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哦!这落叶

哦!这落叶

清晨走在自然公园的路上,被脚下的落叶惊着了。

天是蒙蒙亮的那种,远处看到的是渐渐微白的天空,那些平日里高大的树木,在微白的天空衬托下成了剪影,没有风声,偶有零星几片树叶飘落,也是缓缓的,轻轻的落下。许是起的太早,还没有鸟儿的叫声,偶尔听到远处村庄里的几声鸡鸣,但相隔太远,也只是轻轻弱弱的一飘而过。安静的林子里只有踩在落叶上发出的脆响在回荡……走进冬天已经很长一段日子了,前几天还下了一场大雪,很大的风那样应景的刮了一夜。想来经过这样的天气,树的叶子该是落尽了吧。曾在白天游园的时候看到过桑葚树,那遒劲的枝干还令我想起了一句唐人诗句:寒冬末,院宇尽萧索,杨柳梢头枯枝劲,无叶可供风落。

不是早已秋去冬来,树叶落尽了吗?而这不经意间,树叶还是这样飘落着。是树的品种导致的吗?譬如槐树的叶子,记得秋风劲起的时候,那些精巧的槐树叶子,像是忙累了要去休息似的,那样欢快的随着秋风飞舞着飘走了。还有银杏树的叶子,几场秋风过后,便就金黄了全身,不知是在哪一个夜里,也随着一场秋雨走了,剩下几片掉队的叶子站在树的高处东张西望,不知所措……这样想来,便低头看了看脚下的落叶,每一片都有巴掌大小,雪后几天的冻晒,已经封印了它们的形状,每一片都卷缩着弓在地上,像是故意为之,那脆响的声音想必就是这样来的。这是白杨树的叶子呢,由于叶身肥厚,才耐住了秋风的催促,但终没有抵住冬天风雪的盛情……

走在公园的路上,脆响的声音偶有停歇,那些两侧没有了白杨树的路面,平坦的可映照着东方天空的微白,像似路在反光。没有了脚下的脆响,依旧在想着那落叶……

为什么白天会有“无叶可供风落”的感叹呢!那个时候确实没有看到树上还有叶子!两千四多亩的自然公园,岑差不齐的种植着几百种花草树木。这些在建国初期种下的防护林,是为了挡住风沙,为首都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想来都已有七八十年的树龄了,有的甚至还要长。走在其中,有一种走在原始森林里的感觉。“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自然界的规律是亘古不变的大道,各种树木的落叶虽都尽在一定的时辰,但也有先后之别。甚至在隆冬,抬头望向高大的树木,仍能见到零星几片叶子在迎风摇曳。自然界有不变的“道”,而我看到的只是一时、一地,并且是按着自己的意愿寻找着自然界契合当下心情的景或物。而那存在于天地之间的大道,又怎会依随着我的所思所想呢。这样想来,我的吃惊是多么的可笑啊!

天在渐渐的明亮起来,可以看出落叶的颜色,叶子的颜色两面不同,一面是深绿色,一面像是深绿色染了一层白霜。看着依然有着某种生机。向上望去,枝干上没有几片叶子停留,不知是陆续落尽,还是今朝一起绝尘而去,在没有风的作用下,一夜间,路上却悄没生息的落下了一层。“秋风扫落叶”,我们时常认为那些落叶是受不了风的摧折而纷纷飘落,但今天显然不是,今夜无风,今晨无风,那落叶却依然散落一地。它们在昭示着季节的更迭,也是叶子本身的宿命使然,虽然没有风的参与,它们依就顺遂自然,不做半点强求,看似依然生机显现,却仍随“大道”而去。也许是我自诩得悟真道,然而,就有一片叶子缓缓的飘落在我的眼前,用手轻轻握去,“唰”的一声脆响,叶子稀碎在手里。哪里还有生机啊!只是那一种绿色令我生出了茫然,不禁又一次为自己的“自以为是”自嘲的笑了……

但也是这一种绿色让我心怀爱怜。它不像槐树、柳树,甚至是银杏树的叶子,秋风一到,便就金黄了身子,并随风飘落着惹人喜欢。甚至有穿着华服的女人,用手捧了这落叶向天空掷去。而这白杨树的落叶不同,任尔秋风吹了一季,终不改绿色本质,即便是褪去了那一层光亮,却依然有着浓浓的绿意,就算让冰冷炙烤成了标本,也未曾改变它对绿色赤城的信念……

天空好像又亮了许多,远处有了鸟儿的鸣叫,我猜那一定是鸟儿觉醒的号角。相信不一会儿,各种鸟儿便相继醒来,各种鸟儿的叫声,远近相间,此起彼伏,森林里就会成为鸟儿的天堂。那脚下落叶的脆响,也会被这清晨的交响乐淹没。还有这落叶,也会在环卫工人上班后被清扫干净,恢复出道路的干净、平坦和宽敞,公园里依就会是阳光明媚,游人如织,笑语欢歌……

哦!这落叶……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寒雨晴遥
下一篇:常纳(散文)
返回顶部