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上川西去!

要说今年的天气,入夏以来,雨水明显比往年多了几场,所以,并不十分炎热。不过,一入八月,气温骤然上升,也怪,持续增温的那半个月,一场雨也没下。那段时间,心情就如同燥热的天气,沉闷无聊,很想出去散散心,约了两个要好的朋友自驾出游,皆因三个女人车技不佳,不被家人看好,不得放行。
  犹犹豫豫中,女儿学校该放假了。老许说,既然你们闺蜜团不成行,天这么热,不如我们一家三口另约一家人,出去避暑,你看如何?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哪儿都有他的身影,就是想撇开他独自出行,偏偏被好友放了鸽子,这下,正中老许下怀,你说气人不?
  如此一来,再无更好的方案,也只能随他去了。
  再说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暑热烦躁。下班后,没心情做饭,随便在外头吃了点凉面,太阳一落山,照例出去找凉快。那一晚,走得远了些,去了玫瑰谷。不想,行走间迎面碰到老许之前单位的一位女同事,闲聊中她说女儿小学刚放假,一家人预备去四川玩半个月,先去成都呆上几天,把周边的景点逛一逛,之后去一趟稻城亚丁。话音未落,老许激动地额手,说他早有此意,一直想去亚丁,苦于没找好同伴。
  话说早在两年前的春天,我们几个朋友自驾去了西藏林芝看桃花,当时入藏和出藏的线路基本涵盖了国道G317线和部分G318线,还有小部分G214线。
  之所以保留昌都以东至成都这段G318线,没有把它纳入那次行程之列,是因为老许留了心思,说自己保不齐哪天心血来潮,要去一趟心心念念的稻城亚丁。他还说,趁着腿脚灵便时,爬上海拔4700米的五色海观景,是他的一个心愿。
  嗨嗨!说来就来了,再看他先前刻意留下的这段线路,既不与西藏之行重复,又与女同事的计划相近,真是不谋而合。于是,立马相约周末一同出发。
  这年头,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事,随时可能发生。偏巧下一周女儿单位安排了一场毕业活动,提前请不了假,不得已,两家只好“分道扬镳”。女同事先走,去成都多游玩几日,我们随后走川西线阿坝州方向,约定在稻城见面汇合。
  那些日子,老许两年的驻村扶贫工作即将结束,而我之前因为借到疫情防控办的缘故,工作一直脱不开身,也两年未休假了。正好,那几天全省第一阶段新冠疫苗接种工作暂时告一段落,所以,申请休假时,主任爽快地准了。
  侄女的孩子大二暑假回家没几天,和女儿是很好的玩伴,侄女婿的车技又没得挑,于是,两家商定一起上四川去避暑。
  女儿学校活动结束的次日,我们六人出发了。从金武公路上了高速,经G30连霍高速,一路向南。当日中午在定西服务区吃了自带的午餐,之后,我率先躺到后排的“小卧铺”上午休,才发现,出门自驾若有两个好司机开道,自己简直不要太省心了。
  到了甘南出口,第一段行程的高速路结束,转入G213国道。
  八月,是甘南最佳的旅游时间。此时的甘南,凉爽宜人,气温基本在15-30℃之间,草原上格桑花开得正艳,从夏河到若尔盖段G213国道两旁,放眼望去,蔚蓝色的天空下,大地绿草如茵,远处山峦时隐时现,具有浓郁特色的藏传佛教建筑随处可见。一路上,经过的山顶、河流、寺庙旁,不时飘着印满经文的五彩经幡,与悠闲吃草的牦牛,偶尔呼啸掠过的秃鹫,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形成一页自然和谐的画卷,令人心旷神怡。离家时惹人心烦的暑热,悄然远去。时不时用手机录一段视屏,与家人分享,生怕自我欣赏,会辜负了这一路的迷人景色。
  当日下午四点,我们到达碌曲县海拔3400米的尕海,作为甘南第一大淡水湖,它是青藏高原东端最大的高原湿地和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补给区之一。
  八月的尕海,静静地躺在苍穹之下,远处的皑皑雪峰和眼前深蓝如镜的湖水遥相呼应。再看脚下,清香芬芳的草地上,随风摇曳的格桑花,绚丽盛开,置身于这样的大自然怀抱,真是不忍离去。
  我对老许说,如此风景,不如长住甘南十天半个月,何必再去远处?
  “美景还在后头,走起!”言语间,他一脚油门向前。
  当晚,我们顺利进入四川境内,入住若尔盖县城。
  其实,一到甘南明显感觉气温下降,进了若尔盖,夜间气温则更低,入住酒店的四川夫妇非常热情,推荐我们去中心广场的闹市区吃饭。每人加了一件外套出门,吃完火锅回来的路上,小风飕飕地往衣领里钻,冷得穿中裤的两位小美女撒丫子往酒店跑。
  
  入川第一景——金沙铺地如黄龙
  第二天一早出发,继续G213线,路过川主寺,中午到达此行的第一个景点——黄龙景区。
  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县的黄龙景区,离九寨沟100公里左右。2015年秋天,我俩和妹妹一家去陕西四川旅游时去了九寨沟,当时因故未到这里,今天,算是给老许把这条线补齐了。
  黄龙是一座以钙化池闻名于世的景区,各种池子大小不一,美轮美奂,恍若仙境一般。我们去的那天中午,正赶上一场大雨来袭,游客们穿着雨衣,打着雨伞,沿着木制的栈道小心上山,一路走一路欣赏,茂密的原始森林,树木遮天蔽日,漫步于温润湿滑的林道中,处处感受到植物的原始芳香。林地上积满了厚厚的苔藓,高大挺拔的松树间,不时有小松鼠跳出来争抢游人留下的零食。远处云雾缭绕,近处醉氧清新,慢游的乐趣,尽在其中。
  待到下午,雨过天晴,景区各色不同的池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上帝的调色盘,梦幻无比。其中争艳池的彩池是沟内规模最大,色彩最丰富的池群,据说也是目前世界上景象最壮观、色彩最为绚丽的露天钙化池群。立身于彩池边,让人不禁感叹,传说中的人间瑶池也不过如此吧?
  最与众不同的应属金沙铺地的景点,个性尤其鲜明。从洗身洞所在的钙化崖壁出来,沿左侧栈道拾级而上,眼前豁然开朗,一滩金黄色的水流,百余米宽,千余米长,铺洒在青山拥翠的山野之间,磅礴的气势仿佛把整个山坡都镀了一层金子,这就是金沙铺地,它是由水流经过金黄地表钙化而形成的天然奇观。我想,这大概就是黄龙名称的由来吧!
  那天我们徒步走完景区全程,用了三个半小时。
  的确,黄龙很美,但这份美不同于九寨沟,它遁离于日常的繁琐,有着让人忘忧的魔力。
  从黄龙去往松潘县城的路上,两个孩子早早在美团上预定了房间,这一路,她俩一会儿用学生证,一会儿用会员金卡,享尽各种折扣,让我们既住的舒心,又不用费口舌与店家协商,手机APP的灵活应用,真是快捷又方便。
  跟着年轻人出门果真省心,看来,在自驾旅游这件事上,选对人很关键。你想,有人开车,有人服务吃住游,像我这样的中年人,是不是觉着自己“失业”了,或者成了百无一用的废人。想当年,去西藏时,在一车中年人中,自己可是一顶一的“香饽饽”,好像无我不成。这回,没我啥事了!
  
  “突袭”新景区,路上手机遭意外
  次日上午吃过早饭,原本打算直接上汶川,但前一晚在网上看到这里有一个未完全开发出来的新景点——牟尼沟,非常适合自驾游,一提议,一众响应,立刻动身前往。
  美丽的松潘大地,景色就像甘南草原一样。不仅风景如诗,空气也格外清新,开窗后泛着青草味的清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213国道两旁,数以千计的牦牛,或成群结队,或星星点点,悠然自得在吃草。那些移动中的黑色身影,漫步在绿色的原野上,让人一次次产生拍照摄影的冲动。
  所以,左拍拍,右录录,相机视频轮番上阵,好不自在。期间,侄女揶揄我,“你家的人总跟牦牛过不去,姑,可别乐极生悲啊!”
  话音落下没几分钟,伴着一声尖叫,我的手机跌落到车外……
  当时侄女婿在开车,车速也就80迈,听到我的喊叫声,立马减速刹车,停车后,几人原路返回,寻了好长一截路未发现手机,真是怪了,路上又没见其他行人,它还能飞了?
  再往回走,哈哈!最终在公路左侧的路基下找到了。估计从后门左侧的窗户跌出去,由于手机保护壳的弹性,它又弹跳了一下,结果外壳蹦出去,手机里外屏摔了个稀碎,好可惜,才用了一年的华为手机,这下算是报废了。好在,有卡在,里面的东西还在,这是最值得庆幸的。
  等车子再次启动,竟然发现之前设置过的导航,仍然从破损的手机中传出,而且,一路执着地播报,直到晚上彻底没电了,方才罢休。果真是“坚强机”一枚!
  幸好,车上尚有老许之前淘汰下来的一部旧手机,暂且凑合着用,不然,离了手机,这一路不定得多无聊呢?
  闲话少说,抓紧赶路。
  当日我们要去的牟尼沟,位于松潘县城南30公里处,面积160平方公里,由扎嘎瀑布和二道海两个景区组成。
  扎嘎景区由茂密的森林、瀑布、湖泊、石钟乳洞组成,其中最壮观的扎嘎瀑布是一条高104米宽35米的瀑布,从天而降,犹如一条洁白的哈达,献给远道而来的客人。在瀑布前拍照留影后,我们继续上山,快到中午时,才得以下山。由于新开放的景区,相关配套服务还未跟进,还好,我们自备了午饭,野餐过后,继续开车往下一个景点。
  二道海位于牟尼沟末端,和扎嗄瀑布虽然仅一山之隔,但须自驾开车,景区目前不提供游览车,如果是徒步的驴友,会十分不便。
  二道海的名称由来已久,据说来自于小海子、大海子这两个主要湖泊。实际上景区就一条狭长的山沟,长达5公里,由栈道相连。我们顺着阶梯前行,沿途可以依次观赏到头道海、翡翠湖、天鹅湖、鸣泉等景点,它们有的藏匿于密林之中,有的袒露在蓝天之下。湖水清澈透明,水面如镜,其中头道海面积最大,8600平方米,为入沟第一处大海子,属季节性海子,四周杉树遍布,倒影如镜。翡翠湖面积不算大,1600平方米,为高原堰塞湖,最深水位12米,湖水与古树残骸,随着环境和光线变化,呈现出翠绿、碧蓝、淀蓝、浅绿等不同的色彩,如斑斓翡翠一般,故而得名。
  还有面积6100平方米左右的天鹅湖,由藏匿于丛林中大小不等的七个湖泊组成,野鸭、天鹅息栖其中,牛羚、麋鹿结伴饮水,堪称水生动物的天堂。
  一路上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海子一个接一个,几乎连成片,看得人眼花缭乱、赞叹之声不绝,虽然人困马乏地走了三四个小时,但有着“瀑布、花海、湖泊、温泉、钟乳柱”五绝之称的牟尼沟,没有辜负我们当天的“突然袭击”!
  
  遭遇堵车,幸运赶路入羌寨
  出得沟来,我们抓紧时间赶路,向汶川方向驶去……
  谁知,路过茂县县城时遭遇堵车,大约堵了半个多小时才被放行,待走过那段路之后,看见前方靠近河道的路基一侧塌陷,多个警察在那里维持秩序,只能单侧间断放行。还好,晚上八点,我们顺利到达目的地汶川。
  第二天早饭时,侄女说,抖音刷出的视频说前方下大雨,出茂县的车堵成了长龙,前后好几公里,有人直播自己被困六小时,关键后续还在堵,既出不去也退不回……
  老许立刻沾沾自喜,说谁跟着他谁幸运,我乜了一眼,“何以见得?”他说,之前先走的女同事,遇上了绵阳大雨,被困好几天,现在仍未到成都。我们之后的人,又被堵在半路。难道说,不是沾了他的光么?
  嘻嘻!还有这样夸自己的?
  入住汶川的次日,老许指着旅游地图上,附近一个叫桃坪羌寨的地方,说是少数民族聚集地,一定要走一趟。
  据介绍,桃坪羌寨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碉楼与民居为一体的建筑群,享有“天然空调”美名。其完善的地下水网、四通八达的通道和碉楼合一的迷宫式建筑艺术,被中外学者誉为“羌族建筑艺术活化石”“神秘的东方古堡”。
  我们去的那天上午,正好赶上广场上即将举办一场婚礼,很多身着传统羌族刺秀服饰的姑娘,和前来旅游的一众游客,随着热情奔放的人群,踏着节拍,踩着类似藏族锅庄节奏的音乐,载歌载舞,非常喜庆热闹,看着现场灵动的羌族歌舞,仿佛古朴迷离的羌族文化浮现于眼前。
  保留至今的桃坪羌寨始建于公元前111年,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远远望去,一座高耸的碉楼伫立正中,楼的四面,一个个洞眼注视着地面来往的人们,守护着这座世上最完整、依旧有人居住的老寨民居。
  门票60/人元。简易入口处,一位羌族婆婆殷勤迎来,絮絮叨叨对我们说着什么,细听才知道,原来,要带我们游览寨子。她说,羌寨如迷宫,无本村人带路会迷路,问下价格10元/人。
  一路向内,高耸的石巷果然七折八拐。寨房的外墙是由鹅卵石、片石混建的石墙,斑驳有致,厚实坚固。寨子里没有独立的房子,所有的房屋连在一起,一道门便是一户人家。
  巷道纵横,曲折幽暗。桃坪羌寨以古堡为中心,筑成了放射状的八个出口,同时连着甬道构成路网,本寨人进退自如,外人如入迷宫。碉楼内,从高山上引来的泉水,经暗道流至每家每户,不仅调节室内温度,还可备消防之需。一旦战事来临,这些纵横的水道与暗道还是避免敌人断水和逃生的出口,石板下还有救火的专用水道。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