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绝对信任

绝对信任


  有几次接张下班的时候,途中都会看见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头发微长且凌乱地耷拉着,衣服看起来虽无破损,但肉眼可见的肮脏让人不禁蹙眉。
   他蜷曲着腿,双手环抱胸前侧躺着,睡在花坛的边沿,脚边只有一个很小的蛇皮袋包裹。张说,这可能是个流浪汉。我沉默地看着他,甚至是仔细端详,缓缓地说道,他也许是落了难,亦或是没找到工作吧。张拉拉我说,快走,这跟我们没关系。
   是的,和我们没关系,这是事实,这座城市有形形色色的人,我们无从知晓他们的来龙,更不清楚他们的去脉。所以,任何关注都是一种枉然。
   我们坐进车里,张依旧坐在后排。
   她一直都这样,只要坐车就一定坐在后排。我曾问过她原因,她笑了说,安全。我想了想说,你这是对我不信任。她更理直气壮地说,坐你身边才是不信任呢,坐后排,表示绝对信任
   我找不出反驳她的理由,不过我清楚,她就是对我不信任。
  
   二
  上下班高峰期,堵车的程度令人难以想象,有时连电动车也会被堵在里面,真真是水泄不通。所幸的是,这次我们走在上面的人行道。
   排成长队的树一棵接着一棵,树叶郁郁葱葱,枝繁叶茂,与它们挤在一起的还有三角梅。许是怕这些树太孤单,有了三角梅的陪伴,这些绿一下子变得活泼了起来。骑车从旁边经过,忍不住多看几眼,实在是让人心情舒畅。
  前面行人忽然一下子多了好几个,并排走着,边走边聊。我有些懊恼地按了按喇叭,几人很配合,随即靠边,让出一条路让我通行。正当我内心感激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长发飘飘,身材纤弱的女子,她打着电话不紧不慢地走,那种悠闲的步态,与这座城市早晨的节奏并不吻合。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女子已打完电话,把手机拿在手里,并没有接听,却还是没有让路的意思,连头都没有回继续旁若无人,向前走着。
   我有点生气了。能接电话显然听力没有问题,那为何对我的喇叭声置若罔闻?
   张坐在后座,紧紧环抱我的腰,轻轻地掐了我一下。她小声地责备我,不走旁边那条更宽敞的路,却要挤在这条小道上,让人堵着过不去。
   我闷闷地说,故意的。没错,我就是故意的。我到底要看看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心态,于是,又不死心地连续按着喇叭,结果当然是让我再次失望。她仿若一座移动的雕塑,直直地向前走着。我甚至怀疑她是如何走成一条笔直的线,没有一点偏移。
  我实实在在地被气到了。这是什么人?
   可我又能怎么样呢?只好憋着气,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保持着适合的距离,仿佛她的保镖。
   直至路面略宽一点的时候,我赌气地把油门加到底,边加速边按喇叭,嗖地从她身边驶过。超过她的时候,我以胜利者的姿态回过头去,看看到底何等女子就这么奇葩。与女子的目光对视上以后,才发现,其实她的长相也是小家碧玉,只是怎么就不懂让路呢?
   我猜想,那女人也是故意的,一定是。或许,她对开车的,尤其是开私家车的有什么难解的冤仇,这不像是一种漠视,倒很像仇视。
   她撇开我的目光,继续旁若无人走着,仿佛我并不存在。这让我陡然感觉有些失败。当一个拳手,被对手拒绝比赛时,无疑就是落败。
   张又掐了我一把,责备我一直按喇叭跟人家过不去。而我用残存的胜利者的愉悦,回答道,我就是故意的!显然,我又被狠狠地掐了一把。
  
   三
  过路口的时候,车流量依旧大到吓人。只能耐心等着左转和右转的汽车驶过。好容易车少了,油门一加准备过路口的时候,迎面一辆越野车右转过来,我及时刹车,意在让他先行。但越野车停下了,示意让我先走。第一次遇到这么客气的驾驶员,为了避免后面车辆拥堵,我不客气地加速通过了。行到那车前的时候,我朝他竖了一个大拇指,为他的绅士风度点赞。
   张毫不吝啬地夸赞道,这个人素质真好。我心里想着,我先让他了,我的素质也不差啊!可是,并没有等来张对我的夸奖。
   由于这个人带来的好感,本来烦躁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也没有那么失落了。
  我轻声唱起了歌,每当心情不错的时候,总是会脱口而出一些歌谣。
   张也小声地附和着,我会唱的仅有的那么几首歌,她都会。这个时候,我深深地体会到二个人一起开心的那种快乐感。仿佛我们骑行在乡间野道上,吹着和煦的微风,阳光轻轻地洒在我们头顶,两旁的稻田一阵一阵的泛着波浪,清新的味道若有若无的飘向鼻腔。我们无忧无虑地感受着乡间的静谧,默契地一句话也不说,什么也不想,没有目的地只是默默向前。
   我常常想,一个女人身边可以没有男人,但绝不能没有女人。为什么呢?就在于女人天生就是爱交际的动物,交流对于女人来说,有时比生命还要重要。男人的孤独,可以称之为美德,女人孤独却是一种缺陷。我不知道这种观点对不对,不过,我自己认为对。
  
   四
  下一个路口更加堵车了。
   张说,如果赶不上这个绿灯的话,就会等很久了。其实她说的很久,也只是一个九十秒的红灯而已。我安慰她,没关系,等就等,反正也不着急不是。她迅速反驳道,不啊!我很急,我急着要吃家里的卤鸭掌!
   这就是女人的可爱之处。时至今日,我依然会被她孩童般那一面所打动。这份难能可贵的单纯与可爱,在历经了众多的艰辛困难以后,仍能保持,是很不容易的。
  车旁,是一位和我们一同等待穿过马路的年轻女孩。
   女孩戴着头盔,骑着一辆踏板电动车。在等九十秒红灯的时候,她趁着车流的间隙冲了过去。不知为什么,我也驱车紧随其后。张在后座上紧张地拉着我的衣角。通过了之后,我蓦然意识到不该这样冲动,而且,也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便像个闯了祸的小孩子,乖乖地地靠边行驶。
  张语气严肃地对我说,以后再也不允许这样抢灯,任何情况下都要安全第一。
   我明知她说的对,却不想认错,就嬉笑着回她,要相信我,相信我的技术!
   其实,更想跟她说的是,任何情况下,你都要相信我,我是值得信任的人。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我的军人父亲
下一篇:溪水潺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