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逢高志山(散文)

高志山,是小城东南侧较高的一座有名有姓的山峰,从它脚下走过的次数是我肯定数不清。然而,说成偶逢高志山,实属惭愧,做为小城人,只是常常路过,对最近的山峰竟未涉足,实在有点过分。
  立冬以来,天气倒是好得很,日日有暖阳相照,有清风惬意。但一个月前省内突然而至的新冠疫情,让小城的空气中饱含紧张的味道,在秋冬的交汇处,总有一些无形的压力从四周挤兑,再好的天气,没有个好心情终究会被忽略,所以耽搁了一段美好的光阴。
  这个周末,随着疫情的渐渐远去,搁置在心头的阴影被晴日扫了个精光,抱着已辜负了秋色绝不能错过冬日暖阳的好心情,约二三好友,寻找山水之间的闲情逸趣,是个不错的选择。向来以好公民自居的我们,在疫情防线刚有松动的情况下,外出较远实在觉得不大合适。于是,几个人一拍即合,就与小城相依的高志山有了约定。与高志山有关的概念,都是从别人的文字里略知一二,自己虽从山脚下经过数次,但从未涉足其中,凡是没有经历的事情,一般是不好下定义的,即便经历过,倘若没有心有灵犀,也许终究只是个遇见而已。
  刚开始,我们选择了一处较为顺眼的大路,沿着它蜿蜒而上。天空蓝得不带一点杂质,好像一块崭新的幕布,连接着目之能及的各个山头。风中没有冬季的味道,倒含几分春天的温柔,太阳更是有些离谱,贴着山脚的地方让人怀疑季节走错了方向,打在身上软绵绵的,一不小心还有汗水滑落。我们带着初见的好奇,一直攀爬,沿途有一个用砖砌成的大蓄水池,砖是古蓝色的那种,模样是个圆柱体,看着已是废弃多年,朋友说,这是很久以前小城人供水之物,而今已闲弃为一道风景。看见它,就莫名地生出一种熟悉的亲切感,我小时侯会在这样的水池前排好长队,然后用一分钱换得一担水,而后自豪地转身挑走,这样的日子充盈着每个周末的早晨,直到水缸挑满为止。水池附近有户破落的老庄子,好似无人居住,只是有点偶尔路过的痕迹,估计是随着水池的废弃主人也跟着离开的。
  沿着沙石大路如果再前行,发现根本不是去山顶的方向,于是,我们抄个近道,沿着羊肠小道继续上山,脚下是软绵绵的落叶,头顶是明晃晃的太阳,身边又是生命似乎静止的草木,只有偶过路过的鸟儿说明时间还在流动之外,别无它物。周遭的安静与我们的欢声笑语相映成趣,不知不觉来到了此山的关键位置——志公禅寺。
  此山原名隐形山,又作志公山,俗称高志山。孤峰突起,日中无影,上有古柏连抱而参天。旧时此处曾有云寂山志公台,今已俱废,侧庙内有志公洞,志公和尚曾殼化此处。如今,为了纪念志公和尚,重修云寂院。既然结此良缘,何不寺院内一游,顺便了解一下其渊源。
  我们几人踱入正门,因此处位于少有人迹的山中,加之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自然是清静和安宁。原以为无人来此,却分明听见人语声,几经搜寻,才发现紧靠大殿后面的山崖处,有俩五十多岁的女人,边干活边拉闲。看我们入内,一人便绕道来到院中,和我们攀谈起来,我才知道,此座寺院乃善心人士自发建造,筹资近百万元,已有十年之久,今年由于秋季雨水甚多,已导致寺院的外围山体坍塌遭到损坏,唯有近二百年前的青松还挺直在最边缘位置。为了防止上面山体下滑,让庙殿遭受重创,于是,便有许多和她们一样虔诚的人自愿挖掉靠近正殿的积土。她们说,谁有时间了谁来干,没有什么约定,也没什么规矩。下来的这位妇女长相慈眉善目,听口音是外地人,她说她在小城已生活了三十多年,仔细打量一番,她年轻时不说闭月羞花,也定是天生丽质,如今一把年纪,也是眉目清秀,棱角分明。她对我们说,修佛是个好事,真的非常好,我们今天来也是缘,而且她对佛学懂得也不少。就她义务参与挖土劳动已让我感慨,而她对于佛学的通透以及自己的信仰更让我敬佩。她不过是位寻常妇人,明白向佛就是向善,从她满足的笑容上可以看出,她的人生绝对差不到那儿去。随后,她带我们参观了各个殿堂,像个导游一样对我们叙说着,还特地从供桌上抓来一些苹果,非要我们拿着上山吃,说是与佛结缘。我们来时两手空空,去时倒也口润甘霖,不好意思中带了些感恩,这些举动无形中向我们禅释了佛性向善的光明。既然来了,身无一文一物,老李为了表示答谢和虔诚,还特地挖几锨土,算是对人家或者佛的回报。
  有时想,信佛其实挺好,心中有信仰,眼中有光明,动作含良善,言淡带平和,能有如此境界,但也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此,再加上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岂不是极致的人生。别过她们,我们继续绕着小路,向上攀登。路过一处小小的类似窑洞那种崖下,里面有许多松起的土堆。老杨说,这里面有一种虫子,听到人声呼唤,便会从土里钻出,而且倒着走路,还不自觉地说:“倒蛋牛,推车车……”我也恍惚想起,小时侯放羊时,与小伙伴一起呼唤着,“宝宝倒蛋,宝宝倒蛋……”一直到忽悠出虫子为止,虫子看着我们愕然,我们看着它倒着走路的神奇,在无意中,又与过去碰了个正着。沿着小路,踏着落叶,披着暖阳,带着笑语,不大一会儿也就爬到了山顶。此处有一座凉亭,站立其中,举目四望,小城的整体几乎尽收眼底。大溪河绕着小城曲折迂回,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一条金色的丝带,把小城连成一体。高低不等的楼房此起彼伏,坐落有致,整齐美观,四周又是群山环绕,天的尽头又有云烟与山对接,将小城团团簇拥,真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一直以来,只是小城中的匆匆流浪者,让喧嚣与尘事忙得分不清南北,有点不识小城真面目,只缘身在最底层的感慨。而如今,居高临下,尽揽全景。
  山顶之上,极为宽阔。一片油松,占据山顶一凹地,绿色在四周枯黄的草木中尤为耀眼,绿得简单,绿得纯粹。油松的旁边,有杏林,不过已掉尽叶子,有芦花,在风中正摇曳着黄白色的花朵,与油松自成风景。突然,老贾发现了一些酸枣,好像是返老还童似的兴奋。在崖边,一溜儿的酸枣树纠缠着,只有一树上面,还挂着几颗已经被风干的瘪枣,其它的早已不知去向。这酸枣树上面似针尖般的小刺特别多,弄不好会划破手指。我们小心翼翼地躲开针刺,摘了几颗,放进嘴里,与其说是嘴馋,不如说是想念小时候的味道。那时侯,可供于解馋的东西实在是少,一到秋天,我们便会寻找酸枣树,越是卑微的东西生命力越是坚强,因此,几乎满山都有。待采摘来之后,先吃掉它的果皮,酸酸甜甜的味道很享用,后因它的核可以作药用,因此卖掉用以换米换油,而如今,在胃口膨胀的大环境下,有谁还会看得上酸枣呢,除非是有过美好记忆的我们。
  太阳开始西斜,怕夜晚的寒气提前踏入,我们开始返程。总想绕过来时的小路,找一条光明大道。然而走着走着,走进了沼泽地。半山中有沼泽,对黄土高原来说实在是个奇迹,但也不是虚枉之言。原因还是因为今年秋雨猛烈而频繁,致使这条大路上的半个山体全部滑落,掉在路上遮挡了路的本来面目,这坑坑洼洼的本让人走着就不舒服,还有间隔的地方不断地往外渗水,估计是水量充足而超出了土地的负荷。走了几步,我们终于没有勇气继续前行,只好原路返回。
  一天的时间不多,从早到晚匆匆而去,一天的时间很多,只要有心,只要有行动,便会有许多不期而遇的收获,就像我们今天所有的遇见,有一步一惊喜的体验,有来自心底深处的感触,有与小时侯的重逢,也有大道偶尔堵塞时小路上的艰辛跋涉。高志山,只有靠近,才有可能读懂,人生,只有经历过,才有可能丰富而圆满。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