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枯荷情深

枯荷情深


   我欣赏过盛夏时节热热闹闹的荷塘,那时印象最深的是,荷叶侵占了所有的水面,荷花抢占了太多的眼球。一片繁盛景象,看绿色丛中微微露出一隙水色,粉色荷花亭亭玉立,或有鸳鸯在荷叶下嬉戏,一会儿又向别处游去了,这算不算一幅绝美的诗画呢?
   但是,如此荷塘美景,即便是开得千姿百态,也多不过一个粉色;即便是绿得要滴出水来,也只是绿色而已。况且看得久了,也难免让人生出厌烦来。更让人遗憾的是,这样繁盛的景象终究也会散去……
  那日,在北陵公园看见“菡萏香销翠叶残”时,我忍不住惊叹“西风愁起绿波间”。是啊,时光容易把人抛,太美好的东西,更容易消逝!这,又岂是人力所为?那么多的美都被西风撕破撒到时间的长河里了。在莫名的心痛里,我开始用心欣赏枯荷,也只能欣赏枯荷了。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一切无法挽回,却又忍不住由爱生恨。想想春季的绿荷刚刚长出,是何等的盎然生机;看看秋季的枯荷,又是何等的衰败凄凉。而整个夏季的乘风破浪,荷这一生也是轰轰烈烈,风生水起了。可是,这种美为什么就不能一直存在于人们的生活呢?为什么要经过这个冬天的期盼,才能再与荷相见呢?
   看见秋荷衰败场景,我总是莫名地想起半个世纪前去世的娘亲。
  听大娘讲,娘来我家的时候生得很是好看,高高的个子,眼睛虽不大但很有精神,俨然大家闺秀一般,更重要的是娘有一手好手艺——刺绣。娘刺绣的耳枕在镇上是一绝,尤其是刺绣的上衣,典雅间透着成熟,端庄里含着一丝大气。据说,村子里很多人来向娘讨教,娘一下子成了十里八村的“巧手”。当时,还没有改革开放,娘就想到了把刺绣拿到集市上换钱,以贴补家用,可谓是心灵手巧,思想前卫。
   可是,世事难料。后来娘因为一场疾病去世了,她的刺绣也成了人们的望尘莫及。如今,再看看娘亲手绣过的枕头,恍惚看见娘在一针一线地刺绣,那么专注,那么超凡。是啊,像娘这么好女子,怎么就离尘世而去了呢?更把漫长寒冷的冬天,留给了她唯一的女儿……
  
   二
  我忙止住盈在眼眶里的泪花,闭上眼睛,稍静片刻。
   睁开双眼,定睛再看眼前的枯荷,它的茎确是枯了,枯得已经看不出真面目。曾几何时,它那么有生气的墨绿,可到现在似乎连一丝水分都挤不出来,颜色更接近于大地,难道这是想尽快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吗?只是我不明白!那么枯干的没有任何水分的茎,似乎被风一吹就要断折的茎,为什么还能那么笔直地站立呢?它们齐刷刷的,就像战士在守护着自己的阵地。它们向着天空站立,倔强地守候在萧瑟的秋风里,仿佛秋霜压不垮它们,只会更加润泽它们干枯的心田;仿佛严寒摧不毁它们,反而淬炼了它们的意志。
   苦难淬炼意志品质,娘也遇到过如此这般的困境!
   那一年,姥爷病了,急需钱治病,否则生命不保。娘只要了几十元的彩礼钱,就毅然决然走进了我们当时那个并不富裕的家庭。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那时的人们普遍生活在青黄不接里,多亏了娘的勤劳,家里才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那时候,门前屋后能种庄稼的地方,娘都要种上;只要有时间,娘就不断劳作。除去在生产队劳动挣得公分,娘总能见缝插针的多收一点粮食和蔬菜,支撑起我们的苦日子。
   当然,仅有三岁年龄的我,是不会记得那年月有多苦的。即便是我的记忆有些空白,也时常听到大娘们说起:“你娘啊,总能把你们家的日子过得和别人家不一样,就算是再苦,也透着甜。”因为娘的存在,我也觉得甜丝丝的。其实,我还听大姐说起,别看娘穷,但是从来不志短。娘,一辈子没说过气馁的话,一辈子没做过亏心的事,即便是在受到别人欺侮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低下过高贵的头颅。
   现在想来,那时的娘活着就像这枯荷,即使再苦再穷也得活出志气来!
   人活得不就是一口气吗?窝窝囊囊得来的,即使表面风光了,内心也是惭愧的。娘干净倔强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也像极了荷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娘就是这样,虽然她在人世只有二十三年的光阴,但她把每一天都过出了她自己的意义。她曾像荷花一样听过夏季的风风雨雨,后来,她更像枯荷一样,我自微笑待生活,任凭世事风雨飘摇……
  
   三
   我又看向枯荷,它们要么高傲地抬起头颅,要么谦卑地亲吻水面,更多的甚至被风蹂躏得只剩下丝一样的脉络,仍然倔强地执着于脚下的泥土。我总觉得这样的姿势,是一种回归和感恩。
   清代钱孟钿的《残荷》有诗曰:“几干纷披随败箨,半塘摇落并残蒲。熏风不与留颜色,翠佩江皋再见无。”从出淤泥而不染,其质本洁来还洁去,要留清白在人间。出于泥土,静守一片天地,繁华落尽而归于泥土,完成一生之夙愿。
   人生在世若如荷,也不枉为世上走一遭!也许我们有限的人生并不能做出太大的成就,但内心一定要保持那份洁净。如果自己连干净的领地都没有,即便是腰缠万贯又有何意义呢?以媚求荣,苟且偷生,都是以牺牲人格尊严为代价的,都是不值得的!
   人活一世,活得就是品质,而留下的又是什么呢?
   我每年都去娘的墓地,看到她的坟上长满羊胡子草,有时还有老婆花、苦菜花开着。活着,就要像草木一样本真,这正是娘一生所追求的。她也把草木一样的胸襟遗传给了我。此时,年过半百的我,一直喜欢洁净地活在这人世间,不与浊流合污。这,我得感谢娘,血浓于水,骨子里的东西是无法被外界改变的。
  蓦然间,我忽然有点喜欢枯荷了!几分敬意,投向枯荷,但看“叶无圆影柄无香,收尽莲歌冷碧塘”,它们即便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依然以其顽强的英姿留下生命的最后壮歌,活就活个潇潇洒洒,活就活得明明白白。最美的人生,无非如此!也就是把日子过成诗,再把诗揉进烟火,而这生活的态度取决于生命的态度。
   我将是枯荷最后的崇拜者和永恒的信仰者。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