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温暖的记忆


  生长在东北的我,常见的是雪,对雪有一种特殊的情愫,特别喜欢她的纯洁和飘逸。我认为,那纯白的色彩,是大自然在冬天赐给家乡最温暖的色彩,掩盖了枯草,银装了秃树,玉砌了旧屋,所有的萧瑟风景都因雪而隐遁,取而代之的是明媚的鲜亮的色彩,一切都变得欣欣然。那一场又一场的雪,给东北人带来一次又一次“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处梨花开”的惊喜和惊艳。
  瑞雪兆丰年,每年的冬天,当第一场雪莅临的时候,到处会看到人们欢呼雀跃的样子,”下雪了!下雪了!”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会情不自禁奔走相告。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和对来年丰收的憧憬。其实,大家都知道下雪了,但奔走相告的形式必须有,是给雪一个仪式感吧,当然和飘雪去互动的快乐不能不让人雀跃起来。
  我们小孩子看到雪,更是满心欢喜,打雪球,堆雪人,在雪地里互相追逐,欢声笑语声在空中飘荡。我们好像一个个都变成了书法家和画家,雪地是我们的纸,树枝是我们的笔,我们潇洒地挥毫泼墨。雪,是我们儿时最亲密的玩伴,也是我们不用花钱买的纸张和玩具。
  我迷恋雪后的风景,每次下雪,我都会走出屋外看风景,到处银装素裹,美轮美奂,宛若走入梦幻般的仙境,我便沉醉不知归路。妈妈总是会喊我回家,担心雪弄湿了我的鞋袜,怕我的脚受凉。雪,就是我的童话世界,尽管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童话,但仿佛雪就是一个漂亮女孩在诉说着什么……
  我爱雪的洁白无瑕,爱雪的空灵飘逸。雪,是冬天里最美的精灵,也是冬季里爱的天使。
  
  二
  “花开寒夜悄无声,清早窗前赏丽容。问君哪得巧如许,浑若妙笔绘精灵。”在我的记忆中,冰窗花是冬天最美的花。由于东北地区的冬天比较寒冷,室内和室外的温差较大,夜间就会在玻璃上凝结成冰花。那些冰花,每一天大不一样,时看时新。
  记得小时候,我和哥哥清晨醒来,都会趴在窗前看冰窗花。哥哥说,妹妹你看,那是一只老鹰,我说,那是一只鸽子。哥哥又说,那是一株君子兰,我说,那是一株百合花。我总是不顺着哥哥说,但有时看到松树的冰花,我就不再和他辩驳了,一看就是树的样子,特别是松树,惟妙惟肖,太逼真了。我和哥哥每天都会陶醉在这一幅幅的天然冰画中,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着那些画意,冰窗花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冰窗花是大自然的杰作,那一幅幅精美的冰雕图景,让人叹为观止。
  除了冰窗花让我和哥哥欢喜之外,我们还喜欢滑冰,打陀螺。
  家门前有条小河,每年的冬天都会结成厚厚的冰。我和哥哥喜欢踩在冰上滑冰,虽然滑得不远,但很有意思。有时候哥哥一下子摔倒,看他摇摇晃晃后摔倒的样子,我会情不自禁哈哈大笑,似乎幸灾乐祸。但如果我滑倒,他就会心疼地把我扶起来,现在想想,心里感觉很温暖。
  父亲看我们喜欢滑冰,用木板和铁丝为我们做了两个冰爬犁,我和哥哥开始喜欢坐在爬犁上滑冰,滑得又远又舒服,我们每天都尽兴而归。父亲还为哥哥用枣木雕琢了一个陀螺,并不断打磨,最后变得光滑细腻,温润如玉,父亲在陀螺的尖端镶嵌了一个如豆粒大小的钢珠,哥哥非常喜欢这个陀螺,哥哥把陀螺轻轻放到冰上,同时迅速抽动鞭子,陀螺便飞速地旋转起来,哥哥继续用鞭子抽动陀螺,陀螺转的越来越快,就像是一个舞者在舞台上跳着旋转舞步,优美的舞姿让人赞叹。我和哥哥每天都玩得很晚,直到妈妈喊我们回家吃晚餐。
  冬天里那些快乐而美好的记忆,现在想起来依然感到温暖。
  
  三
  以前,东北地区的农村,基本上家家有土炕,上面铺着炕席,毡子或者花纹美丽的地板革等。土炕连着炉灶,烧火做饭时,炕就会跟着加热。我喜欢土炕,热乎乎的,非常舒服。
  冬季是乡民最清闲的季节,不用再为农活而忙碌,人们在冬天喜欢串门,一进门,就会听到主人说;“快脱鞋上炕,暖和暖和。”淳朴热情的话语,无需什么形容词,让人心里顿时感觉一股暖流在涌动,在流淌。大家聚到一起,坐在热热的土炕上,男人们围着炕上的一个小桌子打麻将,而女人们则拿着毛线一边织着毛衣,一边聊着家常,虽然屋外冰天雪地,但屋内暖意融融。
  记得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天上飘着雪花,我和妈妈去姑姑家串门,那是我第一次去姑姑家,我和妈妈冒着严寒,风雪兼程,来到姑姑所在的村落,妈妈指着一座古旧的房屋,对我说,这就是你姑姑家。这是一座有五个房间的旧平房,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记住这些,我是想独自走姑姑亲,后来外出,没有成行,只留下些记忆了。
  我和妈妈还没进屋,姑姑就迎了出来,脸上带着笑容,把我们迎接进屋,姑姑口里说着:“快脱鞋上炕,坐到炕头来,炕头热乎。”屋里暖融融的,姑姑的话更是让我感觉温暖。
  稍后不久,一顿丰盛的晚餐就做好了,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姑姑把我们当成了贵宾,在姑姑家住的几天,每天的饭菜都不一样。我们走的时候,姑姑还给我们带好多吃的用的东西。后来姑姑去世之后,妈妈还念叨姑姑的好。每次想起姑姑,我就会想起姑姑那句“快脱鞋上炕,坐到炕头来,炕头热乎”,一股暖意就会涌上心头。
  在我的记忆里,寒冷里总有姑姑温暖的声音,冰天雪地里,有姑姑迎接我们的身影。
  
  四
  东北的冬天很冷,记得小时候,妈妈在屋里用砖块垒砌了一个火炉取暖。这个炉子和炕是相连的,有多种功能,既可以给炕加热,又可以取暖,还可以在炉子上烧水做饭。
  妈妈心灵手巧,垒砌的炉子精美别致,上面是一圈圈铁制的炉盖,炉子和炉盖严丝合缝,就像才子和佳人一样完美结合。
  每天晚上,妈妈会用调制好的湿煤封好炉子,让炉子和我们一起进入睡眠的状态,第二天清晨时,妈妈用铁棒穿透那层封闭的煤壳,将炉子从沉睡中唤醒。透过孔洞,我可以窥见到炉子心中的热火,是那样明亮而炙热。
  初中的学校离家有五里之遥,我每天骑着自行车上学,中午带饭在学校吃。印象比较深的是,当我迎着呼啸的北风,冻得瑟瑟发抖,走在家门口时,一股浓郁的烤红薯的香味漫过我的鼻翼。进到屋里,看到炉子上已经有烤好的几块红薯,那是妈妈为我准备的。妈妈知道我喜欢吃红薯,差不多每天我放学快回家时,都会把红薯烤好等着我。
  妈妈烤的红薯,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红薯,因为妈妈烤的时候,上面盖着一个小铝盆,隔一小会儿,妈妈就会翻动一下,所以烤好的红薯,火候恰恰好,吃着软软糯糯的,香香甜甜的,还有“油汁”流淌出来,美味极了。
  好长时间没有吃妈妈烤的红薯了,我好想再吃妈妈烤的红薯,回味起来是那么香甜,那是因为红薯中有妈妈的爱的味道。
  现在,我还时常不自觉地做手捧红薯的样子,但马上得放下,哪有什么红薯,有的是温暖的记忆。
  
  五
  汪曾祺说,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的确,再没有什么事比吃饭更有味道了。记得小时候,每年的冬天,父母都会腌制酸菜。酸菜,是东北地区的家常菜,基本上家家户户的餐桌上都离不开这道美味,就像四川人和湖南人不能没有辣椒一样。
  每年的秋末冬初之时,父母就开始准备腌制酸菜了,那些青翠欲滴的大白菜,是我家自己栽种的,叶片饱满鲜嫩,如翡翠一样散发着莹莹的翠色。父母首先将一口铜色的缸和一些大白菜分别用水清洗干净,一切准备就绪后,母亲最先烧一锅热水,将洗过的白菜用开水烫过一下之后,递给父亲,父亲把白菜一棵一棵整齐地摆放在缸里,在每一层菜的上面都洒一些盐和黄豆,待摆满后,加入凉开水直到没过白菜,上面再压上一块大石头,腌制的过程就大功告成了。只需静静等待二十多天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吃上酸菜了。
  父母腌制的酸菜非常新鲜,一直到吃完都不会出现腐烂的现象,这是盐和黄豆起的作用,这是妈妈从娘家学到的腌菜方法。记得街坊李阿姨腌制的菜总是腐烂,妈妈就教她如何腌制酸菜,妈妈把腌菜的方法传授给了很多人,所以,我的乡邻吃的都是纯正的自家腌制的酸菜。
  待酸菜腌好后,母亲就会在冬天用酸菜做出一道道美味,有酸菜炖排骨,酸菜炖粉条,酸菜包子、饺子和馅饼等,这些美味佳肴,我百吃不厌,酸鲜脆爽,回味无穷。
  每年的大年初一,妈妈都会包酸菜馅的饺子,因为酸菜饺子是我们全家人的至爱,初二、初三改为白菜、韭菜或者芹菜馅的,只有酸菜馅的饺子,每次都不会有剩余,因为酸菜是开胃的,总是让人会多吃一些。
  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到妈妈做的酸菜饺子,好想念那种味道,是家乡的味道,也是妈妈的味道。
  
  六
  小时候冬天穿的棉衣棉裤,都是妈妈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每一年妈妈都会为我和哥哥做一套新的棉衣棉裤。妈妈的手很巧,记得我小时候穿的棉裤带着背带,腰部有松紧带,不但暖和,而且穿脱方便。妈妈说,买的棉袄棉裤没有自己做的暖和舒服。现在回想我曾经穿过的一套又一套棉衣棉裤,每一个针脚里都缝进了妈妈对我的爱。
  但我小时候却不懂妈妈的爱,记得我六七岁的时候,妈妈为我做了一双新棉鞋,经过了剪鞋样,到缝制鞋帮,再到纳鞋底等多道工序的繁琐过程。当妈妈把一双漂亮的小花鞋送给我时,不懂事的我却拒绝穿,非要爸爸给我买皮鞋穿。当时妈妈很失望,只说了一句,这是一双新里新面新棉花的手工鞋,比买的鞋暖和多了。妈妈虽然感到失望,但对我没有一句责骂,最后无奈地把这双新鞋给了二伯父家的表妹穿。当我看到表妹穿着这双鞋那么漂亮,我真的后悔了,但太晚了,没法和人家要回来。我现在想起那双妈妈为我做的鞋时,我感到万分悔恨,我亲爱的妈妈,请原谅那时候不懂事的我吧,如果时光能倒回的话,我一定会欣喜地收下妈妈这份爱,穿着那双小花鞋给妈妈看。可是没有如果,时间也不可能倒回去了,唯有那份暖,一直在我的心里萦绕着,还有那份悔恨在我脑里盘旋着。
  长大后我和妈妈说起那双鞋的事,妈妈说,都过去了,她已经忘记了。这就是伟大的母爱,可以原谅儿女犯的所有的过错。
  由于疫情依然严峻,已经三年没回故乡了,我想念家乡冬天的雪,想念冬天里那热乎乎的土炕,也想念妈妈做的酸菜饺子,还有妈妈为我用炉火烤的香甜的红薯。
  我想,在一个人记忆的长河中,能让人念念不忘的,往往是那些温暖心灵的记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