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秋天去北京

岁月漫漫,每个人都以自己的角色撰写着各自不同风格的故事。正如有人说的“喜忧参半即是人生,悲欢同行是生命”一样。 ——题记
  
  季节滑过记忆的脉搏,又是一年的秋天到来。在这美丽的季节,当秋风吹起,片片落叶打着旋落下,我便想起了7年前的那个秋天。那是2014年的中秋,生活中写满忧喜的音符,留下的记忆虽是散碎的,但却是生命中无法替代的一个秋天,也是一段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这年秋天我陪妻子去北京看病,有生以来第一次到北京,因时间紧加上有些忐忑不安地心情,既匆匆的去又匆匆的回。
  
  车上的思索
  
  甲午马年的这个秋天,可以说我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在有生以来,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夙愿;忧的是身患股骨头坏死(双侧)多年的妻子,因过量服用含有激素的药物,导致病情突然加重行走困难,几乎要瘫痪。在那些天里,我一天到晚都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急得团团转浑身冒汗,天天都在网上搜索,以求寻找治疗此病的医院和良方。
  
  幸好,一日有则信息让我喜出望外,立马锁定便多方搜寻查看。是北京市海淀区的航空466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附属医院),推出引进美国高端设备——DSA介入融通术(微创)疗法,宣讲可以打通患者堵赛的血管恢复流通(术后24小时就能下床),并能康复逐渐长出新骨。我喜出望外,好像捡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觉得妻子有救了。随即决定去该医院治疗,并提前一个月预约了该院的专家。
  
  8月12日清早,妻子在我的搀扶下(孩子都在外地),我们坐上去县城的班车,在定陶火车站乘坐去北京(深圳至北京西站)的K106次列车。稍后,列车在菏泽火车站停下,我们对面的座位上来一对母女,母亲是位中年妇女约50岁左右,女孩大约有十六、七岁。据中年妇女讲,她们也是去北京,两个女儿都在北京做生意干的还不错,并都在北京买了房,这个是她的小女儿,趁她假期没开学去北京看望。中年妇女性格乐观开朗,一路上有说有笑,不停地与我们拉家常。
  
  不知不觉已过去大半天,到了列车员检票的时候。我顺手从衣兜内取出车票,没注意把装在衣兜内的作家证带出掉下(车票与证件都在一个兜里),对面的小姑娘看到急忙帮我捡起,并投来崇敬地目光:“叔叔你是作家!”我朝其微微一笑:“算不上作家,是文学爱好者”。从事写作多年来,无论在我身边与周围,还是接触过的乡间一些人里,他们对记者与作家这个字眼,所表现出的都是很陌生的状态,因而对文字从业者均是不屑一顾,好像在其眼里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和位置似的(很少挣大钱)。我望着眼前这位小姑娘,又遽然感觉作家这个字眼,在具有一定的知识素养,且又青纯的心灵里还有一定的价值和位置,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似乎又觉得有点神圣,有必要做下去。
  
  颐和园红歌
  
  记得上小学最早学唱的歌是:“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对北京充满了热切的向往,因为那里有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全国政治、文化的中心。有幸能到北京去看上一眼,也是我童年时期的一个梦想。
  
  到小学三年级,全国展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 “文化大革命”,中小学生也都成为红卫兵。升入四年级时,又开始了红卫兵大串联,全国的红卫兵可以免费到北京接受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心想这下可以去北京见到毛主席了。谁知,当时上面有规定,五年级以上的学生才可外出参加串联到北京,五年级以下的学生因年龄小学校不让参加。所以,这次去北京的梦想也就与我擦肩而过。到了1976年的春天,我参军入伍,心想去部队可以在北京当兵,这下又有希望能圆梦了。哪知,军营驻地却在波涛汹涌、大海里一个小岛上,梦想再一次落空,这次携妻子去北京看病,总算也可以圆了自己的梦想。
  
  12日下午,我们来到北京市海淀区北洼路北段的空军航空466医院,因13日、14日是双休日,宾馆的住宿价格都太高,我们便去医院附近的旅社地下室居住,15日入院当天,经本院专家、教授李鸿钧医生询问与查验结果为四期病史,之后将一切手续办好,便入驻于内科10号病房,与来自贵州毕节的一个病友何爱琴(女)母女,同居一个干部级病房,她是一经营烟花爆竹的个体户,因类风湿引起的双腿严重变形,不能正常行走。她虽然看起来外表有些冷淡言语不多,但却心底诚实善良一副热心肠。还有一个就是,隔壁9号病房有位来自四川重庆稍年轻些的向小莎女士,她是企业职工。 4年前因右腿摔伤引起的单侧股骨头坏死,疼痛难忍行走不便。她性格开朗对人热情大方、且又健谈,喜欢到隔壁的病房串串与人交流拉家常,我们都习惯地称她为“快乐的莎妹”。
  
  根据医生的治疗方案与排序,两天后开始进行DSA介入微创疗法(股骨头供血动脉血管融通手术)。 第二天上午瞅个空档,我来到医院的西门口,看见有直接开往去颐和园的公交车,便乘上公交去了颐和园。不到半个小时,便来到了这座被誉为世界著名、而且规模宏大(各种形式的宫殿园林建筑达3000余间),占地面积达293公顷的皇家园林。这处旧时称“清漪园”的园林,是1888年重建后改名“颐和园”,最主要的是由万寿山、昆明湖两大部分组成。
  
  驻足最东边的东宫门区,所看到的是清朝皇帝从事政治活动和生活起居的仁寿殿,依次有南北朝房、寝宫、大戏台、庭院等。仁寿殿东宫门现在是颐和园的正门,它坐西朝东,门楣檐下全部用油彩描绘着绚丽的图案。六扇朱红色大门上镶嵌着整齐的黄色门钉,中间檐下挂着九龙金字大匾,上书“颐和园”三个大字。在昆明湖东堤北端文昌阁,东有文昌院和博物馆,据说是中国古典园林中规模最大、品级最高的文物陈列馆。位于颐和园最北部,虽然建筑较少,但林木葱笼,山路曲折,优雅恬静,与前山的华丽形成鲜明对比,一组西藏建筑和江南水乡特色的苏州街,布局紧凑各有妙趣。
  
  沿着昆明湖边的道路迤逦北上,有一座横跨水面的石桥,那就是连接昆明湖东岸和南湖岛的十七孔石桥。它不仅是通往南湖岛的唯一道路,其本身也是一座值得品味与鉴赏的奇特建筑。望着这座宽8米、长达150米而造型美观、气势恢宏的十七孔桥,宽广的湖面碧波荡漾,再加上十七孔桥的装点,更显得富有生机和情趣。在阳光的照射下,桥与水中的倒影紧密相连,形态优美,似一把长弓。万寿山前,更有一700多米的长廊,也是世界上最长的画廊。
  
  在长廊东侧入口处,我正在凝神沉思,忽的从北面的山坡上传来一阵阵高亢洪亮的歌声:“风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志越坚/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
  
  我欣然走近一看,是一支几十人的红歌队,大多是中老年妇女与部分男士组成。悉心聆听约半个小时,她(他)们所演唱的歌曲都是久违的经典红歌《十送红军》、《长征组歌》《过雪山草地》《红军战士想念毛泽东》等。这正与西侧那雕梁画栋,一幅幅斑斓彩画的长廊,也同时能让人感到映衬出它的绚丽、风采无比和更加弥足的珍贵。
  
  病友间互助
  
  如果说,病痛的折磨是生命里无法躲过的伤,那么病友间的热情关爱,无疑也是一种医治心灵创伤的良药。
  
  因园林太大游人又多,园内景点没等转完,就不知不觉已过了中午12点,午饭没能及时返回医院,随即给妻子打电话问候是否吃午饭。回答说已吃过了,是同病房的病友何爱琴让其女儿罗婷在食堂帮忙买的饭菜,直接给带到了病房,给她钱咋也不要。通过近几天的接触,我觉得这对母女乍看外表比较冷情,且又言语不多,待人却很热情和善良。
  
  在8号病房里,有个来自我们山东济宁市的14岁小女孩,因在校期间生活简朴长期营养不良,造成右腿股骨供血不足缺血性坏死。做了单侧介入融通手术后,听医生说需半年拄拐恢复,她考虑回去到学校怕同学笑话,碍于面子一时很想不开,情低落感觉很沮丧,悲观想哭,不吃饭也不好好睡觉。愁的她爸妈心急火燎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与妻子得知后,就主动去她们的病房对小女孩做说服劝导。妻子重点劝其一切要想开,消除爱面子的顾虑和情绪,要适应生活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多想想自己美好的未来等多方面对其开导。我也顺便给她详细讲述小说《刚铁是怎样炼成的》和张海迪的故事情节,让她树立战胜疾病的勇气,通过将近一天的做思想工作,小女孩终于想通了,不再较劲表示听她爸妈的话,主动按时吃饭睡觉,她爸妈非常地感激,并对我们连声道谢:“真是多亏了你们劝说,太感谢你们了……”我们也感觉由衷地高兴和愉悦。
  
  单行道困惑
  
  到了18日、21日两天(每次只能单侧)分别进行了右下肢和左下肢穿刺注射,每次术后的(12小时)第二天上午,妻子便可下床自理,医生查完房输上液,输完液的下午就是静养的时间。第三天下午没有别的事,借这次机会,我决定到天安门城楼和故宫看看,也不枉来此一趟。走出医院便乘上公交车到公主坟地铁站,再转乘10号线地铁,将近半个小时,至天安门城楼西地铁站下车,随着有点拥挤的人流,步行来到天安门城楼。
  
  从城楼下的门洞进去后,由于买票登城楼的人太多,我先买了进故宫的门票(打算回来再登天安门城楼)。资料显示,北京故宫又称紫禁城,是中国明清两代的皇家宫殿,也是古代宫廷建筑之精华,明朝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至今已有近600年。外围共有四座城门,分别是午门、神武门、东华门、西华门。午门作为紫禁城的正门,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故宫的悠久历史与深厚的文化底蕴,在中国乃至世界都极具影响力,堪称文化的里程碑。
  
  径直从午门进向北走至为中心的太和殿、中和殿与保和殿,还有两翼的文华殿、武英殿等这些皇帝举行盛大典礼的场所。从内廷中心的乾清宫、交泰殿到坤宁宫,亦称为后三宫,两翼还有东、西六宫。此外,还有外东路太上皇宫殿及皇子居住的南三所和外西路的太后宫院。占地面积78万平方米,听人说共有大小宫殿70多座,房屋8700余间。望着那高约10米的城墙和宽达52米的护城河围绕四周,显得威严而壮观。据了解:明、清两朝有24位皇帝生活居住于此,长达491年。北京故宫位列于法国凡尔赛宫、英国白金汉宫、美国白宫、俄罗斯克里姆林宫等世界著名五大宫殿之首,世界上十大最著名的旅游胜地,198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最后,我随着多如潮水的游人来到最北面的神武门,全程参观完紫禁城后,准备按原路返回去登天安门城楼,当往回走了没多远却被执勤的武警给拦住了,说是单行道不准返回,一直往北走过神武门出故宫,心中难免感到些微的尴尬和不快。
  
  第二天下午,我再次乘地铁到天安门城楼西站,一下车就直奔城楼,买了门票怀着崇敬地心情,快步登上天安门城楼。驻足伟人站立过的地方,思绪也随着激动地心情在游走。举目远眺那长安街,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对面的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国家大剧院和毛泽东纪念堂尽收眼底。如若前往瞻仰,需穿过长安街地下道。但是经了解,人民大会堂与毛泽东纪念堂,都是每天上午的9点到11点前向游人开放,下午是关闭的时间,随即打消了前去的念头。至此未能瞻仰到毛泽东遗容,看一眼人民大会堂,着实也不无留下一些遗憾。唯有写就《登楼》小诗,以聊做心中之慰与永久的纪念:
  
  如梦似幻/似是进入仙境云雾/湛蓝的天空下/现出美景一组组/ /车在“海里”游/人在“画中”走……/一座丰碑映入眼帘/那是共和国的精神支柱!
  驻足伟人站立过的地方/仿佛看到那只挥动的巨手/在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不再是受人欺辱的“东亚病夫”/五千年炎黄历经苦难/中国龙令世界瞩目……
  
  小事入心窝
  
  在航空医院北洼路(八里庄街)的北端路口左拐,紫竹桥附近的两家眼镜店内,让我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印象。因我的老花镜一边腿少了个小螺丝钉没法戴了,跑几个地方都没有合适的配件。一天晚饭后,我就走到北边路口的拐角处,看到路边有个光明岛眼镜店便走进去。我把眼镜让柜台里那个女营业员看了后,她说有同号的小螺钉可以给装上,但至少要收5元钱的资费,我二话没说转身就离开了这家眼镜店。
  
  我继续往西走不停地寻找,又到了一家比较豪华漂亮的大明眼镜店,柜台内同样也是一名女营业员,说一口流利而温柔的北京话,并且态度和蔼看了下眼镜说给上个螺钉不要钱免费服务。等她装好后我便道声谢谢,那营业员也回说不客气,并以微笑目送我出了店门,心里觉得一阵暖融融,似有阵春风拂面。
  
  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8月22日上午医生通知出院,我办理完出院手续,下午去西客站购买了火车票。因预购票离乘车日期太近,卧铺票早已售完,只得买了硬座车票。当时术后的妻子练习拄双拐刚能行走。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去医院西门打的赶往北京西客站。到了车站,去菏泽是在二楼的第五候车室候车,望着摩肩接踵显得拥挤的旅客,都在争先恐后往楼梯口处疾走,我搀扶着妻子(拄双拐)缓慢吃力地往前一步步的移动,心里一阵发怵。车站工作人员见状,立即领我们到一架电梯前,马上给我们单独开动起小电梯,快捷而轻松地上了二楼,来到第五候车室坐下,感觉心里一阵暖暖的。
  
  当天下午回到家里,按照医生的嘱咐,通过三个多月的药物治疗和康复锻炼,虽然没能达到像医院在网上广告宣传的那种效果(恢复的像正常人),但妻子却也恢复的生活能完全自理,并且拄单拐也可以行走,能洗衣做饭,有时还能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我先前所收紧的心也放缓一些。
  
  此次北京之行,由于时间紧心情又比较压抑,虽说没能瞻仰毛泽东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和人民大会堂,未能到八达岭长城、天坛公园一睹风采,不失为有点遗憾,但在我的生命中,却依然也留下了记忆的永恒。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摩卡
下一篇:风吹大鹿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