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东川恋歌

东川恋歌

时光如同天空里的一束电闪,无法捕捉,它还未在脑中形成记忆,就从窗外一掠而过,转瞬即逝。午夜里,握笔疾书,抒发与你过往的恋歌。——题记

有学者认为,你的名字与“川”字的含义有关,由来应与河流有缘。完整含义应为金沙江东面的高山深川。为你起名为东川。

你是一片熊熊似火的热地和五彩斑斓的色土。

1988年第一次见到你,就因为一个蒋家沟泥石流的名气把你写进了中学语文的教材。成了世界名人,吸引我去了东川,投入了你的怀抱。

33年过去了,2021年国庆休假,再一次踏上你所在的红土,看着眼前这块贫脊的土地,依然如故,沟沟壑壑,荒秃满山,满目疮痍,对你有了更多的遐想和怜惜。

你这块布满十足沧桑感的群山沟壑之地,平静地躺在昆明的东北部,以你独特的颜色五彩缤纷地绽放在金沙江畔、乌蒙山麓、牯牛山下……

沧桑中蕴藏着厚重,你就像一位久经风霜的美女坐落在昆明的最北端,与凉山美丽的彝族姑娘隔江相望,相互招手。你是昆明的美女子,在金沙江畔牯牛山下,任凭风雨的侵袭,烈日的烘烤。世世代代,子子孙孙耕耘在这块炙热的土地上。红土地上的子孙在你这块五彩斑斓的土地上打扮的如此漂亮。你这位精疲力竭的美女,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把财富全部贡献在了热土,财源枯竭,毫不保留的把风采全部展现在了这块土地上,静卧在曾经激情火热的红土地上。留给后人太多的思索、感慨和回味儿……

过去,人们总认为你是人为的破坏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悲凉,其实,只要了解一下你的千万年历史的波澜,有的是你为生命的延续所需,不得已而为之;有的则是大自然的先天伟力所为,不可抗拒。这也不能全怪你,据长期致力于研究你的泥石流专家推测,你的古泥石流形成于第四纪大冰期,距今已有上万甚至上百万年的历史,那时你可能刚刚从母体中诞生。大规模的泥石流发育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先天基因的不足,我们就不会再有太多的责备和叹息。必尽在那个遥远的年代,你没有改变自己的能力,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你是多么的艰难、无奈甚至是不幸。

大自然,经过上万年的风霜洗礼,你把这块红土奉献给了我们,使它成了历史的遗留和遗迹。大自然的伟力塑造了你,雕琢了你,这才是你形成的真实成因。纵然这种塑造和雕琢还将继续下去。或许是永不停歇。我们不仿把它看做:泥石流是你流躺在大地上的热泪,红土地是上天给你披上的婚装。

变迁裹挟着历史,历史演绎出辉煌。清代的你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那就是“天南铜都”。在这片素有“天南铜都”美誉的土地上,上苍用红色的铜色巧夺天工的把你涂抹成一幅绝妙的油画,轻轻把你晾晒在滇东北广阔的山水之间,展示在金沙江畔。

你以铜弛名,远扬天下的铜币在朝廷的府库里存放,在商贾的店铺里作响,我怎么不认为你是大自然造就的朝廷的天然聚宝盆呢?卑微的矿工、简陋的炼炉在你的身躯上筑就了朝廷经济的繁荣和辉煌,熠熠生辉的铜色发出耀眼的光芒,把你所在的大地照射的五彩斑斓,异常的绚丽。我可不可以这样认为,如果没有你铜业的辉煌发展,哪来中原文明的青铜灿烂呀!

离开你返回昆明的路上,我坐在车里,看着你的身影在窗外一幕幕地从我眼前掠过,我不尽感慨,思绪万千,情感的笔触流淌于纸间……

——你是阿诗玛被清风吹落的头帕吗?还是七仙女遗忘在人间的裙裾?还是上帝遗留在人间的调色板?或者,什麽都不是,我想,你只是大地裸露妖娆的红唇,以及风情万种燃烧着的火焰。你那般相思万种的情缘,都铺展在云淡风轻迤逦跌宕的山丘坪坝上,铺展在每一个旅行者寻寻觅觅的眼神里。

你的这块红色的身躯啊,你用你的红色留住了我的魂!你用你悲壮的笔墨记录的千万年曾经发生的历史。留给了我们的后人太多的思索。你那晴朗的天空和起伏的山峦间蔚然飘荡着的片片青蓝和白云,把你点缀的更加妩媚妖娆;你那铺天盖地锦绣般的彩色;把你妆扮成了艳丽的出嫁新娘;你那彩蝶一样的层层梯田在山谷里洋洋洒洒,率性地飞舞;把大地渲染的如此的靓丽、芬芳;还有那低矮的白房子,随形起伏的黑色的公路,一片一片盛开的格桑花朵;都是为你迎亲时搭建的妆扮;还有那成熟的庄稼在五彩的土地上静静地沉默,迎风招展,不也是你出嫁时头顶的花环吗?小江的西瓜,李子沟的土豆,满山的牛羊不也是你诞生的子女吗?

你的这块红土地身躯呵,犹如在油画一样的世界里。我刻骨铭心地怀念你,以及我诗情汹涌的热恋你,还有记忆中那个俯身大地而火热的亲吻你……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