这时候你哪怕是感叹生命归去时的灿烂,还是凄惶生命凋零时的残破,就在于各自内心的感悟了!
  对于秋季,我的感喟是一年年的深了,心境也一年年的复杂。一面因其形式的悲凉而忧伤,一面又满怀着对它的渴盼。然而,当它真正悒郁地出现在我面前,我又不忍面对。因此,我得知秋的消息时,它最初的悒郁经一季滤洗已沉淀为悲凉。昔年,子美曾有“万里悲秋”之句。其实,秋之悲凉何止万里,天地之间,何处不被这浩淼磅礴的氛围充斥?每逢秋季,人们的心境总分外沉重。纵是一个死囚,亦必会有一种不能自己的深情,一份悲秋的沉重。
  一片落叶很像是一位智者,一位经历了新生、成长、衰老过程的智者。它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它的经历,我之所以爱秋,大半是因为了这份沉重,惟其沉重,方见真诚。捡拾起一枚飘落的树叶,我用微信告诉远方的亲人,兰州的秋滋味参差,意味阑珊,当洗尽铅华,剥去外表附积着的斑斓色彩,露出朴实无华的内在,我方感到才是坦诚的自我,是个没有虚伪做作的自我,我们真的需要这种生命的原色。年年秋来,滋味却各不同。心在秋天,在相望的对视之中,一片落叶便是我的秋天!心在秋天,哪怕在遥远的故乡,落叶,也会成为秋天的一道风景!
  秋,正是这样,树木的褪色,花叶的凋零,露出的是本真。它用最让人感伤的形式,把生命的斑驳赤裸裸地展现于我们面前,这已不仅仅形式,更是一种情怀,一种生命的情怀。其实秋来,无论是身在南国或者是北地,只要仰望头顶那朵缓缓流泻的白云,暂且安享属于自己的那份或深或浅的秋滋味,思绪就会随着那些云朵天马行空,心中就会有不尽的遐想在广袤无垠的蔚蓝中游荡天一般的希冀……
  如果说春天是一切的起点,夏天是跋涉的历程,冬天是终点,那么秋天,就应该是一边劳作一边优雅地享受生命的存在,笑看庭前落花,淡看云卷云舒!但不管感觉怎样,秋风兀自潇潇,寒露后草木上凝结的露水也兀自一天天密起来。“极目元知天宇阔,秋色犹同春色看”这才真是情逢浓秋得神怡的感觉哟!
  天地间难得有这么温润的时刻,这几天不妨起早一些去外头吹吹风弹弹露,享受这“胜却人间无数”的好时节。牵着秋天的手踏着野径趟过溪流,一步一步地在秋的更深处收割田野归于梦境和尘埃深处不一样的感觉……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