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有一种温暖

有一种温暖

在我们眼中,那对老夫妻的日子是贫瘠灰暗的,甚至是悲苦苍凉的,但在悲苦苍凉中他们努力散发着质朴温暖的气息。我喜欢这种精神气息。
  
  一
  很多年前,我在乡镇开了一家小店维持着生计。有一次,店里来了一对残疾老夫妻。
  这对老夫妻大约六十多岁,男的是盲人,中等个子,偏瘦,背微驼。女的个子较矮,有跛脚,一手提着一个碎花布袋,一手牵着自己的丈夫。他们摇摇摆摆向我的店里走来。
  “老板娘好,生意可好?”
  老远,他们的脸上挂着非常礼貌的笑容,向我打着招呼。算是见面语,我喜欢他们这样问我,不知怎么一下子拉近了我和他们夫妻的距离。
  “还行。”我一边答着,脑子里快速地回忆着是否在哪儿见过,一边让他们进来烤火。可这对老夫妻并没有进来,只是显得非常卑微地站在门外。
  停顿了一会,女的先开口了。
  “你家老板呢?”
  “他不在家,刚出去了,找他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这对老夫妻脸上,明显露出了淡淡的失望之色。他们欲言又止。
  我望着这对“特殊”的老夫妻,猜测着他们肯定遇到了为难之事了。
  “你们有什么事告诉我也一样,我会转达的。”我忍不住问,一份恻隐之心驱使我。
  可是这对老夫妻显得难为情,支支吾吾不肯开口。
  “没事,找我也一样。”我诚恳地再次说。
  “我们想来这里买点东西,但现在身上钱不够,你又……”他们面带难色,停顿了一下,把话憋了回去,然后接着说:“还是算了,等下次吧。”
  其实,这对老夫妻,我是知道的,他们是福利院的孤寡老人,我家先生与福利院院长是朋友,经常会去福利院走走,我家先生曾经在我面前提过这对“特殊”的老夫妻,我虽然没见过他们,可在我心里,还是大致了解的。
  “没事,你们想买什么,尽管说,我帮你们拿。”
  “你又不认识我们,我们来赊账,这样不合适吧?”他俩面带羞愧之色。
  在我的催促下,他们“买”了自己的刚需品。
  我在帮他们打包的时候,这对老夫妻不断地说着感谢的话,并承诺着下个月一定把钱还上。我嘴里说着没事,随便什么时候还都可以。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我对他们已经产生了深深的同情,我已不打算要他们还了。
  在我打包好之后,这位妻子弯下腰,吃力地背起了东西。站在旁边的盲人丈夫此时觉察到了,略带责怪的口气说着:“我来嘞,你的脚本就不方便。”
  “你的背脊昨晚还痛,还是我来。”妻子坚持着。
  “没事,我来嘞。”说话间,盲人丈夫伸出了手,摸摸索索去妻子背部取东西。可这位妻子还是坚持着自己背,并抽出一只手来牵住丈夫的手,示意可以开步了。
  面对此情,我心里非常感动,也有一股莫名的温暖充盈着我的心。这对贫贱夫妻,巅覆了当今社会有人所说的那句“没有面包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的观念。谁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对贫贱夫妻,不是我们最好的榜样吗?
  在我“发呆”时,盲人带着请求的口气向我说着:“老板娘啊,麻烦你再帮我们找个袋子吧,我想把这东西分成两半。”
  我一个激愣,连忙应着,好呀,好呀。
  这对老夫妻,一人背着一个包袱,拖着长长的影子,步履蹒跚地行走在马路上。一阵寒风袭来,这对老夫妻单薄的身子跟路旁那光秃秃的柳枝一样,在风中瑟瑟发抖,显得苍凉与无助,令人心生悲悯之情。可此时,盲人丈夫弯下腰,放下手中的包裹,摸摸索索解下了脖颈上的围巾,这位妻子张了张嘴,估计在说些什么,可这位盲人丈夫执意把围巾裹在了妻子的头上。妻子深情地望着丈夫,踮起脚尖,为丈夫扯了扯领口,系紧了最上方的衣扣……
  微不足道的小动作,流淌出最温暖,最感人至深的情感,更像一束阳光,温暖着世间的一切苍凉。这种情感,这束光,触动了我的心弦:如果我是画家,这个画面一定是我最想要画的,因为我的生命能从这种画面中得到极大的温暖与鼓舞。
  这对夫妻在行走的路上,挨得更近了,握着的手更紧了。我目送着他们渐行渐远,不禁感叹起来,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我所见的,是残缺,是贫穷与卑微的,可他们互相体谅,互相照顾,相互搀扶。他们的脸上,始终盈满着温暖,洋溢着热情。这些,足以令人心灵上受到温暖的洗礼与鼓舞,重新审视自己的“爱情观”。
  此时,正值寒冬,仿佛有了春天般温馨的气息在弥漫。我突然觉得,人生最浪漫的事,不是花前月下,不是卿卿卿我我,而是两个人一起慢慢变老,始终有人牵你的手一起走路,一起回家。
  
  二
  大概过了两个月之久,时令已经进入了腊月。
  某日,漫天飞雪,天寒地冻。这对老夫妻来还钱了,还送给我家二十多个土鸡蛋。其实,在他们来还钱的前两个小时,我在人流中见过他们的。
  当时盲人丈夫背着一个与身材极不相称的大蛇皮袋子,里面鼓鼓囊囊,塞满了各种废品,使微驼的背更驼了。这位妻子本来就身材矮小、单薄,加上跛脚,行动极为不便,可身上背着同样是笨重的废品。她们相互搀扶着,步履蹒跚地在风雪中艰难行走,几朵雪花打着旋儿恋在了他们的头上、身上,散发着晶莹的光,可他们依旧义无反顾地迈着“沉稳”的步子,往废品收购站走去……他俩的身影与漫天的飞雪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卑微得像两只不被看起的蚂蚁在蠕动。用心端详,真的是分外扎心,令人心生怜悯。他们的底色是苍凉的,但也是隐忍的、坚强的。
  “老板娘好!”
  我的思绪正“开着火车”,一句“老板娘好”唤醒了我。他们俩和之前一样,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热情地打着招呼。
  “我们过来还钱,真不好意思,本来上个月就该还上,拖到现在才来。”
  跛脚妻子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钱币放在了柜台,并从碎花布兜里掏出一袋鸡蛋。
  “这些鸡蛋是我乡下的一个老姐送的,我想着你家有吃奶的孩子,给你送来了,不要嫌弃。”
  站在旁边的盲人丈夫插着话,喃喃地说着:“本来钱是够的,都怪我这个不争气的背脊,打了两瓶吊针,花了好几十块……”盲人的脸上明显写着自责。
  此时的我,心里什么都明白了,这堆土鸡蛋,肯定是乡下老姐送给这位盲人妹夫补补身子的。我说什么也不肯收下,可这对老夫妻非常生气地说着,如果不收,就是瞧不起人,嫌我们。他们说着够“决绝”也够“扎心”的话。我含着泪收下了这袋鸡蛋。
  望着这堆鸡蛋,我感动万分,也惭愧万分。其实,我根本就没为这对夫妻做什么,赊些货出去,是生意上的一些正常现象。在客观上,我给予他们的“帮助”与他们对我的“回报”,是不对等的。虽只是一袋土鸡蛋,但在“尽力”这个层面,他们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全部。
  这些鸡蛋透着“人情”之美,散发着圣洁的光辉,令人在这复杂的社会中感受到一种温馨、一种温暖。
  
  三
  此时,我的脑海里不禁跳出另一组画面。
  同样是一对夫妻,在我店里已经赊了几千元钱的货,并且好多年了没有还上。我家先生知道那家男人有一门打井手艺,为了让他家缓解经济压力,尽快还上债务,我家先生开动人脉,为他介绍了好几家生意。挖井的活,虽然累点,但每挖一口井,也有好几千元的收入。又到年尾了,想必他们应该会来还钱,可直到年三十,依旧不见人影。后来的几次,在街上遇见那对夫妻,我过去与他俩提起还钱之事,他们不但不还,男的还凶巴巴地说:不就是欠了你家几块臭钱吗,到时给你就是。我把眼光转向他的妻子,希望能得到这位女人的支持。可是,这对夫妻还真应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位女人露出一幅与她亳无相干的表情……当时,我的心里充满着愤怒与不平,甚至是不解。我悻悻离开,心中有着一种消极的感慨,“这个世道怎么了……”
  直至现在,将近二十年了,我家的那本账本已经发黄,可上面还清晰地显示着,某某某:欠货款2300元。
  我觉得,这笔钱对我而言也不算什么了,但心中留下的疙瘩却越来越大,就像一个结疖,曾经痛过。
  
  四
  唉,人呀,没法比。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眼前的这对残疾夫妻,欠下我的不足200元,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打算要他们还,可他们来了。为了凑足这200元,哪怕天上飘着雪花,依然义无反顾地背着废品往收购站一步一挨地走去。在他们心中还有着“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的优秀品德。
  我望向了柜台上的钱币。
  那些钱币,最大的面额就一张二十元的,其它都是五元,一元,五角。望着这堆碎钱,一股莫名的辛酸涌上了我的心头。其实,我是知道的,这对夫妻并没有什么收入,这些碎钱都是平时捡破烂积攒下来的,捡破烂,对于一个眼盲,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来说,是多么的不易,这每一分、每一毛,都沾满了辛苦的汗水。我的内心像打翻了五味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一堆碎钱啊,已经不仅仅是钱了,已成为让人热泪盈眶的诚信美德,它超出了金钱以外的意义。
  “老板娘,你好好点一下,看够数不?”站在旁边的跛脚妻子似乎发现了我在走神,微笑着提醒着我。
  事毕,我搬来凳子,让他们坐下来烤烤火再走。可他们说,老板娘,你别忙了,趁现在还没散圩,我们去砍些肉,今天炖肉吃。他们的语气带着轻松,带着感恩,带着满足。更有趣的是,说话间,跛脚妻子趁机扬了扬头,向我抛来了一个可爱的“媚眼”,让我那略带“悲凉”的心顿时有了轻松之意。我不知道她的这个“媚眼”,是一种乐观的表现还是对我这种“悲悯心”的安慰。我想,应该都有。
  我非常高兴,他们能够在贫寒里吃上肉。生活无法压垮他们,因为他们心中有向往,哪怕就是一顿吃肉,都是一个最近的理想。
  
  五
  残疾的身体,窘迫的生活现状,丝亳没有影响他们的夫妻感情,没有影响他们的诚信与感恩,没有影响他们的乐观积极,他们绽放着笑靥,全然不管自己的悲苦与不幸,团结一心,勇敢地把“好日子”过起来。那一刻,我的心灵被深深震撼了。原来,人只要心灵轻盈,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是自由、快乐和幸福的。
  我曾想,他们的结合是无奈的,因为谁也不能挑剔谁,我不敢这样去想,但正是这样的结合,才告诉了我,什么是相濡以沫。
  我一定要记录他们还钱的故事,留下他们的温暖在我的文字里,标题我都想好了,我在柜台里找来一张纸,抓住一支笔,写下这句“有一种温暖”,这温暖,让我感慨万千。
  是的,在那北风卷着雪花的日子里,我的心中有着春天般的温暖。
  我觉得,温暖的意义不应该仅限于身体的温度,还有心灵里的震撼。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