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地活着 好难

那个年代
  晚秋的夜色,美丽动人,送你流星,带你梦想,缕缕秋风,吹散烦恼,让你舒爽。
  此时,午夜时分,万物归巢,静谧无声。安静的我,打开手机看微信。在高中同学微信群里,我看见了一组武汉同学聚会的画面。其中有一个人,吸引了我眼球,他曾经是我心中的王子。从画面上来看,面部有表情,眼睛有光亮,情绪稳定,神志清醒。跟几年前,身体孱弱,不能自理的重病情相比较,恢复了很多,让人倍感欣慰。这始料未及的挫折,何尝不是他人生又一次经历。嗟叹,云水人生,太脆弱。
  安静真好。安静的时候,才能让心沉淀,思考一些事,想起一些人。安静中,梦里魂里,让我穿越时光隧道,回到学生时代,找寻校园的点点滴滴,还有那一点点青涩朦胧的喜欢,都悄悄地浮现出来。
  1970年,我在荆州中学读高中。那个年代,传统,封闭,不开放。分男女界线,男生、女生,不讲话,不往来。衣服青一色,打扮都一样,缺少美,更缺少审美的眼光。没电话,没电视,娱乐生活单调。我们是简单生活,简单做人,简单中成长,简单中快乐。直到现在,我退去稚嫩也仍不复杂。那个年代,讲觉悟,讲道德,讲学习,讲勤俭节约,讲任劳任怨,讲互相帮助,讲公私分明,讲作风正派,讲……严格要求,积极进步,让我铭刻在心,蹈行正道,受益终身。
  
  情窦初开
  那个时候,我是高中班最不打眼的一个女生,腼腆、胆小、内向、不苟言笑。不是班干部,不是美女,数学差,语文好。16岁的我,青春豆蔻,情窦初开。加之喜欢看书,特别喜欢看情感方面的书。受书中影响,想入非非,宁静的心灵,偶尔也会泛起一点涟漪。
  我从小个子就高,从幼儿园到小学到高中,座位最后一排,排队最后一个。王子也是,个子高,坐后排,站后面。他是班干部,又是体育健儿,翩翩少年,充满青春的荷尔蒙。他离我最近,离我的心也最近。每天放学,本来可以和同大院的几个女生,从荆中路径直回家。但我不这样做,一个人隐藏地走背街,途经老南门,荡过水文地质大队,行走屈原路,最后抵达三叉路口,老荆州饭店。他们笔直走,我弯道回家。
  要说,什么原因都没有,就是藏在小细节里的爱意,平淡生活中的喜欢。喜欢看他和几个同学沿途追逐嬉闹,疯疯打打,到处跑,到处藏的情景。为了这种感觉,高中毕业最后一年,2个学期,天天如此,风雨无阻。如果把这种事情在当时讲出来,还是很丢人的。有些美好,只能深藏。事后回想,自我解嘲,青春的萌动期,与情爱无关。
  高中毕业后,响应党的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一别45年。不曾联系,不曾谋面;最后,散落天涯,各自安好。
  
  随风而去
  46年后,高中同学聚会,岁月勿勿,时光荏苒。同学们一晃都大了,一晃又老了,头发不知不觉也白了。即使这样,也都英姿飒爽,光鲜亮丽,楚楚动人。46个年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让我感觉似乎熟悉,却更多的是陌生。有些人,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但是,王子在众多人群中,我一眼看到,喊出他的名字。
  转瞬之间,我发现,同学情虽然不再浓烈,但和学生时代一样,一切都没有变。离别是人生的常态,正因为如此,这次聚会,同学们都格外珍惜。我那天,仿佛注射了兴奋剂,表现出超强的激情,亢奋不已。我站在台上朗诵,说绕口令,他和另外一个同学献花,同学们大声喊:收下!收下!可我怎么都没好意思收下。殊不知,我心中的花早已绽放。
  夜幕降临,聚会结束。时间过得太快,聚会时间太短。大家意犹未尽,无限眷念,依依不舍。
  回家后,打开手机,发现通讯录有新朋友要添加,一看是王子。一切都已过去,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曾经的年代,曾经的少年,曾经的春梦,早已在岁月的蹉跎中消失,脑海里只留下抹不去的诸多回忆。所以,我没有理睬他。
  岂知,聚会第二个年头,有个同学告诉我,说他病重,身体状况很不乐观。听到此事,让我心咯噔一下,堵得慌。怎么可能呢?沉甸甸地感觉塞满心窝,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控制不住地放声大哭。嗟悔无及,同学之间留个电话号码,建立一个联系方式,很正常的现象,我何必看得那么顶真?何至如此?我连这个机会都没有给他。如果当初,少一点我认为,我以为,现在的心境也许会好受些。反正,我认识到自己的做法欠妥。
  通过这件事,我把曾经要求添加手机的联系人,又重新梳理了一遍,选择性接受了。让自己不再继续封闭,让美好不再错过。
  
  出乎预料
  世间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有的人,相处共事多年,人情如纸,淡漠如斯。有的人,一接触,就有感觉,就抖落了一路的故事,值得用心去珍惜。我和他的遇见,正是如此。
  我参加工作后,一直从事财务工作,后来调到棉花公司经销部任财务经理。搞财务工作,跟银行、税务、审计等部门打交道是经常的事。
  有一天,我和科室同事一同前往银行,申报贷款事宜。到银行后,到处找,耐心等,好不容易,经办人员终于出现。我把单位情况,面临的资金困难,急需解决的要求,耐心地说了一遍,对方答复,目前资金困难,暂时无法解决,单位想办法自筹。我强聒不舍,嘴皮子都会磨出水泡,对方干脆来个不理睬。无趣的我,只好选择离开。
  刚跨出银行大门,碰见了他,银行负责人。他满面笑容,上前跟我们打招呼。我艴然不悦,没好表情,没好语气说了句:你们银行是爷,办事真难。同事连忙圆场,把事情的经过述说了一遍,他深思片刻说,问问情况,再答复我们。分手后,这种搪塞我见多了,压根没放在心上,根本不作指望。
  谁知,过了几天,银行经办人员打电话到财务科,要我们立马去办理贷款手续。出乎预料,我开始注意到他。
  其实,我们早就认识,同一个机关大院,同一个财贸战线,平日见面,只是象征性地点点头,打个招呼,从不多言。随着时间推移,工作的需要,和他打交道的机会增多,让我对他更加了解。他沉着内敛,性格耿直,为人厚道,举止平和。通过接触,彼此信任,我和他之间有心照不宣的默契。如果谁遇到什么事,我们都会相信对方一定会尽力而为;如果结果不尽人意,我们彼此清楚,对方已经尽力了;如果能自己解决的事情,决不轻易给对方添麻烦。感谢他多年对我工作的支持和帮助。
  
  真诚交往
  我们单位具有特殊性,季节性强。棉花收购要筹集大量资金,棉花销售后,又囤集大量资金。
  有一天,我正在办公室,看见他领了几个人进来找我,他和颜悦色地对我说,临时行为,没有事前跟你打一声招呼。他们单位急需购买一批材料,资金紧缺,看你们部门可不可以调剂一下。来的人我认识,都在一个财贸战线。
  我这个人就是一根筋,习惯用非此即彼的思维处理问题。不灵活,不转弯,我用不假思索的大脑,直言不讳地说道,资金不能随便外借,单位财务制度有规定。再说,借钱这件大事,我当不了家,作不了主。对不起,帮不了你们这个忙。
  他连忙说,能借就借,不能借就算了。借方还想多作解释,被他挡架回去,说不要让我们为难。
  送走客人,一点面子都不留,让人转身的台阶都没有,想想他如何支持我们的工作。我意识到自己的作法有点太过分,使我不由自主地拿起电话,想跟他解释。他用爽朗地笑声回答我,他把所有的语言浓缩在,能理解,很正常,没关系。这短短的几句话上,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不会芥蒂,都不需要刻意地察言观色。真实,自然,随性。
  
  心中亲人
  人生路上,命运跟我开了一个谁也开不起的玩笑。1996年,单位有关人员向检察机关举报,内容是,该经销部有重大经济问题,违法金额骇人听闻。检察机关非常重视,把此案当作大案要案抓。那天晚上,检察机关突然行动,把我们经销部、办公室,抽屉全部查封,我和业务经理被带上警车抓走了。
  第二天,把我放回,但规定只准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不准和外界联系,整整15天,切断电话线,断绝外界一切往来。半个月后,检察机关通知我,可以上班了,那就意味我自由了,一切恢复正常了。
  电话一接通,第一个电话就是他,听我报平安,他只说了一个字“好”。一种无语也会意的情感,他懂我懂。事后,提及此事,他说到,那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但我也会选择相信你。让我倍受鼓舞,铭记于心。
  命运把我打入地狱,令人生不如死,绝望透顶。恶语的堆积,同事、朋友的冷漠,快压垮我的精神和意志。特别是没有人情味的家庭,似乎有着刺骨的阴冷。有些亲戚还不如朋友对你真诚。让你领悟,真正的亲人,不在于血缘亲疏,甚至与血缘无关。那种风雨与共,真心相待的人,就是心中的亲人。他就是我的亲人,比我大一岁,是我哥。
  
  有你真好
  有年年底,为感谢银行对我单位工作上的支持,请他吃饭,还特别邀请他单位同事,我的闺蜜及有关人员。那天,他高兴,喝了很多酒,讲了很多话,可我只记住了一句,他对我讲的话:有你真好!
  是啊!有你真好,我有同感。在这世上,异性知己,给人感觉好像是一种非常玄妙的关系;异性间好像除了情爱,就没有纯结,美好的友谊;在这里,我可以肯定,坦诚地说,我和他之间就是纯洁、美好的友谊。
  我们相识,相交多年,从不刻意联系,更不会单独约会。但是,我们真诚交往,互相信任,善良为本,慈悲为怀;我们举止言行有度,家事缄口不谈,遇事互相帮助;我们不会产生那种激情,我们身上没有爱情,有的只是很深的友情和真情;比普通朋友强百倍。
  后来,随着我退休,搬家到沙市居住。回城的机会越来越少,不上班,自然和他没有了联系。即使没有联系,那些年,那些事,那个人,都不曾忘记,都深深地记得。
  
  恍如隔世
  去年,有一天,我到城里办事,在东门城角下和他邂逅相遇。十几年未见,恍然间,有隔世之感。形单影只,面容憔悴,病病怏怏,没精打采,头发花白凌乱,矫健的身躯也有点佝偻,和从前的他判若两人。我大步流星上前,和他默然相对,我故作轻松,调侃道,怎么变得这么深沉,弄得自己未老先衰?
  他凝视良久,嘴角渐渐往下弯,像是很难受的样子;喉头微微颤动,像有千言万语哽在那里;脸上掠过各种表情,仿佛经历了很多事。
  最后,他苦涩一笑,从牙齿缝里挤出几句话。年轻时一心工作,不知道照顾身体,现在退休了,一身病,活着也没有多大意思,过一天,是一天,死了安逸。极度悲观厌世,我虽无法感同身受,却句句戳心,让人心酸得难以言表。我大声地告诉他,人生第二个春天,我们才刚刚开始。我反问他,你曾经的朝气,锐气,志向,到那里去了?我安慰他,到了这个年龄,有病很正常,要习惯与“疾病”共存,携手同行。
  他伫立一旁,听我喋喋不休讲了一大通后,我们才分手。因为那天,我有约,临走时,我把朋友专门从国外带给我的礼物,一古脑地全送给了他。
  
  人心善变
  事隔几天,顾念旧情,我请他吃饭。还有曾经在一起工作的老友,还有他的同事,我的闺蜜作陪。听说是我请客,朋友们都够意思,答应挺爽快。闺蜜和他同住一个院子,我交待她一个任务,请她和他一同来,沿途多照顾一点。闺蜜一听他来,还要她关照,心里就不爽,语气马上变了,连说道,这我担不起这个责任;这我怕他有什么闪失;这你不知道,他老婆有多厉害;这你不知道他们夫妻关系……
  不咸不淡的敷衍,让人心生不适。他的身体状态还不至于糟糕到那种程度,请他吃餐饭与他老婆何干?曾经都是那么好的朋友,怎么一退休,心境却有了千差万别?我喟然叹息,世态炎凉,让我望见了人性,让我的心一瞬间冷到极致。不管她怎样编,我语气非常坚定,不容置疑。情面难却,她只好依我。就从那次,我发现我和她的关系,产生了距离感,形成了剪刀差。
  我的世处原则:帮助过我的人,铭记于心;支持过我的人,一定回报;对我好过的人,一生去感恩。
  请客那天,天不遂人愿,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雨点敲打在伞上,发出滴滴嗒嗒的声音。雨水把烦恼冲刷,雨水把忧伤洗掉,让天地清新,让心情畅快。久违的老朋友见面,大家分外亲热,怀旧情结浓郁。席间,每个人都有说不完的话。席间,他有意无意间悄悄地对我说,他还没有我的电话号码。是的,换了手机,我忘记告诉他了。我回答干脆,回家后发给你。
  
  内心挣扎
  回家后,夜雨敲窗,寂静陪伴。记忆的遣绻,悄然绽放。其实我们总说明天会更好,实际上到了明天才发现原来回忆最美好。它能帮你找回点滴幸福感,弥补你心中的一丝失落。
  其实,人都是感性动物,人在遇到难处的时候,真的需要人帮。人的精神也需要陪伴,心灵也需要寻求一份栖息地。生活离不开亲情,人生离不开友情。和爱人一起生活,和知己一起慢慢变老,我认为这是最浪漫最幸福事,不管别人知不知觉,承不承认,我反正渴望。
  当我正准备把手机号码发给他时,闺蜜的话在我耳边响起,他家的情况,我早有所耳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合理和美好都能如期而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逃脱世俗,没有谁能避开纷争。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从50年代走过来的我,还是一个比较传统封闭的人。我怕,因为我有一颗在意世俗目光的心,我只能选择世俗为我选的那一条路:“少事为福,多事招祸。”我把事情原原本本讲给老公听,征求他意见,他比我前卫,说,这样的朋友值得珍惜,给一个电话号码,没必要考虑那么复杂。
  老公的话有道理,可我还是认为率性而为不可取,终于硬生生地压回了心底。我只把手机号码告诉了他,微信就不添加了。我反复对他强调,不管遇到什么事,第一时间要先告诉我,不管岁月怎么流逝,我还是从前的我,只要你幸福平安,我便能够心安。
  
  遗憾是常态
  咳,过去是没电话,现在是不敢用电话,你说这人活得累不累?
  生活就是要接受事与愿违,什么真实地活着,依心而行,随性而往,仿佛都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做人难,做一个真实的人更难。
  人世间的事,就是这样,无论我们怎样选,最终都会在生命里留下一些不可言说的遗憾,这就是人生。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