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老家的秋味

老家的秋味


  老家的秋天是多彩的,每年的这个季节,我总会选一个晴日的周未,带着妻子和小儿回老家来品尝秋味。
  尽管有时妻子和小儿有一百个不情愿,可我总有一百零一个理由说服他们。今年秋天的雨水多,山坡上的小蒜长得格外喜人,一大片一大片绿得醉人。小蒜似乎要与麦苗比一下高低,远远望去让我们有点分不清哪里是小蒜,哪里是麦苗。
  儿时的记忆里,在我放牛或放羊的时候,挖小蒜成了我的一项额外任务。小蒜又称小根蒜、野蒜,可作调料或直接食用。还可以入药,能通阳散结,有理气、祛痰的功效。在家乡人眼里,小蒜成了一种应急蔬菜,当家里实在没有什么青菜的时候,就到山坡上挖一把小蒜回来救急。
  小蒜不挑地方,丘岭、坡地、沟沟壑壑随处都能生长。挖小蒜这活,有工具可以挖,没工具也可用手刨或者用手拽。在我放牛或放羊时,牛儿或羊儿吃草的时间,就是我挖小蒜的时间,两不耽误。我会在挖小蒜的同时,把小蒜上的老叶,鳞茎上的干皮,简单拾掇一下。在回家途经小河边时,放在上游处的水里淘一淘,再捏紧它向空中猛甩上几下,回到家直接拿进厨房交给母亲。那样,美食就能快些入口了。
  用小蒜做菜不拘一格,可就着馍吃,可盐腌了吃,最让我回味无穷的是母亲把它油炒了,做荷苞蛋兑碗面吃,再添上母亲自酿的柿子醋,那吃起来的滋味简直是人间美味。想到此处,不禁口舌生津,瞅准一丛小蒜一耙子下去,一大把肥大的小蒜,拖着长长的绿叶,伸着白灵灵的嫩茎,尾部挂着一个个肥嘟嘟的蒜头从土里脱颖而出。我在前面用耙子刨,妻子在后面弯下腰认真地拾着。就在这时,小儿子的呼唤声打断了我和妻子的劳作。我直起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有一棵高大的柿子树。望着那树梢上红灯笼似的柿子果,我瞬间想起了在我小的时候,跟着家里人去摘柿子的情景。
  老家的柿子品种较多,若按照成熟早晚分类的话,那么早、中、晚各类品种都有。早熟品种有宅家红,只要摘回家二三天就可食用。因为它成熟早,品质优,所以从我记事起,它就成了我的最爱。中熟品种有玉姑乱,它在柿子家族中是一枝独秀,个大、味甜、糖分高、品质优,还是做懒柿子的好材料。在这个时节,摘上十几个玉姑乱,除去柿子果柄后的果托,然后放入家里的小口陶罐,再往罐中倒满大约60摄氏度的热水,盖上盖子,接着在陶罐周围围些麦糠,以防止温度下降过快。就这样,一天一换水,两天后,味美爽口又甘甜的“懒柿子”就做好了。
  那时候,柿饼是各家各户除粮食之外的,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因此每年的这个时节,家家户户都会摘柿子削柿饼。
  选一个深秋的晴日,几家人商量好一同出门,有的拉着架子车,有的挑着箩筐,说说笑笑地往山上走去。柿树下热闹得像是赶集,柿树上人影晃动。身手矫健的年轻人在树上用手摘或用夹杆夹,如探囊取物一般随意。上了年纪的大人在树下不断的叮咛:“要小心点呀!”不一会功夫就摘了大大的好几堆。人们拉地拉,挑地挑,丰收的喜悦挂在脸上,幸福的憧憬藏在心里。
  柿子运回了家,真正艰巨的任务也是刚刚开始。削柿饼需要心灵手巧,下刀恰到好处的“能人”,这样既能最大限度地保留柿子养分,又能让削出的柿饼如清水出芙蓉一般秀色可餐。不要以为削得多了就能熟能生巧,其实真正能做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实属不易。父母和姐姐算得上是村里削柿饼的行家,也不知他们暗地里下了多少功夫,吃了多少苦。
  别人削柿饼时,我的任务是往凉席上摊柿子皮。这活轻也没什么技术含量,但要把柿子皮运到通风向阳的瓦房顶。尽管我动作灵活轻捷,但母亲总是不放心,总会扶着梯子大声叮咛:“小心点,一定要小心点。”
  把削好的柿饼往榆树梢上挂,不需要太多的技巧但却很有讲究,大的挂稍粗的榆树条,榆树条细的挂小的。总之,挂在树梢上时不能拥挤,也不能太稀疏,必须达到便于晾晒的标准才行。
  柿饼快晒好时,晚熟的小花柿、烟布袋也熟了。在采摘之前,父亲先带领我们用木椽在院外的空地上搭好存放柿子的凉棚。他要先画好点,然后教我们用洛阳铲在画点处挖四个深洞,再在其上栽桩竖起架子,在上面绑支架,固定结实后,在上面铺上二三层未去叶子的高粱杆,边缘铺的厚实一些。最后将霜冻后采摘回来的柿子分类摆上在凉棚上,其中间堆放的是成熟度较轻的柿子,成熟度高又有外伤的柿子放到棚的周边。一则便用取食,二则不会因柿子熟过了会伤及无辜。总之,父母如何摆放柿子有他们的道理。尽管当时我有点一知半解,现在我已明白这其中蕴含着大智慧。
  当我和妻子领着儿子来到柿子树下时,才发现这柿子摘不成了。这棵树上的柿子有点大,而且都挂在高高的树梢上,靠近地面的地方一个柿子也没有。纤细的树梢绝对禁不住我的体重,况且离地面那么高,我又没带夹杆和接柿子的工具,一家三口只能望柿兴叹。好在离柿子树不远的地堰上有棵杜梨树,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今天没摘到柿子,却收获了一大捆带枝的杜梨。
  在回家的路上,妻子和小儿子兴致勃勃地说着这次秋游的趣事,他们的笑声让我心中安稳且自得。熟悉的景色渐渐退到身后,和以往归乡和离开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回老家,没人迎接也没人相送。时光荏苒,物是人非,不变的唯有这秋味。想到此处,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河南省渑池县张村镇中:曹学军)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南国的玫瑰
下一篇:天凉好个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