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一抹秋黄

一抹秋黄

在一抹秋黄里,我理解了真正的黄金时光,季节将一段光阴镀上了高贵的色彩,让它变得比实物更珍贵,使人们可以在流金时节检视自已,或珍藏或记录,不愿放弃这短暂的瞬间里那承载光阴之重的时刻。

深秋能让叶子艳黄如金的树木最著名的大概只有两种,北胡杨南银杏。这两种树都是天赋异禀,独特的生物属性才致如此。胡杨生长在极旱的沙漠戈壁,传说是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银杏也叫公孙树,意思是公公(爷爷)栽树,孙子才能吃到银杏,形容生长极慢。它们都是在艰难和缓慢中历练,在风霜中铸就了一种共同的具有金属质地展现,诗意了一种令人怀念的秋天。

这是南方的银杏,在秋末冬初的时光里,仿佛有一种铿锵的声音,夕阳里金黄得让人忘掉曾经还有一种物质叫黄金。这像是自然在昭告,经过磨砺后的时光,就会有金属一般的光泽;经过奋斗后的岁月,就会有金子一般的质感。

走在这金黄覆盖的林荫道上,步履也有了金属般节奏,每一步都有黄金般的铿锵在回响,目光逡巡之处都是秋天最生动的演绎,走过春走过夏,就进入了岁月的金秋,无论收获大小,一切风雨都在这金黄里蜕变,沉入心底总会是金子一般沉甸甸,没有虚度之感。

流金岁月里一切如画,毕加索和莫奈,张大千和石涛,都无法不在这真实的画境中痴迷沉醉,生花妙笔无法涂抹出那沁入心田的一抹秋黄,只因这一切都不是缘于想像,而是风雨成墨阴晴浓淡后在心与眼的关注下自然成画,黄了天地,艳了心情,美了自然。

人们在欣喜中捕捉了它在眼眸中的倒影,这一刻秋天就走进了心里,就有了一种沉甸甸的份量。在搜寻的目光里,关注的不是某一片叶子,而是想囊括所有的美妙,至少那每一片叶面都有春夏的光泽,至少那每一片叶面上的经络都有阳光的轨痕。

这是湖北宜昌三峡大学校园里的一处寻常景致,秋末时节银杏大道一片金黄是一条真正的"金光大道",这也成了宜昌一道著名景观,走在这里,秋天就真如诗如画了,那一抹秋黄美了一个季节,美了一座城市,美了每一个人!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秋吟
下一篇:云雾秋山映心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