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长兴国际

长兴国际

长兴桥南有一排门面,退休的老叶夫妇租了一间开了个小吃部,生意倒也算红火。开门面的这些商家时间一长大家彼此也就相处熟了,闲来无事便在门口放张桌子,约几个退了休和退居二线的老同志一起打牌。
  到这里打牌的一般都是年岁较大的人,以牌交友,渐渐地大家也就都相互熟悉了,为了联络感情,大家抢着请客,喝点小酒聊聊天,增进一些退休后的乐趣。就近选择在老叶的小吃部,随便点上几个菜,时间长了大家都戏称这里为“长兴国际大酒店”,这一喊就是四五年时间。约朋友来吃饭只要报上“长兴国际”便无须多解释了,既然是“长兴国际”了,老叶的称呼也跟着变为长兴国际“董事长”、“总经理”。小吃部放了四张小方桌,人多的时候在小方桌上放个圆桌面,平时中午和晚上都有多少不等的食客就餐,每晚附近小区常在这儿打牌的老同志们跑步经过这里都会顺便来看看,凑个班子打一局牌,这种习惯持续了好几年。
  “喂,睡醒了吗?快快快,三缺一。”每天午饭过后长兴饭店门口的一张小方桌边就有人来坐等了,这已成了他们娱乐的习惯,一坐下来就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约人过来凑班子。本地这些年来打牌的品种以“惯蛋”为主,这是从淮安盛行起来的一种游戏方式,适合四人对抗,人多时或坐或站在一边观战,“观牌不语真君子”,但总有人忍耐不住,在一边替打牌的人着急,无论是参战的还是观战的,各人的性格通过几轮交战便能得到验证,打牌就是一种检验各人性格的试剑石。吵吵闹闹中一晃就是十多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桌子凳子打坏了十多张,牌换了上百副,人员更换的速度比更新牌的速度更勤。
  时间一长,长兴小区门前这一排门面各个店里都有人会打牌,只要一有空闲就坐下来玩几把,有时天黑之后甚至还会借着门前广告牌上的微弱的灯光来上几把,只为图一个热闹,谁也不会在意个输赢。
  老叶年近70,中高个头,偏瘦,常戴着党徽,为人亲和,打牌时说话较幽默,年纪虽大,思路不乱,牌技不错,大家都喜爱跟他搭档。老伴喜爱打麻将,小吃部常是老叶一个人独撑门面,忙不过来时也常会有些抱怨,还好在四邻一有时间都会帮他端端菜、收收碗筷。客人们时不时递上一支烟,老叶常常是耳朵上夹着,嘴里叼着。老叶的孙子已上小学,老小5口人住在一起,儿子、媳妇也常来饭店帮一下手,以老叶为中心的一家人相处很和睦,本地人喜爱拿公公和媳妇开玩笑,说些俏皮话,每次客人开这样的玩笑老叶也总是笑眯眯表现出一脸的幸福感,当地人拿公公和媳妇开玩笑的这一习俗既是一种幸福也包含了一些伦理上的尺度,对被开玩笑的人来说那是一种福份,通常不会争辩,因为越是争辩别人越是不会放他过门,索性让别人说个过瘾,陪个笑脸,说几句也就应付过去了。
  这个居民小区的门口有了长兴国际也给这个小区的居民带来了许多方便,谁家来了客便跟老叶言语一声,点几个小菜,老叶便会使出他拿手的功夫将可口的菜做出来,从不耽误人家的饭点。有些菜自家不会烧,也都拿来请老叶加工一下,老叶还会主动告诉人家做这些菜的程序及注意事项。长兴国际不仅是个饭店,大家更把它看成了是自家的食堂,有时家里来不及做饭,自然也会坐在这里点几个菜打发一顿。
  去年的夏天,老叶一下子从菜场买来好几十斤龙虾,只是因为价格便宜,老叶将买来的龙虾分成几大锅煮熟,坐在门口一只只的驳壳,准备驳成肉子放进冰箱。大家见老叶一个人在处理那一大堆的龙虾,感到这样驳上一天也驳不完,有人主动找个小凳子坐下来帮他一起驳,过了一会,牌打得正起劲的老李突然放下手中的牌:“大家去帮老叶驳龙虾,驳好了再打。”就这样,打牌的全都放下了手中的牌,还有围观的也都一起来驳龙虾了。又有人提议:一个人拿一只碗,看哪个龙虾驳得多就上桌子打牌,驳得少的不带他打。于是,大家七手八脚,有说有笑,尽管也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但由于人多,说说笑笑时间就过去了,眼看着原来那一大堆龙虾在他们手中解决掉了,心中都觉得挺有成就感的。老叶对大家是千谢万谢,露出满脸的感激之情。
  这就是邻里,娱乐是次要的,团结互助才是他们骨子里的善良本性。
  长兴国际地处市中心偏西一点的十字路口,车流量较大,南来北往开着电瓶车的人也多。有一天大家打牌兴致正浓,忽听得对面的大路上传来“澎”地一声响,“不好,又出事故了。”有几十年驾龄的老单不用眼睛看就能凭声音听出来是两辆汽车互撞的声音。“我们打我们的,这路上经常有碰撞,有交警处理,我们不要去给人家添乱。”也对,好歹也不关大家的事,大家边说边继续打牌。
  “不好了,好像是田主任家女儿的车被人家撞了。”每天在这一片扫地的清洁工跑来告诉大家这个消息,大家再往路上看时,两个交警正在想办法把其中一辆红色小轿车里人往外拉,但车门已被撞变形,怎么也无法打开,几个打牌的见状都跑过去帮忙。老顾到修车的门市拿来撬棍,硬是把车门给撬开,七手八脚地把坐在车里早已被吓坏了的小田姑娘抱出来。经过问询,车过红绿灯时一辆直行的车突然拐弯,一头撞在小田的车上,将车门撞得严重变形,几乎就撞到了正在驾驶的小田姑娘身体了。还好小田姑娘身上并没有受伤,只是被吓得不轻,站都无法站立了,大家又轮流把她背回家,同时有人打通了小田父亲的电话,告诉了实情,特别交代人没受伤,只是受到惊吓,让他别着急。不一会田主任就在外赶回家了。
  牌友们重新坐回长兴国际门前的牌桌,此时谁也不再有心情去打牌了,大家谈论着刚才的惊魂一幕仍心有余悸。“人有旦夕祸福,你不撞人家,却防不到人家来撞你。还是趁着身体还好尽情地享受生活吧。”“今天还算是幸运的,前一阵我们单位的一个同事被人家撞伤,至今还躺在医院里呢,撞他的人开的是三轮车,穷光蛋,医药费还得自己来出,这理你跟谁说去?所以,出门自己要当心,出了问题吃苦的还是受伤的人,人家即使赔你几个钱,但还是你自己痛苦。”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来,再来一局,过去了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有人提议再来一局。
  长兴国际的牌局从来都没有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风声、雨声、车水马龙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不影响他们的牌事。这一帮中老年人乐观地生活着,尽享夕阳下的快乐时光。
  正常情况下老叶是经得起玩笑的人,有一次打牌时老叶却意外地发起飙来,将手中的牌分四次砸向了牌友,长兴国际门前的牌局就此不欢而散。
  长兴国际散伙了,牌友们只是将牌桌移了一下位置,惯蛋仍在继续着。
  后来才知道老叶之所以发飙是有原因的,他年岁已大,老伴又不常在让店里帮忙,他一个人硬撑着实在感觉太吃力,不如自己落个轻松,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去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打算关了小吃部,但家人的意见不一致,猛地关张也让把这里当食堂的牌友们很不适应。
  小吃部停业后老叶被人介绍到居委会的活动室去打牌,退休生活比以前更轻松愉快了,每天早晚与老伴散步在河滨公园,午饭后准时到活动室参与活动,生活比开小吃部时规律起来,人比以前更精神、更幽默,随之又有一帮新的牌友继续跟他开着玩笑,老叶还是笑眯眯表现出一脸的幸福感,而现在的幸福感比以前更真实、更轻松。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晋游之见闻
下一篇:知己的力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